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谢安:只把他乡作故乡

2018年11月 01日 15:54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祥云扬州】谢安:只把他乡作故乡

作者:沙永祥

东晋太元八年(383),淝水大战后的谢安英明地选择了激流勇退。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回到自已家乡会稽东山,而是来到了扬州。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在谢安眼中,扬州不但是谢氏家族权力的根基,而且有心目中的蓬莱仙境,是他的第二故乡。

1

其实,在他来到扬州之前,他已经在有计划有步骤地遥控着扬州了。

我们知道,东晋是按门第高下选拔与任用官吏的政权,王谢桓庾四大士族长期把持朝政。但在谢安东山再起之前,谢氏家族却日显平庸。特别是升平三年(359),谢安的弟弟、身为豫州刺史的谢万北伐吃了败仗被朝廷免职,谢家失去了顶梁柱,朝中的谢氏官员降级的降级,免官的免官。

危难时刻,在东山优哉游哉了四十年的谢安选择了出山,谢安这一出山煞是了得,为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一个妇孺皆知的成语:东山再起,容我慢慢道来。但此时正是桓氏家族权势鼎盛之刻,谢安清醒地认识到,要想与权臣抗衡,必须在地方上谋取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就是建立自己的根据地。

为此,谢安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圈的中心便是扬州。

谢安选择扬州经过了老谋深算。纵观整个南北朝时期,南方汉人政权为了抵御北方少数民族的进攻,往往设置两个军事重镇,西是荆州,东为扬州。凡是做过荆扬两地长官的人,无不一路高歌猛进最终进入南朝的权力中枢。谢安出山之时,桓温作为东晋的军政一把手,经营荆州已久,可以玩弄皇帝于股掌之间。扬州虽然战略地位重要,但经过了三国和东晋早期的动荡,原居民纷纷死于战火或逃亡,南迁的贵族也不愿在此定居,扬州地区一片荒芜。广陵郡领8 县,纳税户数仅8000户左右,户籍人口也就在四万上下吧。汉初所建的扬州城已废弃不用,政府所在地一度转移到淮阴城、射阳湖镇,甚至镇江等地。因此与荆州相比处于弱势,权贵们对此并不上心,但这正是谢安的大好机会。

计划的第一步是新建广陵城,只不过这一步大多由对手代劳了。谢安出山后以火箭般的速度升迁,很快出任吏部尚书、中护军之职,但面对咄咄逼人的大司马桓温也只能韬光养晦、隐藏心机。出山后的第十年,桓温北伐前燕大败而回,上书朝廷准备新建广陵城,以此作为北伐的基地。当时朝廷有人认为工程量巨大,国库空虚,建议缓行,但重臣谢安却没有发表任何反对意见。于是恒温不惜代价,发动大量人力物力建筑了广陵城。新城建好后,谢安还支持桓温将四处流浪的南兖州政府机关由京口(今镇江)迁至广陵新城。谢安的这一次沉默使得自己坐享其“城”。

第二步是主政扬州。桓温可能没有想到,他在为他人作嫁衣裳。广陵城建好四年后桓温去世,谢安成为东晋王朝的实际决策者。掌权的他毫不犹豫地兼任了扬州刺史,统领扬豫徐兖五州军事。随后,谢安命令将南兖州的军事治理机关由京口(今镇江市)移至广陵,在此储备大量战略物资,扬州名副其实地成为东晋的重要军事基地,纳入了谢家的势力范围。

第三步是推行有利于扬州的经济政策,针对扬州地区土地大量荒芜,流民数量较多的现状,谢安积极推行新的经济政策——“口税法”,就是将以前按田地纳税的方式改为按人口纳税,每个人土地越多越有利。这样一来,群众垦荒的积极性明显增强,很多荒废的土地被重新利用,北方移民纷纷在扬州落户生根,扬州地区的经济得到了发展。也正因此,扬州地区迎来了久违的中兴,逐步焕发了生机。

