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苦乐收藏】邹小娟:有个朋友,家住江宁

2018年06月 29日 10:3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水韵江苏 秀美乡村,来江宁织造幸福“——2018江苏乡村旅游节征文大赛活动,为这次征文造势,江宁作协特增添了个创意——约请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写江宁。本期推出资深编辑、记者,画家、作家邹小娟女士的力作,以飨读者。

那时候,江宁那个地方还没有开发,没有网络,没有有线电视,做菜少个蒜头,也要开车去集市,稍大件的日用品就要进城去买了。

有个朋友,家住江宁

邹小娟

1

他不是江宁人,但住在江宁,还在那里创办了一家叫作古歌的私家博物馆,前段时间举办了一场名叫“梦回大唐”的展览,展出的是他历年来收藏的佛像和金银器。

小时候,他是城里人,家住鼓楼随家仓。69年随父母下放去了宝应,在村里盖了房子,我在他父亲的书里曾看到这一段:“至今我们还常常想起乡下那个在大片桑园浓阴掩盖的家,因为房间里开了许多窗子,房里总是亮堂堂的,有时窗外的绿色会透到房中来,我们都喜欢那个家。我曾精心用锤子一锤一锤地把地锤得像水泥地一样平滑,还在菜园里栽了果树。又种了一白一紫的丁香花,房后种了竹子,春天菜园周边开了不知名的野花,争奇斗艳,把它们摘下来插在花瓶里美极了。秋天屋后棚架上挂着像红灯笼一样大大小小的黄金瓜,屋檐下有咕咕叫着的鸽子在生儿育女,母鸡在窝里生蛋,小狗在我们每次回家或孩子放学时,都老远地欢蹦乱跳着前来欢迎,田园生活充满了诗意,给人灵感。”

在那里渐渐长大,他自然养成了乡里孩子的习性,不喜欢受拘束。回城后,就发现落下了一个毛病-----住不了公寓房,任凭是二万三万一平米的房子,装修得再好,统统都不喜欢,嫌闷气。还有不喜欢的就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他喜欢由着性子来。

他看上的就是江宁了。那时江宁还是郊县,土地辽阔,租金便宜。最初,他和朋友在汤山开了一家马术俱乐部,一间充满美国西部元素的酒吧,三天两头呼朋唤友,骑马,喝酒,开派对,过着牛仔一样桀骜不驯的日子。最让我折服的是,他甚至学会了给马接生。九十年代,那里一度成了南京最潮的去处,常常有不认识的人从千里之外,不同的地方一路找来,然后尽兴而归。还有人来了就不走了,宁愿在这里做一名马夫。

2

后来他搬到了牛首山脚下,一二十亩的大院,足以让他尽情收藏大件的佛造。又特意盖了一间大屋,让他媳妇画画,画很大的画。院子疏于规划,有一搭没一搭的种着树,栽了花。不过再不经意,到了他手下,总有几分小时候的印记,一紫一白两棵丁香,屋后的竹林,成群的鸽子,鸡鸭鹅,狗和猫,一派田园气息。

那时候,江宁那个地方还没有开发,没有网络,没有有线电视,做菜少个蒜头,也要开车去集市,稍大件的日用品就要进城去买了。但他住得开心,朋友也很开心,有事没事都喜欢到他那里去,到他那里多少实现一点自己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带上自己费尽心血寻得来的好茶,好酒,意外得来的奇珍异宝也常常带了去共赏。还有人不知从哪里弄来平常人家很少见到的动物。在他那里,我不仅见到过毛皮像缎子一样闪亮的高头大马,还见过孔雀,见过梅花鹿,还认识了世界上最大的狗马仕提夫,并且第一次见到了来自美洲的金刚鹦鹉,红到极致,蓝色和绿色的翎翅,漂亮得不像真的。吃起瓜子来干净利索,经常吐一地的壳。他和他媳妇吃核桃的时候,就把它搁一边伺候,把核桃一个一个交给它啄开,然后从它喙里取出来吃。马士提夫体型太大,体味又重,大家都不喜欢接近它。它有些孤独。好在有一只小猫喜欢它,常常和它玩,在它怀里睡觉。马仕提夫很宠小猫,只要小猫睡了,就一动不动了,尽它躺着。

他在院里砌了大灶,烧柴禾,来人多的时候,他就煮一大锅菜饭,放了咸肉拌了猪油,那饭确实很香,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锅巴。经常有人不打招呼就来了,饭不够吃,就得抢。在这里,你不能客气。

3

他家里常常有稀奇的故事传出来。有一天,金刚鹦鹉用它那有力的喙把窗户的插销啄开了,飞了出去。他媳妇追出去,只看到天空中一道彩虹伴着“噶噶”的叫声向南飞去。一个星期后,它饿了,飞到禄口一位农民家抢小孩的饼干,结果被逮个正着。这个农民慈悲,不杀,送到电视台上了"零距离",随后就被送到玄武湖的鸟世界去了。这事还上了南京当地的报纸,朋友见了,赶紧打电话给他:你家鹦鹉上报纸了,大标题是"老王家飞来了彩凤凰。"他们赶过去认领,人家不给,说,凭什么说是你们家的。媳妇就把自己画的鹦鹉画像递了过去,人家仔细看了,真是一模一样,这才验明了正身。

还有一次,一条两米多长的大蟒蛇钻进了养鸡的铁笼子,把正在孵蛋的母鸡惊得跳了起来。它一口气吃掉十七个蛋,撑大了肚子,结果钻不出去了,脑袋卡在笼子顶上。阿姨听到动静出来,与蛇打了个照面,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魂都没了。

前几年冬天,南京连日大雪,道路封了,汽车出不了门,眼见得他家断了伙食供应。不曾想下雪天鸟盲,他那间大屋三面大玻璃,那些笨鸟接二连三地飞到窗上撞死了。他真是有口福。

他家成了文人墨客聚会的最好去处,城里人在高楼大厦里住久了,都喜欢来这里喝茶,聊天,高古的玉,唐朝的金器,宋代的瓷碗瓷盘,上上手,消磨掉一个美好的下午或是一个黄昏,高兴了,铺张大纸,写字作画,不论好坏,题上某年某月某日,作个纪念。南京的朋友谁谁谁来就不说了,太多,上海的文人陈丹青,法国的摄影师曾年,德国的作家程玮,美国的画家韩辛,日本归来的画家傅益瑶,凤凰评论员刘申宁等等,都在他家做过客。摄影大师陈复礼的儿子陈介每次从香港来,都得在他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如今他住进了周村,原来的村公所,就在牛首大道上。尽管土地没了,丁香没了,原先门前那棵一到中秋开一树金黄的丹桂也没有了,大狗也死了,但收藏玩大了,古歌博物馆,藏品几千。你去看过“”梦回大唐“”了吗?像那样規模的主题展,他说开十几二十个也沒问题。

最近他又迷上了听戏,昆曲京剧名家票友三天两头在他家喝酒,唱堂会,他们管他叫欢爷。是的,他就是高欢,他媳妇喻慧,著名画家。这三十年里,他就在江宁转辗,城里的房子老早就卖了,他不再回去。

说实话,如果我有客人从远方来,我会带他去江宁,去高欢那里,听有趣的故事,看有趣的人。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