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世界杯,就这样为你痴狂

2018年07月 05日 22:3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袁益民

全球数十亿的观众都在看世界杯。今年的数据还没有出来,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期间,官方统计,坐在电视机前看比赛的人次为6000000000。2014的巴西世界杯,这个数字为:16820060000。

数学不好的人在这么多“0”面前该晕菜了吧?

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为这个数据所作的贡献绝对占了主力。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同样也没有中国队什么事,但是在加里宁格勒、莫斯科、圣彼得堡、喀山、下诺夫哥罗德、萨马拉、伏尔加格勒、萨兰斯克、顿河畔罗斯托夫、索契、叶卡捷琳堡来回穿梭的中国球迷就是十万之众。

我一直在想一个很不值得想的问题:为什么足球让人们如此如痴如醉?

作家朱苏进先生在给扬州青年女作家涂晓晴的《少年曹操》作序时这样说:“……意境上,他(曹操)像颗钻石,有48个剖面,面面发光,聚焦着最杰出的恶、善、智、毒、狠、义……以及我想象力不及的形容。只要稍微转动一下,你就看见另一个曹操。一个生灵,能把这么多水火不容的品质聚集一体,而且还活得云朵般从容,星辰般耀眼,火焰般烫手。”

足球就是绿茵场上的曹操。有太多的属性,太多的剖面,太多的光亮,从太多的角度搔到了所有人的痒点。

项目之上:技术的、运动的、人性的、激情的、商业的、荣誉的、情感的、颜值的、产业的、娱乐的、竞彩的……

观众之中:懂球的,不懂球的;踢球的,不踢球的;业余的,专业的;爱过程的,爱结果的;喜欢的,被动喜欢的;个性张扬的,个性内敛的;对着电视目不转睛的,开着电视呼呼大睡的;业内的,与这个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

比赛之际:默契的,搅局的;狭路相逢的,皆大欢喜的;暗箱操作的,光明正大的;一败涂地的,水银泻地的;绝处逢生的,前功尽弃的;严谨的,嬉皮的;乐极生悲的,哀极制胜的;憨厚的,促狭的;苦肉计,离间计;勤勉有加的,演技出众的;黯然神伤的,喜大普奔的;明修栈道的,暗渡陈仓的;风华正茂的,老将迟暮的;华丽炫酷的,死缠烂打的;一战成名的,一失足成千古恨的……

我想啊,让产业的归产业,竞技的归竞技,娱乐的归娱乐,荒谬的归荒谬,竞彩的归竞彩……我们是看客,我们有我们心中的喜欢和钟情。

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世界杯的第一个淘汰赛日,梅西带着阿根廷回家了,C罗领着葡萄牙回家了。万千拥趸或肝肠寸断,或泪花四溅。可以理解。然而,江山代有才人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总不能让他们一直霸占着绿茵场,让姆巴佩们永无出头之日。这也不公平啊!

折戟沉沙、出师未捷、英雄末路、廉颇老矣……这样的悲情在足球场上是最常见的戏码,你记得马拉多纳的力不从心吗?你还记得万人迷贝克汉姆到足球的“第三世界”混江湖吗?你还记得巴乔忧郁的眼神吗?你还记得不可一世的荷兰三剑客吗?你还记得风一样的卡尼吉亚吗?你还记得定海神针般的马特乌斯吗?

后来,后来的后来,他们不都“泯然众人矣”了吗?

扯开去,网球场上,费德勒、德约科维奇、穆雷、纳达尔,差不多霸屏了近十年,有意思吗?寡淡了吧?腻歪了吧?前三个人还行,那个纳豆,气宇一点也不轩昂,颜值一点也不爆表;他一上场,我总似乎会闻到中耳炎的味道。拿一两次大满贯就可以了,留点机会给别人啊。场内场外还有数以十万计的职业球员呢,他们也要拿奖金去支付教练的酬金,支付场地费,支付参赛盘缠,更多的人还要养家糊口。

还有更多的祖国盼望着他们载誉归来呢。

凭什么就让他们在温网、法网、澳网、美网轮番坐庄?