2

再来说说他来到扬州之前,他人生最得意的杰作。

扬州的氤氲在江南烟雨中,骨子里少了股阳刚之气。但在东晋时期,扬州地区却诞生了中国历史上最勇猛的一支常胜军,它就是由谢安策划并决策,由其侄儿谢玄组建并直接指挥的军队,后世人称“北府兵”。

因抵抗前秦入侵及制衡桓氏家族的需要,太元二年(377),谢安推荐谢玄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领广陵相,监江北诸军事,驻扎在广陵,并命令他着手建立一支子弟兵。作为东晋名将,谢玄的战略视野极佳,极适宜组建一支“特部总队”。在兵员选择方面,他坚持宜精不宜多,重点挑选生活在扬州及周边地区的北方流民,因为这些侨民“人多劲悍”,多有战斗经验,每个人都与五胡有血海深仇,渴望光复河山,大战之前无须动员。在将领的挑选方面,他摒弃士族观念,不论地区与门第,选用都是那些能征善战、不畏生死的之人为将。彭城刘牢之、东海何谦、琅琊诸葛侃、乐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晋陵孙无终等都进入了谢玄的视线,成为北府兵的中坚。可惜的是古人多以祖籍,而不以现居住地记录当事人,所以这些将领哪些实际居住扬州我们无法考证。在军队后勤装备方面,谢玄得到了谢安的倾力支持。北府兵刚创建,谢安就颁布法令,参军的人一律免征税收。随后,谢安推行战时政策,所有的国家“公务员”工资减半,着手裁减繁冗官员700余人,相关费用全部投入到军事建设。

北府兵十分争气,首战扬州三阿(今在高邮,部分史书认为在宝应,有争议)锋芒毕露。太元四年夏,前秦著名将领彭超、俱难等率6万秦军南下,势如破竹,一直挺进到离扬州仅有百里之地的三阿,将幽州刺史田洛二万余人团团围困。谢玄率何谦、刘牢之等三万北府兵前去解围,彭超则派出都颜所部的二万精锐骑兵迎战,这支部队刚刚击溃了驻守六合地区晋军四万余人。

双方在白马塘相遇,都颜还以为会一如既往地轻松取胜,但一交手便傻眼了,北府兵不但武器精良,而且一个个都像喝了鸡血,锐不可当。前秦军队迅速溃败,可怜都颜还没回过神来,便被斩于马下。

北府兵挺进到三阿城下,彭超俱难不敢大意,集结人马严阵以待。但就如保安队遇上了特种兵,下场可想而知。北府兵好似天兵天将,个个都能以一敌三,一个冲锋下来,愣是将彭超的六万大军杀得丢盔弃甲,毫无还手之力。

见惯了大场面的彭超也只得认命,北府兵乘胜前进,收复了盱眙、徐州等战略要地。辛苦一年的战果被北府兵一个月内全部夺走,名将彭超只能自杀谢罪,北府兵一战成名。

看着子弟兵如此英武,谢安放下了心。淝水之战中,他以八万之众敌前秦九十万大军而镇静自若,因为谢安心中有底,只要有北府兵在,就会有取胜的那一天。这帮谢家子弟兵也真给老爷子长脸,首战洛涧,谢玄派五千北府兵出击据险而守的前秦官兵五万人,结果大获全胜,秦军折损主帅在内的十名大将及五万主力。随后北府兵又进据淮河渡口,歼灭前秦军队一万五千人,抓获了前秦扬州刺史王显等人。这一仗,打得不少前秦官兵都有了心理障碍,看到谢玄的大旗腿就颤抖。

淝水决战中, 当前秦的军队按照约定后移时,又是北府兵率先渡水突击,锐不可当,加之秦军后方有人大叫“前线的秦军败了!”,秦军阵脚大乱。此时晋军全线出击,前秦军队统帅苻融想阻止军队后撤,却被眼急手快的北府兵斩于马下,秦军于是全线溃败。此役,苻融的哥哥,一世英武、统一了北方中国的前秦君主苻坚被打的“严重精神分裂”,他撒开脚丫拼命的溜,把风声、草木都当成了追赶他的晋军,于是中国历史上一下子多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等成语。

