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秦少游(一):艰难“高考”路

2018年11月 22日 11:1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沙永祥

可以这样说,在每个懂词的中国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秦少游。他在诗、词、古文、兵法、书法、哲学等方面无所不能,更是婉约词派不可企及的一座高峰。   

1

可能谁也想不到,像秦少游这样鼎鼎大名的人,考个进士还要走后门,而且这后门走得千古留名。帮他走关系的是天下文坛盟主苏东坡,而所找的人则是北宋政坛风云人物王安石。

秦少游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秦元化是北宋太学(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大学”)的学生,师从著名教育泰斗胡瑗先生。叔叔秦定是个进士,而姑父李常宁更牛,是元祐三年(1088)的状元。少游天资聪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七岁上小学,上千字的文章眼光一扫就记住八九,他是标标准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聪明归聪明,可少游绝没让老师省心。用他自己的话说:“予少时读书,一见辄能诵,暗疏之亦不甚失。然负此自放,喜从滑稽饮者游,旬朔之间,把卷无几日!”他骄傲自满,一个月难得认真读上几天书, 不肯学、不想学,还经常和一起不学无术的人混在一起,放到现在可就是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哟!

幸亏少游醒悟得早,特别是拜师同乡孙觉门下之后,他像是换了个人。孙觉什么人啊,北宋贤臣,东坡的密友、黄庭坚的岳父,与王安石一样,都是二十二岁高中进士,最后当到大宋的纪委书记。在孙觉的悉心教导下,少游学业精进,声名远扬,很快成为扬州太守吕公著的座上宾,朋友圈也逐渐换成了李常、黄庭坚、参寥子、苏轼、苏辙等大名鼎鼎的人物。尤其是元丰三年(1080)四月在徐州正式拜东坡为师,名气更大了。

迷途知返,成就了少游绚烂的人生。

2

名气可不能当饭吃,彼时少游的身份只是书生,要靠种地养活自己。元丰元年(1078),三十岁的少游决心参加朝廷会试,用知识改变命运。首次“高考”,少游信心爆棚,在亲人和家乡父老的欢送声中,踌躇满志地上路了。

快要“高考”了,少游是不是像现在的孩子一样,埋头“题海战术”?完全不是那回事。少游把握不住自己,被京城的灯红酒绿、富贵遍地迷了双眼。大考在即,他却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高考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整天和一个叫钱节的人鬼混喝酒,浪掷光阴。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少游自己说的。“与钱节遇于京师,相得甚欢,浩歌剧饮,白眼视礼法士”,(见《淮海集卷》三十九《送钱秀才序》)。

钱节是谁,南越国皇帝钱俶的嫡系子孙,风流倜傥,放荡不羁,远离书本,毫无追求。但这位钱公子命好啊,出身皇室,根本不愁什么前途,愁的是没有人陪他玩。本来自控力弱的少游遇上钱公子,就非常轻易地被他拉下了水。这二人一见面就称兄道弟,打打闹闹,全不顾忌任何礼节。钱节经常来到少游的住处,一玩就是一整天;更多的是将少游拖到酒楼,狂歌痛饮,服务员上酒时稍慢就一顿臭骂,全不顾周边士人脸色和一个读书人应有的礼数。醉酒后各自东倒西歪地纵马而去,幸亏大宋朝没有“醉驾”一说,不然他不知去多少回了。一天就花费十余万钱,而且第二天还是如此!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结果秋天会试的时候,他毫无悬念地名落孙山了。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回家后少游无脸见家乡父老,一向风流潇洒的他,在自己的家门前刻了“掩关”二字,闭门谢客了!后来他在自己的回忆中写道,我以学术渊博闻名于世,可惜科举却落榜,乡里人都耻笑我,不愿再与我游乐,而我也不愿意见他们。所以闭关读书,而让他停下来读书的只有参寥子和东海徐子思兄弟数人而已。

伤心的少游,作了首《春日亲兴》“抱影守单栖,含睇理哀弹”,以抒发自己的失意之情。

清醒过来的少游,对失利的原因也进行了总结,找到了自己的弱项。谋求中举的他重点放在研习时文,即相当于对时事政策的评论性文章。

元丰五年的春天,三十四岁的秦观再次赴京“高考”,但又一次落榜了!

