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记住乡愁】白露,秋天的渡口

2018年09月 10日 18:0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周寿鸿 

白露,是秋天的渡口。夏季和秋季,在此拱手作别,再无挂念。

太阳自夏至后一路向南,阳历9月8日前后,到达黄经165℃。天气转凉,草木之上有了白色的露珠。《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八月节……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在这之前,节气已经过了立秋,也过了处暑。按时序来说,应该进入了秋天,但燠热并未消退,天气仍是热浪汹涌,世界依然热闹着。某天的正午或者黄昏,你或者我,行走在城市的林荫道上。此时树繁叶茂,那蝉还在枝头嘶喊,紫薇花团团簇簇,揺曳着少妇般的风情。

不经意间,有一片树叶飘落到了你的面前。落叶本是无情物,春天也会落叶,夏天也会落叶,而各色花等却在轮番登场,此开彼落。行走在尘世间,我们的感官已经变得迟钝,对草木发来的信号习以为常。今天,有一片树叶落到了面前,也许明天也会遇见落叶。一两片落叶能说明什么呢?它还不能成为岁时交替的信使。

真正的秋信,从白露寄出。

白露到了,对凉意最为敏感的梧桐开始落叶,“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月色自此变浅,秋意就真正的浓了。蟋蟀的鸣声越来越清冷,生物们有声有色的一年过去了。

白露,是秋天的渡口。此岸和彼岸,如秋水长天,一帆行远。

往后看,苍苍暮色四合,万木葱茏的身影渐行渐远;往前看,秋风老了荷塘,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大自然开始用蘸满各种颜料的笔,浓墨重彩地粉刷新舞台,或绿、或红、或紫、或黄,五彩缤纷。白露为期,夏秋两分。万物生长归于平静,所有的热情与躁动,都开始沉淀,变得丰美与成熟。物华将尽,农事开始收官,日子放慢了脚步,变得滋味悠长。

生命也是如此。夏花绚烂之后,迎来秋叶之静美,如同你我,从风华正茂步入了人生的秋天。人生山长水远,坐地依旧日行八万里,你不走,时光也会带着你老去。一个季节在离去,另一个季节在欢庆,所有的生命都期待着收获喜悦。金风玉露一相逢,露珠闪闪,颤动于草尖之上,是孕育于天地日月的精华,是自然与草木的水乳交融,也是生命成长一生一世的相约。

白露时节,各色蔬果正当其时。山间地头,枣儿红了,板栗熟了,核桃也该打了。初秋的茶树长势旺盛,千万别忘了饮一杯白露茶。此时的鳗鱼最为肥美,若错过了是会后悔一年的。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白露既至,一行行雁阵掠过寥阔的天空。古人将白露分为三候,一为鸿雁来,二为玄鸟归,三为群鸟养羞。玄鸟就是燕子,它是我们家的亲戚,会记得在哪个梁檐下筑巢的。养羞者,藏之以备冬月之养也。众生辛苦,动物们更加忙碌,早早为过冬作着准备。

白露之白,是秋天的主题色。古人以四时配五金,秋属金,金色白,故以白形容秋露。喜欢“白露”,这是节气中最充满诗意的名字。

在这个秋天的渡口,我的思绪溯过时光的河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伊人是谁?到底在水湄的哪方?在弥漫的水气中,那位娉娉婷婷的少女,从《诗经》一直绰约到今天。如同白露一样冰清迷离,让人无限喜欢,却又可望而不可及。

想起了风华绝代的瞿秋白,不知其名是否来源于秋之白露。在曹禺的《日出》里,那位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女子,也是以白露为名,她在告别世界前说:“太阳要升起来了。”她露珠一样的伤逝,留给我们秋风一样的长叹。

白露降,西风起。亲爱的朋友,秋已重,该加衣了。 


责任编辑:进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