中国古人讲究公平: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

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再说了,阿根廷也好,葡萄牙也好,毕竟打进了十六强,人家德国人带来的一千斤土豆和一车皮啤酒才刚刚开始消费,不知道是丢在了俄罗斯还是打包带回去了?

再再说了,意大利、荷兰之类的豪门,连购买去俄罗斯机票的资格都没有,又怎么去说理呢?

再再再说了,谁该回家,谁该留下,实力说了算,战术说了算,加上运气说了算。没有什么该不该的道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个世界上,值得同情的人和事太多太多,你的同情心分得过来吗?还是有一场看一场吧!还是人家怎么踢你就怎么看吧!还是逸逸当当跟着赛程走吧!

写到这里,足球的魅力,就在于有说不完的话题。

二、“万恶”的VAR

说到话题,必然要提到让人爱恨交加的VAR,它的全拼是Video Assistant Referee,译为视频助理裁判。2018年3月3日,国际足联通过投票决议,决定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中采用视频助理裁判技术。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最大限度地保证裁判的准确性,比赛的公正性。一点也不错。然而,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人毕竟是人,掺入太精确太科学的仪器,留下的话题就少了。光是小组赛,VAR带来的点球就比以往同期增加十多个。然而,这些点球只是过眼烟云,过一段时间谁还记得?假如没有VAR,裁判漏判误判了哪一个点球,或者偏心了一次,肯定会成为大排档上最热议的话题。而且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赤着膊剥着毛豆撕着龙虾的看客,保不准会为一件与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事,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反目为仇。

不要骂我看热闹的不怕事多,我只是说万恶的VAR剥夺了我们的一部分权利,或乐趣。

三、令人回味无穷的“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对!“上帝之手!”这个话题从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到现在,整整过去32年了,至今仍然让人们津津乐道。即使是从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算起,也有28年了。两次上演的形式不一样,一次是老马用手将球打进了球门,一次是老马用手将球挡出了球门,剧情的精彩度却是一样的。

事后老马非常无辜地表示:“手?谁用手了?那一定是上帝之手!”

有谁会忘记?经久不衰啊!

与我们无关,却让我们开心,有乐!

当年要是上了“万恶”的VAR,这样的乐子何从谈起?

足球就是这样。

这个世界上谁没有看客心理?明的,暗的,都爱看热闹,看闹剧。足球,总在不断地制造着话题,不断地满足着看客的心理!

感恩足球!

当然,老马不是只给绿茵场留下了如此的笑谈,他留下的是一代球王的无可超越的传奇。

1990年6月24日,意大利世界杯,阿根廷对巴西,1/8决赛,61381名观众在都灵阿尔卑球场共同见证了一个伟大的瞬间。

第81分钟,马拉多纳在中场带球,先在中圈变线晃过了阿莱芒,随后带球躲过了邓加的铲抢,又利用假动作突破了迎上来的罗查。多名巴西球员形成包夹之势,马拉多纳倒地将球传给了左路无人防守的卡尼吉亚,卡尼吉亚绕过门将塔法雷尔轻松破门。

世界杯历史上最为经典最为眩目也最不可思议的助攻!从中场开始,马拉多纳利用盘带突破晃过了三个人,又用一脚传球击败了剩下的三个。当马拉多纳带球突向禁区时,三名巴西后卫加尔维奥、布兰科和戈麦斯竟然不顾阵形,集体向他围拢过来!他们被马拉多纳一路突破而来的气势所震慑,还是在欣赏一位伟大球王的表演?

可惜,这样令人眼花缭乱、赏心悦目、情迷意外、神魂颠倒的表演并不多见。

只有一个马拉多纳!也只有马拉多纳,才能在巴西人心底里注入恐惧。即使让老马再回到当年,谁能保证他还会复制那一幕?

