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念四桥边的青春校园(1)

2018年10月 08日 13:3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开卷有益】念四桥边的青春校园(1)


作者 袁益民


【1】一张老照片

今年的5月6日,我开始动笔写这一组文章。

触发我写这篇小文的,是这张照片。

(就是这张照片)


照片上十四个人。拍摄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江苏省扬州师范学校。

我是一九八七年毕业分配到这所学校的。我的第一桶青春就奉献给了这所学校。

“第一”总是意义重大的,总是值得回味和记忆的。

照片应该拍摄于我到学校工作之前。

照片的背景是教学楼。

这应该是扬州最美的校园之一,古典建筑为主。

校舍建筑飞檐翘角、漆柱青瓦,从教学楼到办公楼,清一色的古色古香。古意盎然,典雅蕴籍。

(美丽的校园)

学校很迷人。

更迷人的,是学校的招生状况。

怎么迷人呢?说给你听吧。当年的扬州师范学校招生工作,是在所有的高中名校之前进行的。中考高分考生,大多进了扬州师范学校。

那年头,户口比天大,农村孩子跳出农门,就是天大的事了。进了师范,就可以转户口了。选择上高中,万一将来考不取大学怎么办?那时的大学录取率也就百分之十几吧。

六门功课总分六百四十分。有个学生,考了六百一十二分,扬州大市第三名。某著名中学招生老师问他去不去,他反问:“你们学校转户口吗?”

得到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那我就上扬州师范学校了。”

他来了,成了当时颇有名气的校园作家。现在在一家媒体担当负责人。

学生们来自于整个扬州大市,包括现在的泰州市。

事实证明,那些学生确实真是不简单。毕业之后到了单位,和本科生甚至硕士生们一起拼岗位,拼能力,拼前途,没有落多少下风。

1985年学校复校,招了2个班,从1986年开始招6个班,直到2001年。他们现在大多成了学校的教学骨干,特级教师也不在少数。

有的没有走上三尺讲台,在别的岗位上也风生水起,从北京到南京再到市里,在各级各部门担任领导职务。

更有甚者。他们虽然没有系统地规整地学过高中课程,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或留在高校任教,或从事研究工作。

前不久在朋友圈里看到一篇文章:《中师生,一群错过北大清华的“学霸”》,就是说的他们。

从1980年到2001年,国家针对中小学校师资缺乏的问题,通过中考,将优秀的初中毕业生中选招到中等师范学校,有干部身份,有城市户口。学习三年后,走上小学教师岗位(也有少数毕业生通过再深造等途径,当上了中学老师)。

据统计,这二十多年里,全国共培养了400多万小学(中学)教师。

现在的扬州大市(包括泰州大市)各学校里,都有当年的天之骄子——江苏省扬州师范学校的学生。

还是回到这张照片上。

照片的最右边站着的这位和蔼慈祥微微笑着的老人——其实不算老,但学校1985年刚刚恢复招生,老师自然也都很年轻,二十郎当的样子,这位个头不太高的男人,才四十来岁吧;但在年轻人扎堆的地方,他就算作是"老人"了。

我到学校的时候,就是这种心理,看到从外校调进来的四十多岁的老师,就觉得他们老得不堪。

没想到的是,自己很容易就到了甚至过了那个被自己视为老得不堪的年龄。

人群中,应该有不少人有过这样的想法。

我要说的是,这位老者,一脸喜色,是学校的支部书记。他站在最边上。

左边前排蹲着的这一位,笑得更灿烂,浓眉阔脸。他是学校的副校长。

后排站着的,右三,笑得很坦然,很有书卷气。他是学校的教务主任。

后排左二站着的,朴实,老实。他是学校的总务主任。

情况就是这样。

这中间还有好几位主任,恕不一一介绍了。

前排中间这位,陈宪老师,我说你呢。我估计你想都没想,更不要说推辞了,就占据了最好位置。

旁边的曹老师曼莉是可以原谅的,毕竟,用“女士优先”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可是,当年这样站位,谁也没觉得不妥、不当、不适、不宜。

当时的扬州师范学校,就是这么可爱、温暖、简单,不讲尊卑,不分高下。

真好。


(年轻的老师)

我就在这样的学校工作了8年,怎么样?羡慕嫉妒恨了吧?

