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维眼看球】曾经的世界杯,曾经的仪式感

2018年06月 15日 23:3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尹晓维

经常听人说,以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很多年前,在报纸上看到职业棋手的一张棋谱,便会爱如珍宝地剪下来夹在书里,不时地翻出来摆。

记得初中的一个暑假,在学校补课的间隙与老师聊刚刚结束的世界杯,那时候是24支球队踢52场比赛。老师突然说,这次世界杯看了54场。我说,总共才52场啊。老师一愣,立刻说,两场半决赛看完直播又看了录播。

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高水平的足球赛,必须是半夜起来看的。那时家里只有一台电视,要在睡觉前,把电视机从父母的房间搬到自己的房间,调好闹钟唤醒,把电视机调到耳朵可以听到的最小音量,这一套程序有一种神圣的仪式感。

每一届的世界杯都是在半梦半醒中度过一个月,之后却也回味无穷。自从黄健翔离开央视后,我看球赛都选择静音模式。实在受不了那些解说员胡说八道。

上世纪90年代,每到周末的下午,看一场录播的意甲联赛是每周最大的追求。渐渐的,电视上的意甲已经扩大到了欧洲各国联赛,录播升级到了直播,只要想看,电视、互联网上有看不完的比赛。

如今,找一个排挡,都可以与朋友一起喝啤酒看球赛,可以毫无顾虑地高谈阔论,为进球欢呼。只是当年那些小心翼翼的期待与仪式感没有了。

俄罗斯世界杯昨天开幕了,一觉醒来,东道主灌了沙特5个。用一句5比0的比赛不一定比0比0的比赛精彩来安慰自己。

等豪门亮相再看吧。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