好吧!既然场内可看的内容实在无多,就看看别的吧。

这也就是我写这些文字的意图。

四、更衣室里的总统

回到今年的世界杯。

6月24日凌晨,顿河畔的罗斯托夫体育场。F组小组赛,韩国队1:2输给了小组头名墨西哥队。此前韩国队已经0:1输给了瑞典。两战皆白,提前回家。赛前保证不再哭的爱哭小伙孙兴慜,依然哭成了泪人。

然而,这不是重点。在更衣室里,镜头里出现了文在寅文总统的身影!总统脸上悻悻的,但他顾不得自己的脸面,也顾不得一个国家的脸面,拍着泪人的肩,一再安慰。

要命的是,泪人却没有受宠若惊,破涕为笑,而是毫不理会,依然、一直、固执、无礼地自顾自流着泪。

一个总统怎么能随便出现在更衣室呢,而且是在本国球队一败涂地的情况下?按照正常的大脑纹路,镜头里的总统应该是脸青青、气咻咻、怒哼哼,甚至灰溜溜地走出球场。

然而,他没有。

那一刻,我感动了。

还有一位可爱的总统。

据说,仅仅是据说(也因为是据说,我就不点这个国家的名字了),这个国家的球队赢了首场比赛,他宣布放假12天。真性情啊!我喜欢这样的总统。

足球就是这样魅惑!

据说,如果和德国人谈生意时僵持了,打破窘境的最好办法就是和对方谈谈足球,最好是谈德国队,大夸特夸德国队,生意保不准就成了。

你可以试一试!

6月30日晚的乌葡之战。比赛结果不去说了。

此役的第70分钟,乌拉圭前锋卡巴尼在禁区混战中,大概是伤及了小腿,瘫坐在地。C罗来了,搀扶着步履蹒跚的卡巴尼走出绿茵场。

足球的世界里,有竞争,有拼抢,也有风度和胸襟。

此情此境,你有何感想?

由足球扩大到别的体育运动。

2015年在西班牙举行的一场自行车赛中,一直冲在最前头的车手埃斯特万,就在距离终点只有300米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自行车爆胎了!他只能无奈地扛起自行车跑向终点。身后选手纳瓦罗距离他只有数米之遥,超过埃斯特万只是秒秒钟的事;然而在这千载难逢的良机面前,纳瓦罗却选择了刹车,慢慢悠悠地跟在爆胎的埃斯特万身后。

赛后,取得冠军的埃斯特万想把奖牌送给纳瓦罗,但遭到了纳瓦罗的婉拒。

纳瓦罗赛后表示:在快到终点时超越一个爆胎的对手取胜,是不道德的。

赛场上比拼的,真的不是只有金牌啊!

赛场的魅力,这里也有!

五、浓情球迷

就在本次世界杯开赛之前,就有几则消息在网上广为流传。

2018年4月7日,就在世界杯开赛前的2个月,24岁埃及小伙努法尔在吻别了自己的母亲,从开罗解放广场出发,骑自行车前往俄罗斯观看世界杯。努法尔这一骑行路程大约为5000公里,要经过约旦、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和乌克兰,最后到达莫斯科,在路上需要花费65天的时间左右。自己希望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去给28年后重返世界杯的埃及队助威。这种狂热,是多么的可爱又可贵!

“对于我来说,这次路途的过程远比它的终点意义更大。”努法尔说,“如果仅仅单纯是为了观看世界杯的比赛,我完全可以买张机票飞往目的地,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通过这次骑行去体验一些新的事物。”

以同样的方式来到莫斯科的,还有一位叫胡安的阿根廷球迷,他更生猛:5年!8万公里!途经37个国家!

世界杯四年才一次,这也意味着从上届巴西世界杯前,胡安就已经开始了骑行前往俄罗斯。“起初我的想法就是骑到巴西为阿根廷队加油。没有想到那届杯赛阿根廷倒在了最后一刻,于是我想我为什么不骑到俄罗斯为阿根廷队加油呢。”在俄罗斯,胡安马不停蹄地骑向下诺夫哥罗德和圣彼得堡,全程追随阿根廷队的小组赛脚步。下届世界杯在卡塔尔,届时他还会去么?胡安说“如果可能,为什么不呢?”

