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师立:扬州会馆与运河商业文化

2018年11月 01日 16:26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在扬州街巷中,有着一座座深宅大院,有的是盐商住宅,有的是庙宇道观,还有一种特殊建筑,那就是会馆。会馆是扬州运河商业文化带来的特殊历史建筑。在长期的历史积淀过程中,以包容、开放、创新为代表的扬州运河商业文化,对我们这座城市的街道布局、建筑风格、生活方式产生了重要影响,也催生了码头、会馆等商业遗存。特别是明清时期,会馆成为扬州这个商业繁荣的大都市的重要商业名片。

一、扬州会馆产生的历史条件

运河带来的繁荣,商贾云集的城市氛围,是扬州会馆产生的历史条件。大运河文化最根本的特征是交流。大运河首先是为了漕运而修建的,大运河的原始功能是运输,而货物运输与人的流动,带来了文化的交流,这才有了大运河文化。扬州由于中国古代交通大动脉带来的独特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处在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点,形成了奠定在市场基础之上的商业城市,并以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持了文化创造,催生了扬州以运河文化为基础的独特城市风格。区别于中国传统的农业文化,扬州运河文化不单是乡土文化,还是一种以交流、开放、融合、进步为特点的商业文化。扬州运河文化的交流特点,决定了它是一种有别于农耕文化的商业文化,特点是开放、包容、创新。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构成部分,扬州运河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一脉相承,高度契合。

大运河商业文化造就了众多商业城市。在宋朝,有“天下转漕,仰此一渠”之说。洪迈《容斋随笔》记载:“故谚称‘扬一益二’,谓天下之盛,扬为一而蜀次之也”。扬州作为中国运河时代商业文明的代表,在众多古诗词中可以找到佐证。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杜甫的《解闷十二首》:“商胡离别下扬州,忆上西陵故驿楼”,都说明了扬州的繁华。作为运河商业城市,古代扬州留下了众多的商业遗存,具代表性的就有运河会馆。

会馆是外来人口的民间组织。扬州会馆的形成原因是运河发达文化带来的商业繁荣,商贸兴盛,商家云集,商事众多,大运河会馆应运而生。

二、扬州会馆的特点

扬州,会馆林立、商贾云集,建了不少商会和会馆。如岭南会馆、安徽会馆、旌德会馆、徽州会馆、江西会馆、湖北会馆、湖南会馆、陕西会馆、浙绍会馆、四岸公所、钱业会馆、盐务会馆、场盐会馆等。如今扬州古城内星罗棋布的一座座铅华洗尽的百年老屋,见证着当年的商旅如织,帆樯如林,车马如龙。

扬州会馆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依水而建。扬州水运发达,商业繁荣,做生意主要靠水运,因此,扬州各个会馆主要建在靠近码头的水边,与水运密切相关。扬州明清古运河边的南河下有个会馆群,现存10处会馆遗存,分别是岭南会馆、湖北会馆、湖南会馆、浙绍会馆、四岸公所、旌德会馆、江西会馆、徽州会馆、钱业会馆。

二是以地域而建。扬州会馆的地域性特征十分强烈。如岭南会馆、湖南会馆、湖北会馆等。仅安徽一省就有几个会馆,如安徽会馆、徽州会馆、旌德会馆、新安会馆等。

三是以行业而建。有一些会馆,是某个行业的商人出资公建。如场盐会馆。扬州盐商分场商、运商、食商三类,分别从事产盐、运盐、销盐业务,场盐会馆就是场商汇聚的场所。在扬州东关街上还有一个盐务会馆,广陵路上还有一个钱业会馆,成为清末民初扬州钱庄行业发展的历史见证。

三、扬州会馆的保护

将大运河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也包括会馆文化。扬州运河文化和会馆保护要把握三个原则。

一是坚持整体性保护原则,保护会馆遗产必须将构成会馆遗产的各类历史文化和生态环境要素进行整体保护,既要保护会馆这一物质形态的建筑,也要保护精神形态的会馆文化。

二是做到保护与利用相统筹。作为遗产,扬州会馆需要及时而适度地利用起来。

三是保护要坚持惠及民生。会馆遗产保护工程,是文物保护工程,是民生工程、生态工程。会馆保护利用,应尊重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充分听取和吸纳遗产地当地社区和公众的意见和建议,满足其正当利益诉求。在会馆遗产保护整治中,要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居民生活质量,让老城区成为适宜人居的美好家园。在保护会馆等运河文化遗产时,必须保证居民的生活,让居民活得更有尊严。

四、扬州会馆的合理利用

扬州运河商业文化是一种活态的文化遗产,具有生生不息的文化精神。我们在继承前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同时,有责任进一步研究运河商业文化,挖掘其深厚内涵,发展文化产业,为后人留下经过创新的“文化遗产”。作为运河遗产的组成部分,会馆遗产的利用应该妥善处理好保护与利用的关系,做到合理利用,以利用反哺保护,使会馆文化真正成为城市的新形象、新亮点。扬州会馆要根据不同特点和遗存情况,探索展示利用的具体形式、手段和做法,争取把遗产充分、合理地利用起来,用好、用活,使会馆真正成为城市的新形象、新亮点。

会馆遗存的利用主要有三种尺度,一是延续原有功能;二是贴近原始功能;三是更新改造成其他功能。

第一种利用模式。会馆原有功能是商人聚会议事之处,现代商业也十分发达,能不能在利用上做出探索。

第二种模式,贴近原始功能,利用为文化展示场所。这种利用模式可以让空间形态保护与历史文脉传承相结合。众多会馆不但记录着开放的历史,展示着多元的文化,也是对后人进行人文关怀的教材。北京天津等地,将会馆建筑改造成戏剧博物馆;宁波庆安会馆,建成民俗博物馆和航海文化的展示场所。还可以在原有功能基础上,增添新的功能。

第三种模式是更新改造后利用为新的功能。应注意的是,这种利用不能过分商业化,特别是不能对文物造成破坏。可以整体规划设计会馆旅游,将扬州会馆游打造成一个特色旅游品牌。会馆游可以通过在会馆设立解读牌,图文并茂、形象生动展示会馆历史演变及其真实性、完整性,突出普遍价值,让市民和游客了解并尊重悠久的会馆文化,使古老的会馆文化继续为城市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积极的贡献。也可以在会馆中展示扬州盐商生活,通过互动的形式,让民众了解会馆文化。

会馆遗产展示利用要以保护为前提。任何一项利用都不能破坏遗产、损害遗产。会馆遗产展示利用要建立在对运河商业文化、会馆历史、整体价值的深入研究、准确把握的基础之上,突出遗产整体价值和功能特点,增进公众对会馆内涵的正确认识和深入理解。尽最大可能将会馆资源向公众开放、展示,传递历史文化知识,丰富精神文化生活。

罗哲文先生提出将中国大运河的研究工作提升到“运河学”高度来认识,建立一门全新的“运河学”学科。目前,敦煌学、长城学都呈现出新气象。运河本身是鲜活的,涉及文物、历史、景观、艺术、文学、建筑、规划、考古、经济等众多领域,“运河学”的进一步发展也是对大运河文化遗产做出进一步的挖掘和提炼。可以从研究会馆入手,加强对扬州运河商业文化的研究,对会馆价值与精神内涵作深度梳理与挖掘。切实保护和传承好会馆文化,不仅具有丰硕的历史文化价值,而且具有巨大的经济社会价值。 

姜师立 作者单位: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