落榜的具体原因我们无从知晓,徐培均所编《秦少游年谱长编》里总结了四个字:“生活浪荡”!而他的恩师孙觉看了当年少游所作的《辇下春晴》诗后,一声长叹“这小子又发贱相了!”

即使是天才,也只有勤奋才能体现其价值。

3

连续两次落榜对少游打击很大,往日的壮志凌云变成意志消沉,甚至有点自暴自弃了。大家都特别担心他,尤其是当时远贬黄州的东坡。东坡多次写信安慰少游,建议他多著书,少谈时政;赞扬他此前所论“练兵”“治盗”的篇目很好,具备实用价值;鼓励他“何似秦郎妙天下,明年献颂请东巡”,争取早日考中进士。

冷静下来的少游自己也在思考,在《精骑集》序中他反省了自身的缺陷,即“少儿不勤”,学习一点也不勤奋刻苦,以为凭自己超强的记忆力就能包打天下。他低调下来,发愤读书,发现记忆力大不如前,就像中学生一样,用笔把文章里的精辟内容一一摘录下来,分成各卷,加强理解和记忆。

身在官场的东坡深知,光有水平还不够。少游要进入官场,还得有朝廷权贵们赏识和推荐。但当时自己是戴罪之身,远贬黄州,有点干着急。元丰七年四月,神宗下诏解除流放,改任东坡为汝州团练副使。重获自由后东坡首要任务就是帮助秦少游早日进入官场,但找谁推荐更合适呢?

思来想去,还是王安石。虽然当时的王安石已经下台,但仍深受神宗皇帝信任,当时把握朝政的也多是王安石的门生故吏。可东坡与王安石一是保守党,一是新党,向来水火不容,但为了爱徒,东坡作出了今生最痛苦的决定之一,放下北宋文坛领袖的架子和政见上的不和,向他的政敌低头。

当年七月,东坡赶到江宁(今南京),拜见王安石,开门见山请王安石关心秦少游。

分手后,东坡仍然不放心。当年八月,他将家人暂时安顿在仪征,自己在仪征与镇江间徘徊长达三个月之久,说是准备在江南买套田宅定居,实际上一直在等王安石的消息。

期间,他多次给王安石写信,不遗余力地表扬秦观:“行义修饬,才敏过人,有志于忠义”,“博综史传,通晓佛书,讲习医药,明练法律”,恳请王安石宣传推荐秦观:“才难之叹,古今共之,如观等辈,实不易得。顾公少借齿牙,使增重于世,其他无所望也”!王安石虽然下台了,但在朝廷的影响依然很大,只要他多夸赞几句,就会极大地提高秦少游的知名度。

王安石也是爱才之人,看到东坡的来信十分感动。两大政敌为少游结成了统一战线:“知尚盘桓江北,俯仰踰月,岂胜感怅”,得知你逗留在江北数月,一直在等候我的消息,感到十分激动;“公奇秦君,口之而不置,我得其诗,手之而不释”,我和你一样也很赏识秦少游,你一直在嘴上不停地夸他,而我则是看到他的诗词,久久不愿放手!

王安石没有说假话,人们见到王安石常用的纨扇上,有“日落参横画角哀,暗香销尽令人老”两句诗,就出自秦少游的《和黄法曹忆建溪梅花诗》。 

直至等到肯定的回信后,东坡才于十一月离开仪征北上,与少游相欢于文游台。

应该说,东坡这次“走后门”非常成功,因为元丰八年少游第三次会试的主考官正是东坡的死对头李定,那个在 “乌台诗案”中几次欲将东坡置于死地的人,但王安石对他有知遇之恩。因为有了王安石,这位主考官没有为难他,少游终于金榜题名。

当然,以少游的实力,远可不必为个进士而担心。与其说是走后门,倒不如说是少游的落榜让天下的文豪们感到惋惜,为其鸣不平,体现了大宋王朝那种爱才、惜才的良好风气。

才气虽然重要,但优秀的朋友圈也有必要。

正因为有秦少游,扬州人多了股文气。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