在6月10日,一位名叫圣地亚哥·莱尔阿根廷球迷也曾出现在莫斯科红场。他是从西班牙巴塞罗那出发,骑行4000多公里,到达这里的。

骑行看世界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样的故事真的不是少数。

沙特球迷法赫德·易卜拉欣·叶海亚从利雅得出发,途经土耳其、格鲁吉亚,历时75天,总行程超过5000公里,最终抵达俄罗斯。

英格兰球迷杰米·马里奥特,骑行2400公里,从马里奥特的家乡英格兰汉普郡的埃姆斯沃思开始,穿越法国、德国、波兰和乌克兰。如今到达伏尔加格勒,观看英格兰对突尼斯的小组赛首战。

这个世界上,没有最疯,只有更疯。

北京时间6月23日凌晨2点,加里宁格勒体育场,E组的瑞士队与塞尔维亚开打,看台上出现了三位特殊的瑞士老球迷,他们是斯图特、沃纳、约瑟夫,三个人开着拖拉机,经过12天的时间,行程2000多公里抵达现场的。这辆深红色拖拉机,出生于1964年。

然而,然而,1964年的拖拉机算什么?还有比这年龄更年老的。

这辆老爷拖拉机出生于1936年,驾驶它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德国“老司机”,休伯特·沃斯。要命的是,这位从5月就从家乡出发,驾驶拖拉机开了2400公里的球迷虽然来到了莫斯科,却没有门票,进不了场;他的本意也只是将他的“房机(拖拉机)”停在赛场外,听听德国队的比赛。然而,我们知道,上帝都会被感动,何况主办方是人,当然要比上帝更容易感动些,于是赠送给他了一张德国队首战门票。

只可惜德国队0:1,输给了墨西哥队,“老司机”一片丹心向沟渠。

六、球场上的“疯子”与有趣

中国晚明有个叫张岱的人说道: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中国当代有个叫王蒙的人说道:宁可做一个恶人,也不要做一个无趣的人。

由此,我喜欢上了伊基塔、奇拉维特、加斯科因,甚至像拳王泰森一个使出牙齿功夫的苏亚雷斯。

伊基塔是足球上场著名的狂人,是一个最不按规则出牌的人。

雷内·伊基塔,这位生于1966年的前哥伦比亚门将,一头长发,更像来自非洲的一位酋长,还带有一点巫气。他从不满足于在门前、在禁区内活动,经常将球带至中场,策动谋划进攻。我印象最深的是1995年的美洲杯,他代表国民竞技队出战。一球如命,任何性质的足球比赛都是如此。然而,在伊基塔心中,比生命更重要的是挥洒个性。对手是哪个队,记不得了;但我记得,对方发现他这一次又远离球门了,于是长距离吊门。守门员大多数情况下是靠手吃饭的,然而,伊基塔偏偏要靠边脚,他永远不会忘记他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他要用“足”!对方长吊,你猜他怎么着?在足球快要入网之时,他不慌不忙,玩了一个“蝎子摆尾”,身体鱼跃前倾用两个脚后跟将球拒绝于大门之外。

看台上的竞技队拥趸或“塔迷”,是该目瞪口呆呢,还是该击掌相庆?

这是个疯子!名副其实的疯子!

