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秋之语】古巷深处的老墙,怎样读懂它?

2018年12月 03日 10:49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谢秋根


古巷深处,随处可见年逾百岁的老墙。


初冬时节,气温忽高忽低,在凌冽的寒风肆虐前,古城的老老少少仍在悠闲地享受着慢时光赐予的那份安适自在。一阵夹带着深秋余温的西风扫落了一地的枯叶,有几片红黄相间的叶子打着旋飘在老墙上暂歇,这些韶华已逝但仍轻盈灵动的叶片静静地伏在大山一样的老墙上等待下一股风送它们归入尘土。于老墙而言,这些叶子和其他生灵一样都是过客,老墙见惯了它们或长或短、生长荣枯的一生,读懂了它们的喜怒悲欢,然而,又有谁能读懂老墙呢?


站在老墙边,仰观苍穹,见亭亭如盖的银杏树上一片片金黄的扇状叶子将那水晶一般的天空装扮成一个炫丽瑰异的童话世界。用右手食指在老墙上随意划拉,经久风化的青砖外沿表层的碎末化作一道青烟,在阴柔的风里袅袅散去。


老墙有山的厚重大气,却无巨石的清冷单调,多少个日日夜夜,老墙吮吸了人间太多太多的烟火气,让人油然而生亲近之感。它就那么不声不响地观赏世间百态在眼前演绎,自将那一幕幕悲欢离合的故事深隐于片片青砖垒就的夹层,细细品味其因果缘由。它一直都明白:无论遭遇什么,不需逃避,无需躲闪,更不必悲悲戚戚逢人即诉。因为它知道,所有的一切终将过去,雪雨风霜皆是过客,朝晖夕阳也难强留,该来的踩着点走上戏台,自不会有一时半会的延误,要走的转身即去,任由其消逝于灿烂的星河。在老墙看来,事无需分对错,理亦莫须辨是非,世间事自有渊源,哪有偶然一说?老墙在咀嚼人间诸味后仍然不悲不喜、不惊不怒、不怨不叹,象一个阅尽世间沧桑的老人,早已看淡了一切、理解了一切、接受了一切,但却永不顺从,兀自矗立于街边道旁,深邃的目光洞穿浮华表象,幽幽地抒发着岁月积淀的悲悯情怀,却没人能感知这一切。


烈日的暴晒未曾使老墙干裂褪色,狂风暴雨的侵袭未能让它歪斜变形。春天里,各种色调的花瓣随风攀附于老墙上,一任芬芳馥郁的香味钻进砖缝里,蜜蜂们辛勤地在老墙上打出一个个洞穴,仿佛使老墙也能自在地呼吸。炎炎夏日,雨水一次次冲刷老墙上的浮灰,鸟雀跳跃着啄食墙上的游虫,雨过天晴,知了和织布娘娘躲在树影里翻来覆去地为老墙吟唱高温下的颂歌。南凉风一起,天高云淡,秋日到处弥漫着收获的味道,细碎的桂花瓣洒落在墙缝里,老墙静静地看着这青绿色的天地慢慢变成枯黄的世界。北风吹,雪花飘,老墙上倒悬的冰柱反射出阴冷而惨淡的寒光,老墙以厚实的躯体帮助人们把寒冷阻挡在了室外。墙内外是两重世界,墙外阴风冷雨,曾有剑客疾走、市井打斗、孩童嬉逐、贩夫歇足、浣女捣砧......墙内古树参天,画栋雕梁、亭台楼阁,曾有公子邀客饮茶,临风抚琴,品酒对诗。亦曾有粉面蛾眉,云鬓素衣,飘飘欲仙,于清冷的月光下手执长笛,轻移莲步,唯闻那天籁之曲醉了四乡。“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一墙之隔,真个是剧情迥异。


这些老墙,有的上面有花窗,有的是乱砖砌就,现在大都经过复古式的修缮和改造,还有的老墙上曾有过砖雕,后遭遇大火有部分剥落,特殊的年代,破四旧的声浪响彻云霄,红卫兵小将们欲将砖雕尽数砸烂,有识之士连夜用纸筋灰涂抹将砖雕隐去,又在纸筋灰表层刷上雪白的石灰水,并用红漆写上标语,这才使老墙避免了厄运。如今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走近条条古街、道道古巷,看看那无处不在的老墙,真切感知古城无需言说的厚重,老墙、古树、磨得光滑透亮的青石板、刻有数十道吊绳印痕的井坛,会让所有游客产生瞬间的时光错觉,倘若随风飘来隐隐约约、悠扬而浑厚的古琴声,置身其间,必将荡涤胸中尘埃,久已疲惫的灵魂也会变得通透明丽起来......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