领导们的名字也很雅很正很文气。

支部书记姓孙,名定宇。

副校长姓杨,名立官。

教务主任姓吴,名渤。

总务主任姓周,名立群。

还有后来进校的领导。

戴校长,名尔君。

王校长,名功亮。

何校长,名明华。

【2】着急的报到

我大学毕业后,到学校报到,有点着急了。

学校毕业典礼一结束,我就打车票来扬州了,没有回老家。

说出来你不会相信,买了汽车票,再托运了几箱子书,身上的钞票已经不够从南京回泰兴了。

只够到扬州。

到扬州时,只剩下两块钱。

学校刚刚复办,还在草创之中,除了几幢楼造得很漂亮,飞檐翘角、漆柱雕廊,其它就说不上来了。

比如食堂,是简易的人字梁草席顶。食堂南边不远,就是那种最简易的旱厕。

丛星原老师很调皮,他说:厕所靠食堂,苍蝇两头忙,停水停电正常。

我虽然是扬州人,但只能是大扬州的人,扬州大市的人,但是这是第一次来到亲爱的扬州,第一次看到亲爱的扬州。

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去扬州师范学校。

高中有位同学,叫黄建文,他在扬州师范学院读历史系。非常感谢他,带我去了学校。

结果到了念四桥,他也找不到学校的大门。

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座其貌不扬甚至有些粗陋的桥,就是大名鼎鼎念四桥(古诗文里写作“廿四桥”“二十四桥”。“念”是“廿”的大写。所以“四”就不能写作“泗”了)。

学校没有围墙,四周用竹篱笆圈着。

此情此景,给新鲜出炉、血气方刚的大学毕业生兜头一盆声势浩大、蛮不讲理的冷水。

岂止是冷水,是冰水,冰碴。

竹篱笆外围是用于灌溉农田的水渠。

我们来到南边的篱笆边,却没有门。

怎么进去?

颇有魄力的建文同学硬是将竹篱笆扒开了一道门(我说的是"门",不是"洞",否则就有点作贱自己的意味了)。

我们钻了进去。

这是七月份,学校放假了,学生都回家了。

老师呢,大多年轻,单身汉,也都去了该去的地方。

只有极少数有家庭的中年老师,住在学校里。

那个时候,大家的经济条件还不允许有计划地外出旅游,旅游也没在形成风气。所以,这极少数的中年老师只能待在学校里。看看书本,看看电视,准备准备下学期的课程。

校园里除了几幢漂亮的楼,都是草地,杂草地,但不是类似于足球场里的那种很规范的草地。高高低低,杂乱无章。

放假了,杂草长得很欢,很疯。毫不夸张地说,有半人高。

继续倒吸一大口冷气——我将要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了。

好歹这是一所中等级专业学校。按当时的情况,能分到中等专业学校是有点幸运的。当时的大学毕业生中只有15%的人能有资格参加一次分配,也就是直接从学校分配到工作单位。

余下的85%要分配到各县市教育局,再由教育局分到下边的各学校。这叫二次分配。

二次分配就由不得你了。要么你有什么舅舅姨娘在县市里做官,要么你的家就在县城里。否则,你不知道会被分配到哪个七乡八里呢。

(我在备课)

我是一次分配,好歹分到了城里。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穿过篱笆墙,再穿过校园,来到了校园的最北头--原来,学校是有门的,开在北边。通往学校也是有路的,也在北边。

这条路是学校与农科所的分界线。

学校的门是用毛竹做的。与我们现在看到的门都是金属门、自动门、遥控门迥然不同。

学校北边是一排平房,是教师宿舍——是已成家的教师宿舍。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中年老师,阔脸浓眉,谈吐儒雅——标准的老师形象。他的夫人非常谦和,慈祥。

“还没到报到时间呢。”中年老师告诉我。

负责人事的老师也不在学校。

按照规定,应该在8月15日左右报到。

说话间已是中午了。

中年老师留我们在他家吃饭。

我正在手足无措之际,根本想不到客气,也想不到自己的冒昧闯入给这一家带来的打搅。

也没想到去外面随便吃一点。那年头,人们还没有到外面吃饭的习惯。

后来才知道,如果当时客气了,就得饿肚子了。学校的位置偏得不能再偏。这里是郊区,是农村,整个念四路上连一家面条店也没有。

后来才知道,留我们吃饭的是学校的教务主任,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吴渤先生。三十年过去了,这一顿饭一直记在我的心头。

他的夫人郑步秀老师,在学校图书馆工作。

(作者留言:非常感谢亲爱的老同事、可爱的同学们提供的珍贵照片。真诚欢迎老师、同学们提供线索、提出命题,助我继续写下去。)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