扬州网 > 

【苦乐收藏】不能弥补的错

2018年05月 13日 16:2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简介

高欢,南京古歌博物馆创办人、馆长,艺术家,江苏省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曾任杂志编辑、画报主编,成长于艺术世家。1996年《纽约时代》封面人物。

南京是个非常古老的城市,历史遗迹真是太多了。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在地上捡东西。上小学时每年清明节,学校组织爱国主义教育去雨花台烈士陵园扫墓,我就会在那里找被“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雨花石,还真捡到不少。我还捡到过子弹头,那是一颗银色的圆形头的弹头,有两三公分长,很重。有人告诉我这是美制汤姆冲锋枪的子弹,这弹头给我带来了无限的遐想。从此得了走路往地上看的毛病,石子、瓦砾、瓷片都会捡起装进口袋往家里带,其中有人面图形的瓦当、几何图形的汉砖等等。

上世纪80年代初,南京清理秦淮河,而我上班的地方就在河北岸,我几乎是每天都在堆积堤岸的淤泥上转悠、翻捡。这从东向西长长的黑色堆积物,简直就是一座宝库。上下几千年,陶器、瓦当、瓷器、鹿角、玉石……还有手表。瓷片最多,一窝一窝的,从宋代到清代,真是太多了。我每次都能捡到一大袋,回家冲洗干净,摊了一地,可满手的淤泥味难以洗净。这每天的收获似乎成了晚间朋友的娱乐“节目”,他们结伴而来,嘲笑着,一起欣赏这些各朝各代的瓷片。张伟、王飞飞、徐乐乐、朱新建……还有父辈的忘年交朋友章品镇、顾尔谭先生。这些夹杂着淤泥气息的破瓷烂瓦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快乐。

真的,这些民窑青花瓷上的图形画得太好看了,底款随意而规正。我就学着这些款式刻了很多图章,别有一番风味,最兴奋的是徐乐乐,她大呼小叫,手舞足蹈地夸赞,在这夸赞声中要去了不少图章,“大本领人”、“不读书”等她倒是一直用着。八几年的时候香港《万玉堂》为她办了个画展,她回来后对我说:你刻的印章,香港人很感兴趣,你刻一批他们要为你办个印章展。不过我对他们说了:“这个人??他不会干的!”这事也就笑着过去了。

我的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的陈设有许多古代的器物、绘画,他们出差回来常常会带回一些他们喜欢的老玩意儿,这些乐趣潜移默画地影响了我的一生。后来“文革”开始了,这些古老的玩意儿都成了“四旧”被抄家,从我们家被抄走的“四旧”装了整整一大板车。这抄家的行动让年少的我兴奋之极,板车拉走的时候,我还抱了一大堆前苏联出版的画报《有趣的图画》追上去,喊着“还有呢、还有呢!”这件事被我爸妈嘲笑了一辈子。我姑妈和奶奶把我爷爷留下的很多瓷器藏在楼梯间储藏室的大网篮里,是我领着居委会“破四旧战斗队”给抄出来的。他们把这些老东西搬到院子里,当着我、我奶奶、姑妈的面,喊着口号,砸了个粉碎。在那破碎的一霎那,我看到奶奶、姑妈无奈而复杂的表情,那表情让我愕然,永生难忘。

砸碎的瓷器中有康熙窑红釉盘龙大天球瓶、元明代的瓷观音菩萨,大大小小十来件,这些都是我爷爷的遗物,真是一网打尽。当时我十岁。这件事,现在想起来依然让我伤心不已。我伤心的是我奶奶和姑妈那复杂的表情,那些打碎的瓷器也打碎了我的心。也许这件事给我埋下了日后补偿的心结,但是即便现在我有再多的收藏也弥补不了,这无法用文字表达的心结。奶奶、姑妈早已不在了人世,在这件事上她们对我从未有过半句埋怨。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