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光怪陆离的微信朋友圈

2018年09月 09日 11: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袁益民

我是一个非常迟钝的人。对新生事物认同、靠近以及接触、接受,往往会慢上若干拍。

从这一点上说,与我所从事的这个职业是很不配的。

2000年博客开始进入中国,我大约是4年之后才在同事的怂恿之下,在扬州晚报博客开了个户。

至于微博,到现在也没有账号。

微信是2011年1月21日推出来的。

我直到2013年4月14日才第一次发了微信朋友圈。估计注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

尽管进入微信朋友圈较迟,算起来也快有60多个月了。

不写点与微信有关的文字,似乎不太好意思了。

有一篇关于微信的小说,出自著名作家范小青笔下,叫《万家朋友圈》。

一对新婚夫妇。

都是来自农村,后来在城里建立了家庭。

女方因为某种原因,与老家的人关系不甚热络。

一次,女方家里办大事。这对年轻夫妇要回老家了。

就在地铁通往火车站的途中,女方突然想起家里窗子没有关。

女方在地铁中途下了车,回去关一下窗子,让男人在火车站等她。

结果直到火车开动,女方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没赶得来。

两个人在微信上商量说,男的一个人去吧,女人就不去了。

……

男人非常活络,在女方的老家如鱼得水,逢人就加微信,还建了家族微信群。

女方大约姓“万”,所以小说叫作《万家朋友圈》。

男人从农村回来后,突然有一天,他对女人说:“我们离婚吧。”

女人很平静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男人回答:“就是上次回你老家。”

女人问:“是谁?”

男人答:“你表妹。”

……

这就是朋友圈。万能的朋友圈。

什么事都会发生。

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很多风花雪月的事,很多狗鸣狗盗的事,很多翻云覆雨的事……都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生了。

微信是我目前使用得最经常也最熟练的社交平台。

陈春明是我高中同学,现居泰兴。任职于一所中学。

曹永海是我的文友,现居扬州。在油田工作。

有一句俗话说“八竿子挨不着”。哪料,这两个人用不着什么竿子,就挨着了。

有一天,曹兄突然来微信,打听陈春明的消息。

我在一篇小文中提到了陈春明。

曹兄问是不是泰兴的陈春明,是不是某学院毕业的,是不是学中文的。

基本上对上号了。

两位失散三十年的同学就这样互有了音信,并且,很快“勾搭”上了。

神奇的微信啊!

人群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各过各的日子,各忙各的营生。

忽然,在朋友圈里相遇了,或是他们拥有共同的朋友,或是通过朋友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不写了,怕有凑字数之嫌)。

丁说,原来癸也是你的朋友啊?我和他从小尿尿和烂泥长大的。

丙说,你也认识辛啊?毕业那年,她还送了我一套《舒婷诗集》呢。

戊说,你怎么认识庚的?他是我姑妈家的小儿子。

壬说,巧了,我正要找乙呢,你有他电话吗?

…………

微信,让失联的朋友复联,让陌生的人们相识,让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串了起来。

我估计,就这样一个一个地接龙下去,全中国的人都会进入你的朋友圈。

绝大多数人都发过朋友圈,其中有不少人热衷于发朋友圈。大家都为微信的欣欣向荣繁荣昌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还在继续贡献。生命不息,贡献不止。

这是一个“关注”时代。很少有人发了朋友圈不希望得到关注的。

你关注别人,别人关注你。

你希望别人关注你,你也得关注别人。

当然,你希望别人点赞你,你也得点赞别人。

关注与被关注,关注与反关注,构成了微信的正常生态。

礼尚往来,自古皆然。

你发了一条朋友圈,过几分钟就会看一下,有几个人点赞了,有几个人留言了,关键是,你希望出现的那个人有没有出现。

发朋友圈,可以是展示,可以是交流,可以是为了好玩。更重要的是“关注”。

如果你在朋友圈或群里扔下了一块石头,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得反思了: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你的通讯录里名单成百上千,“朋友们”却对你熟视无睹,你有什么感受?

朋友看到你的朋友圈,手指一滑就过去了:反正大家又不照面,躲在各自的角落里,不理不睬,你又能怎么样?

所以啊,在微信朋友圈里,你千万不能自视甚高,居高临下,端着精神导师学术导师文章导师的架子。不能总是希望朋友们把你的东西当作教科书捧读,而你却对别人的内容不屑一顾。

你顾了别人,别人才会顾你。

有的时候,我看到有人发了朋友圈,发了微信群,却没有人跟,没有人点;也许有人点了,有人看了,却不留下一点痕迹。我都替那位朋友着急甚至发窘。

我恨不得跳出来告诉他,你的孤独你的寂寞你的冷清是你自己造成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什么也不种,还想得什么呢?

再说了,微信本来就是个社交平台,交际工具,你却把它当成了展示自己的舞台。你的姿态出了问题。

我问你,你关注了别人多少?你点赞了别人多少?

朋友啊,千万别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对友情来说,微信是试金石呢还是显影剂?