在疯子这里,比赛没有功利,有的只是个性的充分发挥,尽情地“玩漂”。

然而,这是要付出代价的!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6月24日。1/8决赛,哥伦比亚的对手是喀麦隆,那届世界杯上最大的一匹黑马,在揭幕战高度爆冷,1比0击败了阿根廷,并且以小组第一身份出线。

这里淘汰赛,也是生死战,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小心加小心,谨慎更谨慎。然而,要命的是,在狂人心中,“玩漂”大于天!那一战,哥伦比亚与喀麦隆双方90分钟均无建树。加时赛,我们知道,加时赛只有短短的30分钟,一旦城门失守,将很难扳回。所以绝大多数球队到了加时赛都采取严防死守的策划,龟缩在家门口,拖到点球大战吧,到时听天由命吧!然而,伊基塔不肯!第109分钟,他又玩火了,丢下球门,从后场带球到中场附近!他身边38岁的米拉大叔突然上前把脚下一伸,勾走了球,长趋直入,直捣球门。

伊基塔在米拉后面死命地追,没有追上。米拉将球轻松送进了网窝。

其实,当时狂人伊基塔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采取犯规战术,掀翻米拉大叔;绝对不会判刑,大不了吃张红牌。

然而,他没有。

如果那样做了,他就不是伊基塔了。

他也丢不起那个脸。

那场面,既滑稽又险恶,便成了看点。

1994年美国世界杯赛后,伊基塔卷入了一场贩卖案,被打入大牢。事实是这样的,伊基塔为了救一位被黑社会绑架的小女孩,自身去和贩毒组织联系时被警方逮捕的。尽管如此,他还是免不了被收监,因为他的这一个人英雄主义行为违反了哥伦比亚的《反绑架法》。

如今,这样的充满个性和奔放的表现越来越稀缺了!每一场比赛,都与奖金、博彩、名誉甚至教练的饭碗、官员的位置紧紧挂上了钩,谁也潇洒不起啊!据说,本届世界杯,某A队输给了某F队,F国免除了A国500亿欧元的债务。是这样吗?

再说另一位疯子。

加斯科因,比伊基塔小一岁的保罗·加斯科因,另一位天才的、个性的球员,有评价说他是英格兰足球史上最具想象力的球员。英格兰足球名人堂里有他和身影。

我不想说他的成就。所有的天才运动员都有着辉煌的成就。

我记住他,这个著名的酒鬼,不是因为他的赫赫战功,而是他的癫狂举动。

1995年圣诞节,那一场,他代表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出战赫伯年队,比赛中,主裁判不小心把黄牌掉在了地上,此时加斯科因,鬼使神差的,脑子进水的,或是灵光乍现的,表现了他做裁判的天才和演喜剧的天才,他作出了惊人这举骇人之举:他竟然捡起来向这位倒霉的裁判“出示”了黄牌!当然最终倒霉的不是裁判,而是加斯科因自己:因吃到第二张黄牌被立即赶下了球场逐出了比赛。

搞笑不搞笑?

他上演的这一出,无疑是送给观众的一份圣诞大礼。

当时电视转播的只有意甲,我们球迷无缘看到那极具喜剧色彩的一幕!但在我们头脑里,那样的精彩绝对不亚于加斯科因打进一个球。如果没有这一张黄牌,谁还知道那年圣诞节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和赫伯年打了一场比赛?

奥斯卡欠加斯科因一个奖杯!

我们本来就是看热闹的,怎么热闹我们怎么开心。

17年后的2012年,在瑞士超级联赛上,第18轮,锡永客场挑战伯尔尼年轻人。比赛进行到第82分钟,伯尔尼年轻人中场球员拉斐尔·诺佐洛背后飞铲,放倒了锡永队员。主裁判尼克拉伊·汉尼正无限犹豫着、纠结着,是否要给拉斐尔·诺佐洛出示黄牌。这时,惊天一幕出现了:效力锡永的加图索直接从裁判手里抢走黄牌!更加的惊天一幕又出现了:加图索没有对着拉斐尔·诺佐洛出示黄牌,而是将黄牌直接给了主裁判尼克拉伊·汉尼!

不过,这一次剧情不一样:加图索幸运多了,主裁判对他只是一笑了之,并没有给加图索什么处罚。

这位叫尼克拉伊·汉尼主裁判,倒也是蛮可爱的!相比之下,那位给加斯科因出示黄牌的裁判却不怎么可爱了,一点也不懂得足球场上的幽默,面目可憎了吧?

