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雪埠散记】惠特比的海

2018年11月 02日 17:48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雪埠散记】惠特比的海

■金亦炜(扬州人)

如果与其他英国城市比较,惠特比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海滨小镇。

唯一的大型古建筑坐落于山顶修道院,并且残破得只剩下一具“骨架”,而残垣断壁正能很好地映衬当地的哥特文化——阴暗、神秘、古老。谈及惠特比,有两样东西比较出名,一是吸血鬼德古拉的家乡,一是航海家库克船长的故乡。

镇上最著名的菜肴是炸鱼薯条,点了一条黑线鳕。满满一盘端上来,整鱼裹面,炸至色泽金黄,配上冒着热气的薯条,佐以柠檬汁和酱料,着实勾起了人的食欲,尤其在寒潮来临的初冬。

今天,炸鱼薯条被奉为英国国菜,事实上,英国人吃鱼的历史,至今不过四百多年。当时的英国政府颁布了一条法令——设立“全民食鱼日”,即一个公民每周都必须要有一天吃鱼。

看似荒谬琐碎的法令,背后自有其深意,那就是让普通英国人的日常生活,与海洋发生更多的联系。吃鱼的人多了,捕鱼的人自然也会增多,渔业便得到发展。更重要的是,在那个海洋霸权初兴的时代,渔业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基本航运能力;通过渔业锻炼出的一代又一代经验丰富的高素质水手,为英国的航海和海军打下了基础。而“全民食鱼令”颁布的伊丽莎白一世时期,也正是英国从一个偏僻岛国正式走向欧洲强国的蜕变期。

库克船长正是当时一批优秀水手的代表,他的旧居就在惠特比。

从山顶修道院循阶而下,穿过两段蜿蜒曲折的小巷,便可到达库克船长故居。庭院不大,正中的旗杆上挂着新西兰国旗——他是第一个登上这片“未知南方大陆”的欧洲人。旗杆背后,一条狭长的河流通向海滨,两旁的山坡上散落着各式民居。关于库克,我最直观的印象是小时候读过的一篇科普文章,讲他如何发现柑橘里的维生素C能治疗船员坏血病的。当然,他更大的功绩在测绘学上。16世纪70年代,他为纽芬兰岛绘制了精细的地图。这个纽芬兰岛,位于今天的加拿大附近,虽距英国本土数千公里,却长期作为英国最主要的渔场,战略意义重大。后来,他又分别在两次航行中“发现”了夏威夷、新西兰等地,并将其周边的岛屿、地形情况精细地描绘出来。

一面是航海家,一面也是殖民者,有了库克的先行铺路,大英帝国便顺理成章地登陆澳洲南部和太平洋中部,将触手伸向更广袤的土地与更丰厚的资源。扩张的过程中,少不了血腥的厮杀,也少不了残酷的暴政。库克的团队在新西兰时曾与毛利人发生过摩擦,并出现了流血事件,库克本人也死于同夏威夷土著的武装冲突中。

抛去各类头衔,库克更是大航海时代不列颠帝国的一个小小缩影。全民食鱼令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推动英国从内陆民族变为海洋民族。但对比其他海洋大国,英国仍显得力不从心,葡萄牙垄断了香料贸易和全球航运,西班牙从殖民地抢得大量金银,而英国此时只拥有一个小小的海外渔场。这迫使英国不得不做更大范围和更深层面的扩张。一边是地理探索,千帆共竞,向着更遥远和未知的海域进发,探索地球的另一端;一边是制度探索,寻求经济体系和生产力方面的改革,用严格而严密的制度,确保一种超一流的国家信用(英镑曾经保持过370年的稳定汇率),同时建立起完善的专利制度,保护技术创新,进而在全球市场中站稳脚跟。

沿着小镇的河流向东,便是大西洋。从这里出发,向着地平线航行,能到达纽芬兰,能到达夏威夷,能到达一望无垠的澳洲大陆......英国的十月,天空阴沉,海鸥翱翔。冰冷的海风夹着细沙和海腥味,呼啸着吹过整个小镇,让人难以畅快呼吸。一波又一波的巨浪用雄浑之力,拍打着岸边的礁石,顷刻化为万点浪花。库克船长当年的航行,必定少不了与海洋力量的搏斗,但他留下了一句话:“我不仅要比前人走得远,还要尽人所能走得更远。”

——2018年10月28日夜写于英国谢菲尔德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