甭管两个人现实中多么亲密,多么热闹,朋友圈里就现原形了。

那个号称和你处得很好的朋友,根本不关注你的朋友圈,不转发你的朋友圈,不点赞你的朋友圈。

这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然而,见面了,还是一起抽烟喝酒吹牛皮。

点赞也考量朋友的诚意。

点赞之前,先看一下这一条已经发了多长时间。

朋友圈显示,刚刚才发出来一分钟,你就点赞了,说明你根本没有打开更没有阅读,这是点的哪门子赞?

这样的事我也干过。以后保证不会了。

人与人只要相遇,不管在什么场合,不加个微信似乎很对不起此次相聚。

然而,加了也就加了,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一直不发生任何联系。

这样,我和那位新加的朋友互为“僵尸”。

于是,就有了什么清理“僵尸”的软件,人家语重心长地对你说:“不要让你被拉黑了还不知道。神器!帮助你查查究竟谁拉黑了你!”

可操作起来非常麻烦。我怀疑这软件的诚意。试过一次,没有成功,此后遇到这样的玩意儿统统不理。

在微信上,最经常遇到这样的尴尬事。

有的时候,加了(或是被加了)某一位好友,好友是昵称,我自认为记性好,没有当场加了备注。若干天以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朋友是谁,在什么场合加的,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单位高就。

这样的朋友在我的通讯录里大约有三分之一。

赶紧去他的朋友圈,希望在这里找到蛛丝马迹。

可是朋友很少发朋友圈,即使发了,也没有照片,结果一无所获。

更糟糕的是,点开某朋友,结果只是一条线,“朋友圈三天可见”。

不知你遇到过这样的纳闷事没有?

为什么会“朋友圈三天可见”?为什么只给自己三天的“展示期”?

朋友可能是很有个性的:三天了,你都不关注我,我也不需要你关注了。

于是我有了特别的自责感,负疚感,甚至惶恐感——一种被排斥的惶恐感。

还是万能的朋友圈给出了答案,令我稍稍释怀:

“可能是因为这一秒清醒的自己,讨厌上一秒矫情的自己。”

“可能是因为原本特地发给某人看,后来发现是多此一举。”

“可能是因为过了那一刻就觉得这种表达特别多余。”

从此有了教训,加了朋友之后,立即加上备注。

我有几个朋友,从来不发朋友圈,从来看不到他们的信息。

你们有这样的朋友吗?

我只能理解为,朋友对微信根本不感兴趣,只是为了随大流,才注册了一个号。

这样的人,大多数是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是人群中活得最累成狗的一个群体。

上有老,下有小;奔工作,奔前程;忙职称,忙收入;焦虑着,压抑着;为走过的路懊恼后悔,为未来的路担忧发愁;被咄咄逼人血气方刚的后辈逼得气喘吁吁,被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上司熊得灰头土脸,被如日中天风头正劲的同龄人比得到处找地缝……

哪有闲情哪有心情发朋友圈?

哪有精力哪有精神发朋友圈?

他们被称为“失踪的中年男人”。

发自拍?那是找抽!自恋,属于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属于稚气未脱的花骨朵,属于慈目善目的老年人……自恋可以属于任何人,就是不属于中年男人。

晒美食?是不是嫌自己油腻得不够,没有人知道,要昭告于天下?

晒工作?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晒牢骚?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不知牢骚是啥滋味了。

晒委屈?哪有委屈的空间和时间?况且,中年男人往往很不屑不愿不肯以一副祥林嫂的模样呈现在世人面前。

网上有一段话这样描述这个群体:“他们踏踏实实上班,工资老老实实上缴;穿着一百多元的优衣库,用着老婆淘汰下来的iPhone;对财务小姑娘说的话从来都只是‘你好’,为什么报销还没到账之类;最多在地铁里偷瞄一眼站在旁边热裤下露出的长腿。”

阅尽世道,沧桑在心,他们自觉地认命地扮演着“沉默的大多数”。

其实,我心底里,非常欣赏、钦佩、羡慕中年朋友的各种“自晒”。他们苦中有乐,苦中作乐,苦中寻乐,让我感受到了他们生活的温度。

他们在为工作、事业、前途狂奔之余,依然有心力有情怀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着津津有味,他们举重若轻、游刃有余、潇洒自如。

他们玉树临风,镇静坦然,气质迷人。

这是一种能耐,一种气度,更是一种境界。

他们是一颗“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的铜豌豆”!任何挤压、揉搓、碰撞,“都付笑谈中”。

自从有了微信之后,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方便,除了信息之外,发照片,发动态,发语音,关键是还能在微信上接收朋友们的稿件。

闲下来想想,如果没有微信,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微信,让我随时随地可以与朋友保持着联系。

还有从来不认识的朋友。

我的文字转了又转,忽然有一天,有朋友对我的文字感兴趣,要加我了。

其实根本没有交集。这样就多了好多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的老家两位优秀的播音员,看到了我的文字,要朗诵,我非常乐意——我的文字又多了一个传播的途径。

非常感谢白萍、捞捞两位出色的播音员。

还有扬州的Damara。

我有一位作家朋友,他说他不用微信。

我问为什么?他说有点烦。朋友圈要点赞,要表示,浪费时间和精力。干脆不用了。

我当时觉得不可思议。这还怎么活啊?这不是与世隔绝了么?

然而,这位实力很强的作家过一段时间就抛出一部很有分量的作品。然后获奖。

我佩服极了。

这样的淡定,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