球场上,抢断、飞铲、争顶、攻门、扑救、踢踹、纠缠、撕扯、围堵,眼泪与欢笑齐飞,失意共极乐一场,其实都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硝烟弥漫、剑拔弩张,来一点小小的恶作剧,小小的无厘头,小小的反严肃,小小花头精,小小的促狭曲,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对于球员,也算是润滑一下气氛,调节一下场面。对于观众,就当是临时加演吧,额外的福利。

“苏牙雷死!”是的,这一次我们又看到了“苏牙雷死!”他的名字翻译成“一个姓苏的人的牙齿简直雷死人”!

他创造性地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将牙齿于足球运动。而且不只是一次,而是三次。

最近的一次是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上,小组末轮,乌拉圭对阵意大利队。比赛进行到第80分钟,突然,突然,“苏牙雷死!”的牙又痒了,不是一般的痒,是奇痒无比,他把意大利中后卫基耶利尼左臂拽过来,将嘴部靠上去,满足了口福之享。

奇闻,趣事,美谈,还是丑幕?

我不敢下结论,我也不会下结论。但诸位会看出我的态度。

显然,“苏牙雷死!”很不满意前辈马拉多纳“上帝之手”的说法,所以他没有表示那是“上帝之牙”。

我所欣赏的是,这一次,他又站在几万人面前,又站在全世界面前,坦坦荡荡,潇潇洒洒,磊磊落落,镇镇静静,毫无赧颜之貌,毫无难堪之色。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说真,必须将奥斯卡组委会请来了,这里有太多出色的表演人才!

奥斯卡的奖项中有没有功夫类的奖项,如果有的话,先给“苏亚雷斯”先生颁一个吧。

当然,重要的奖项都是放在最后。

能够踏上重大赛场的球员,个个身怀绝技,外加高超演技。

话说2010年的欧冠半决赛,巴萨中场布斯克茨留下了名垂青史的经典!

半决赛中,巴萨对阵国米的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国米球员莫塔轻微地抬了一下手,我不知道此前莫塔是不是来中国学了什么神功,这一抬手简直是四两拨千斤,将布斯克茨碰得立马捂着脸倒地打滚挣扎。裁判直接掏出红牌将莫塔赶出了球场。然而,又是万恶的摄像镜头,记录一下了布斯克斯倒地后,双手捂脸,从指缝里露出眼睛观察裁判的那一幕!

布斯克茨一摔成名,开始了“布教授”的职业生涯中。

“布教授”还真不是浪得虚名。他在英格兰就有一名非常出色的学生,叫做雅各布。在2016年1月的第20轮英超联赛中,披着西布朗战袍出战的雅各布,在与斯托克城球员卡梅隆拼抢中,由于没有抢到球,立即倒地翻滚,很痛苦很痛苦。他成功了!他的演技成功了!裁判将卡梅隆罚下了场。

剧情不太完美的方面,又要归咎于可恶的镜头录下了这一幕:他用双臂抱着头部,从双肘的缝隙间偷偷瞄向裁判。

分明是孩子们之间的游戏啊!!!他们演得毕真!

奥斯卡呢?快授奖!再不授奖人家罢演了!

那多没劲!那多无聊!那多可怕!

我也不知道奥斯卡得准备多少尊奖杯,这里浑身是戏的影帝实在是雨后春笋,罄竹难书:经历了“摔与不摔”激烈思想斗争的吉拉迪诺,反重力假摔的郜林,利用空气阻力假摔的托雷斯,背越式假摔的内马尔背,“腿脸不分”被击中却腿捂脸假摔的里瓦尔多……

我们是看热闹的,我们不关心人品,不关心球德,不关心公平,不关心竞赛规则和体育精神,但我们无法不迷恋双手之下双肘之下那张诡异的面容和那双同样诡异的眼睛。我迷恋这群永远长不大的男孩!

这些有趣的人啊!!!我热爱他们,甚过热爱足球!!!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