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心如止水】第一次进城

2018年11月 01日 15:24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心如止水】第一次进城

作者:丁新伯

小时候,成为街上人,是我的一个梦想,也是村里人的最大梦想。

当时的所谓街上,也就是革命老区泰兴市黄桥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黄桥镇,是苏北地区的一个大镇,那时有2万多人口。我们称黄桥镇为街上,因为街上人吃的是大米、面粉,用的是电灯,烧的是煤球炉子,吃的用的都是国家供应,有粮票、肉票、煤球票等等,让乡下人十分羡慕。为此,我为有朝一日成为街上人作为自己的美好目标。

黄桥镇距家里只有8里多路,然而,在我上高中之前,我的印象里似乎没有去过黄桥。黄桥镇成为既近又远的街上。

恢复高考制度后,我有机会上高中。说有机会,因为我家里是地主成份,大哥、二哥因为家庭成份,上不了初中、高中。三哥也因为家庭成份,虽然成绩在公社名列前茅,但也摆脱不了厄运。后来,他一个人跑到河南,到了一个贫农家庭,才在河南上了高中,考取了大学。一开始,我在村里上高一。高一下学期,在三里中学做木工的父亲想办法把我转学到三里中学,当时高中两年,我也就继续上高中。

三里中学在黄桥镇的北边,距黄桥镇三里路。到三里上学,要经过黄桥镇的东边。转学到三里中学后,住宿在学校。每到星期六的下午上课结束后,要步行10多里路,回家拿粮、向父母亲要零花钱。星期天下午,再步行回到学校。这样,每个星期都要往返学校,经过黄桥镇。虽然经过镇边,但没有去过镇中心。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半时间。1979年第一次参加高考,考的文科,离总分差2分,名落孙山。后来,到横巷中学复读两年,上的理科,还是榜上无名。

1981年8月,母亲看到我连续三年都差几分上大学,心有不甘,要我继续复读一年。她专门到小舅家,找舅舅帮忙,到黄桥中学复读,重新转学文科。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去黄桥街上。

黄桥中学在镇中心北面。记得9月初到学校报到时,母亲推着小木板车,车上摆着一张简易木床、被子、书本,把我送到学校。我默默跟在母亲身后,望着衣服浸着汗水的母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最后一年复读补习,不成功,便跟着父亲学木匠,出去打工。

当年,黄桥中学条件也比较艰苦,宿舍不够,一下子招了几百名复读生,男同学都住在学校大礼堂里,住着近200人。30多名文科复读生插班在高三应届班上,班上严重超员。街上的应届生学习不太用功。他们是街上人,城镇户口,不愁工作,不愁将来。我们这些复读生,能够通过苦学一年,考上大学,哪怕中专,只要转了户口,就足够了,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累,也值了。

奔着这样的信念,在黄中的10个月里,咬着牙,拼着命,复读学习。因为复读了两年理科,数学有了良好基础,我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文科科目的学习上。虽然黄桥也是苏北名镇,历史文化资源深厚,我闷在学校里,哪里也不去,专心致志,一门心思学习。早上5点多钟就起床,在操场上跑步几圈,就开始背读政治、历史、地理和语文知识;晚上11点熄灯,拿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再学习一会儿。就这样苦苦坚持了近10个月,迎来了第四次高考。高考期间,听同学讲咖啡提神,自己特地买了几小袋咖啡,这也是第一次喝咖啡。高考三天,自己觉得非常顺利,6门功课试题答对十分流利。一考试结束,就对小舅讲,考试顺利,今年上大学不成问题了。高考回家后,父母亲得知考试情况,也十分高兴。考试结束几天后,填报高考志愿。虽然高考顺利,但在分数公布前填志愿,难以把握。我想填个一般高校就行了。班主任周玉章老师根据我考试的状况,将我的志愿重新填写,改成了第一志愿北京大学中文系。我诚惶诚恐,焦急地等待高考成绩公布。7月底,成绩公布了,我考了457分。当年本科录取起分线410分。那一年,我们这些复读生有32个考取各类学校,不乏有南京大学、山东大学、苏州大学、南京师范学院等名校。到了8月中旬,终于等来了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已经考上沈阳工学院的三哥暑假特地回来,帮着我迁移户口,办理上学手续,做好上学准备。应该说,收到录取通知书,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喜事、最好的心愿,因为,儿时的梦想——成为街上人、城里人,梦实现了。

8月底,三哥把我送到常州火车站,我一个人到北京上学。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到大城市,自己有点急迫、有点担心。那时火车座位票难以买到,我在火车上站了20多个小时终于到达北京站,终于到达心仪的北大,终于开始“城里人”的大学生活。

在北京大学四年后,我又考取了南京大学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来到扬州工作。在扬州娶妻生子,过着城里人的生活。妹妹后来也嫁到黄桥镇。侄子、侄女、外甥,也通过上学,到扬州、苏州工作,也都成了城里人。

不知不觉,在扬州工作生活了30年,也快退休了。这几年,家乡发生了深刻变迁,过去的贫困村成为全国文明村、江苏最美乡村。老家的亲朋好友说,家乡变化太大了,你要回来看看呀。我作为城里人,既为家乡发展感到高兴,也在为退休生活找到新的活法。我想,退休后,再回到乡下去,过着又熟悉又遥远的乡下生活,过着“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田园生活,让自己后半生过得有意义有意思。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