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在哪里做男人最幸福?你不一定知道

2018年06月 03日 16:5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袁益民

这是我十多年前在云南听导游说的。

在云南,准确地说应该是在丽江的山水间,到处会看到背着背篓的人,女人。

有一次,一位游客看到前面走着一位背着背篓的老太,突然,背篓里冒出了缕缕青烟。

着火了!可是老太脑后没长眼睛,她不会看到。

游人赶紧上前去提醒老太。

谁知老太若无其事,继续走她的路。

游客大为惊讶。往篓里一看,原来啊,篓里坐着一位老头,嘴里正衔着烟斗呢,悠然自得,怡然自在。

纳西族的男人,可以算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

“女人的天下,男人的天堂。”说的就是丽江哦。

里里外外一把手,她们。

家里地里的体力活,街头的小生意,缝缝补补煮煮洗洗,生孩养娃侍候牲畜,甚至连杀猪宰羊这样的事,都属于女人。

男人呢?男人的任务呢?

当地人这样总结,丽江男人三件“大事”:盖房子、娶媳妇、晒太阳。七件“小事”:琴棋书画烟酒茶。

丽江的男人啊,每天睡到自然醒,吃完早餐就出门,遛遛鸟、抽抽烟、晒晒太阳、玩玩牌……

其实,纳西男人的心思也很大。你看到他们手臂上架着的鹰了吗?他们太喜欢这野性的空中猛禽了。

在丽江的街头,游客时常可以见到手上架着一只鹰的纳西男人。鹰野性不改,威风凛凛,时不时地扑腾几下。

所以,当你看到一群纳西男人在阳光下,惬意闲适地抽着烟或聊着天,逸逸当当,千万不要以为他们真的闲着。或许,他们正在交流猎鹰、钓鱼、养花、喝茶、遛鸟、奏琴、写字、画画之道呢!

后来的一次,是在腾冲。

跟车的服务人员叫小芳。

小芳的父亲是缅甸人,母亲是云南腾冲人。

她会说缅甸语,傣语。当然,和我们说的是普通话。

“你们就叫我小芳吧!”她说,她的名字在他们村里是最洋气的。

有人要给她拍照片,她挡住了脸。

“我的牙太黑了,不好看。”

“而且,我的短发也不好看。等我头发长长了,你们就可以拍了。”

她不喜欢大家喊她美女,还是因为头发的缘故。“头发这么短,根本不是美女。”

她确实有点假小子的味道,快人快语。

他们那里,没结婚的女孩叫“小猫”,结了婚的女子叫“中猫”,年纪大的女人叫“老猫”。男人分别叫“小狗”“中狗”“老狗”。

“你们叫我‘小猫’或‘小芳’都行,就是不能叫美女。”

……

“大家知道上车后第一件事做什么吗?”

没有人回答。

“系安全带。我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系哦!”

大家没有反应。她也不恼。

不过如果打车,必须系的。虽然只是一个县城,但是管理很严。每次打车,司机必定要说“请您把安全带系上”。

“抓拍很厉害。拍下来就要扣分罚款。”

也许是因为地广人稀,街上真的很不拥挤,没有横冲直撞的电动车,也从不堵车。

令我较为吃惊的是,这里礼让斑马线也蔚然成风。

小芳说,我们这里没有上下班高峰的说法。

和所有的导游一样,上车说个不停,说风景,说民俗,说掌故……走路更是风风火火,真像个假小子。

走近了才发现,原来小芳牙齿并不黑,只是装上牙套,让她觉得不好看。

小芳个头不高,皮肤颜色略深,不知是晒的,还是原来就是这样。但五官蛮精致,尤其是鼻梁很挺。

关于小芳,有一件事必须记下来。

她带我们去“国殇墓园”。

站在一块墓碑前,她讲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

就发生在她们村里,侵略者对她的亲人欺凌、摧残、杀戳。

侵略者将村民吊起来,身下放着汽油桶,点着汽油,煎熬村民。

还有更残忍的(恕不复述)。

突然,正讲在兴头上的小芳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家跟着沉默。

“对不起。”小芳擦了一下眼睛。

“我们这里的人从来不到那边去旅游,绝对不去!”

在云南,即使是一位弱女子,同样也有一副铮铮铁骨,一腔烈烈血性。

我们问小芳,是不是你们这里都是女人在外干活,男人在家享受?其实,问话的问得比较含蓄,他的心里肯定想问:“是不是你们云南的男人都很懒啊?”

小芳说,差不多。

其实丽江的男人最是典型,别处的男人也差不多。

小芳说话了,这正是我想要听的。

丽江,“茶马古道”上的一座重镇。

茶叶、马匹和古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纳西族人走马帮闯世界。

山路弯弯,危险重重。风餐露宿,长途奔涉。纳西族男人差不多是用自己的生命,维系着家庭生活。

每当男人们跑马帮回到家中,一身泥一身灰一身疲惫,甚至连他们的亲人也不能一下子认出他们来。

家里的女人们,包括他们的母亲和妻子,好不容易盼到儿子或丈夫平平安安回到家,百般心疼,千般爱抚,万般不舍,舍不得让做农活、干家务。

男人在家的这段日子,一直被母亲或妻子供着养着,好吃好喝侍候着。男人只管把袖子一甩,该喝茶的喝茶,该访友的访友,该嗨酒的嗨酒,抽抽烟,弹弹琴,写写画画。

男人在家里,拥有了极高极高的地位。

今天的纳西族男人,虽然不再需要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地跑马帮,但女人对男人的体贴与照顾,却作为一个习俗,延续了下来。男人依然每天泡在“琴棋书画烟酒茶”里。

所以,在纳西,甚至在云南,遇到多才多艺的男人,一点也不值得奇怪哟。

“哪个娶了我,也是这样。”小芳说。

呵呵!不知哪个男孩有福气娶到眼前的小芳呢。

晚上,打车从腾冲到和顺古镇,20元。

从和顺出来,已经不早了,晚上九点多了。

的士很少。

有一位女司机招呼我们。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必须先谈好价钱才敢上车。

“多少钱?”

“30元。”

“20元!”

“我们来的时候就是20元。”

“这么晚了,没车了,就30元吧。”

没有几个回合,她就不再坚持了:“好吧,20元。”

上了车,我们意外地发现,在主驾和副驾之间坐着一位小男孩。

车上装了个小屏,小男孩正在看《熊出没》。

男人没有带零食的习惯,否则我们会给这个孩子一点吃的。

“孩子几岁了?”

“一年零七个月。”

“怎么不放在家里?”

“家里没有人带哦。”

女司机39岁。婆婆身体不好。大女儿16岁,正在读书。

这孩子从出生27天开始,就“跟车”了。

我和同行的小顾半天没有说话,说不出话来。

孩子看着电视,不时地,会不耐烦地吼一两声,又继续看他的电视。

我们试图与孩子对话,但孩子听不懂我们的话,我们也听不懂他的话。

到宾馆了。同行的小顾给了女司机50元:“不用找了。”

女司机认真地道了声“谢谢”,一踩油门,走了。

途中,我们其实问过:“孩子爸爸呢?”

女司机回答得很平静也很简洁:“他有事呢。”

她似乎特别不希望我们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我在心里希望,她的男人没有因为贩毒吃了官司,没有因为生意不顺破了产,没有丢下女司机跟别的女人跑了……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希望,这个男人只不过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棋琴书画烟酒茶”,神仙一般,做着天下最幸福的男人。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