淝水之战成为中国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而少为人知的是获胜的主力军大多来源自扬州这片土地。

自北府兵始,扬州地区尚武之风大盛,一批在南北朝时期叱咤风云的杰出将领,如广陵吕安国、吕僧珍,高邮临泽杜天合、杜僧明兄弟等横空出世。因为谢安,历史上的扬州多了英雄儿郎,扬州人文静的性格中多了英武之气。

3

终于,他把扬州当作自己的故乡了。

淝水之战后,谢安在朝廷的声望达到了顶峰,正也因此遭到了孝武帝和权臣司马道子的猜忌。从东山再起到如今已经二十五年,为了这个国家,谢安殚精竭虑,日夜操劳,多少辛酸、委屈,他只能默默地往心里藏,这种孤独无人领会。

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刻了。太元十年(385)四月,从不贪恋权力的谢安潇洒地向朝廷挥了挥手,背起了昔日的行囊,来到了自己苦心经营已久的扬州。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谢安并没有选择在广陵城定居,而是一路向北,停留在一个叫步丘的地方,他命人新建城池并在此安居。

谢安为何选择步丘安居?个人认为,东晋时期,道家、玄学开始盛行,而谢安本人也喜欢于名山古刹、别墅湖畔优谈玄理。两晋时期的扬州北部地区还是一片泽国,步丘犹如蓬莱仙境中的一处孤岛,处于渌洋湖、葑塞湖(后称荇丝湖)、艾菱湖的环抱之中。与谢安的家乡东山相比,此处视野更佳,风景更丽,身在其中心胸也更阔。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如果东山能给谢安坚强的意志,那步丘则更能给功成名就的他带来诗酒风流。

修建新城的同时,谢安还在新城及周边地区新建了七座别墅,以身边侍妾的姓氏命名,分别为戚墅、邱墅、樊墅、乔墅、周墅、桑墅和杨墅。据专家考证,七座别墅中,除杨墅外,全部位于湖滨沿岸。

闲暇之余,谢安在美女的陪伴下,踏船往来于别墅之间,赏一路烟雨,抚一曲长琴,采两株清荷,摘几颗幼菱,或清歌微醉,或欹枕江南烟雨而眠,在晚霞与孤鹭的注视下兴尽晚回舟,尽享人生的宁静与惬意,正所谓“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

当然,谢安到步丘不仅是游乐,他并没有忘记百姓们。谢安到来之时正值春夏之交,他在巡视过程中发现,步丘东部的良田浸泡在湖水之中,而西边的农田却苦于无水而干旱。于是命令手下士兵在此修建了一条南北走向的大堤,还在大堤的两侧各修了一道斜坡,便于船只的通航,一举解决了东涝西旱的局面。

谢安于步丘一地,于步丘人民,功莫大焉,前无古人。步丘的读书人想到了西周时代的恪尽职守、造福黎民的召公,谢安不就是协助周公辅佐周室的召公再世吗?于是索性将步丘改为召伯(后来演变为邵伯)。读书人还找出了出处,《诗经·召南》中的《甘棠》一篇:“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诗中,甘棠与召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甚至化为一体,成为西周召南人民怀念召公感恩召公的寄托之物,成为美德的化身。《毛诗序》说:“甘棠,美召伯也。”所以,步丘也就是邵伯又有一个名字:甘棠。

不仅如此,邵伯还有甘棠庙、甘棠树、甘棠井、甘棠桥。

可惜好酒总容易醉。当年秋深之时,谢安感觉身体每况愈下,意识到将不久于人世,于是离开邵伯回京,将风流与遗憾永远留在了他深爱的那片土地。到达南京不久,谢安病逝,终年六十五岁。

可能令谢安没有想到的是,他晚年居住的邵伯等北湖地区,在之后的一千余年中成为闲人逸士的最佳隐居之所、扬州的文化高地。扬州历史中的不少重量级人物,如阮元、焦循、董恂等人,均来自北湖地区。谢公的风流,不只是回忆,早已深入扬州百姓的骨髓之中!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