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雪埠散记】一幢楼与一座城

2018年12月 11日 15:10 | 来源: 扬州号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金亦炜


福斯楼满足了我对英国大学的所有想象。


去年三月收到来自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信封里还附了一本小册子。手册第一页,印着一座通体红砖的教学楼,明亮对称的英式格窗镶嵌其上,古朴典雅中,透着生机;阳光洒在楼前的草坪上,各种肤色的师生进出于厚重的石质拱门中。这顿时勾起了我对这所陌生学府的向往。


这座建筑名叫“Firth court”,翻译成中文就是“福斯楼”。作为谢菲尔德大学最早的一幢教学楼,它竣工于1905年,其经典的建筑形象也成为谢大的象征。福斯楼通体用红砖建成,属于典型的“哥特式”风格,外观修长而简练,线条笔直而挺拔,远观甚至像一座中世纪教堂。站在拱门前,昂首仰望,大坡度的三角形山墙尤为令人震撼。中线之处,高耸出一座角楼,圆身尖顶,直冲云霄,更显出向上升腾的动势。历经岁月的冲洗,角楼虽已露出了斑驳的灰白,却多了一分别样的沧桑感。


福斯楼最有特色的部分是它的“城堡状”设计。从远处看,福斯楼就像是一座建在半山腰的城堡,整座建筑分为四面,呈环绕包围状,中间是一片天井,就像一座被精心守卫的城池;建筑的东南西北四个角,立着四座六角形塔楼,仿佛那“驻守的士兵”可随时登塔瞭望。福斯楼虽是教学之用,但外墙的每一处檐边,都做了“女墙”设计,垛口错落,凹凸分明,加之拱门上点缀的几处“兽首”,使之具有了“军事堡垒”的英气——传统堡垒守护的是城郭,而这座“堡垒”守护的是知识;传统堡垒见证贵族与骑士的荣耀,这座“堡垒”则见证了学术与科技的功勋。


一座城市的地标,不仅要具备独具一格的艺术性,更应记录着这个城市的苦难辉煌,承载着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的共同记忆。从这一点讲,福斯楼与家乡扬州的文昌阁有着相似之处——都代表了一方文脉。文昌阁是明代扬州府学(当时的官办学校)的主要建筑,福斯楼则是谢菲尔德地区第一座大学建筑。


20世纪初叶的谢菲尔德只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钢铁产业日益繁盛,唯独缺少一所大学。此时,当地的钢铁企业家福斯当选市长,对高等教育十分重视的他,捐献出自己的大部分资产,在谢菲尔德西岸地区建起一所大学,并开设艺术和科学两门专业。幸运的是,时任英国国王的爱德华二世参加了教学楼的剪彩仪式,并亲自颁发皇家宪章,许可其成为“红砖大学”的一员。


这座主教学楼,就是后来的“福斯楼”。记得夏天来的时候,石质拱门上爬满绿油油的藤蔓,如今早已枯萎变红,与暗红色的砖块融为一体。草坪上多了几棵新植的枞树,以迎接圣诞,挂上彩灯,夜间有如繁星。


今天,沿铺着墨绿色花纹地毯的台阶登上福斯楼二层,便可以看到福斯先生的塑像。他目光凝重,似在沉思,旁边的介绍中写着“也许他最后的、最伟大的贡献,就是为这座城市建立了福斯楼”。


福斯楼的建立,背后还有一群无名英雄,那就是谢菲尔德地区的工人、市民。在福斯楼一层的尖拱形门厅内,昏黄的灯光下,静静伫立着一块展板,上面记载着1904年的”募捐运动”。由于大学办学的成本较高,且不可能一朝一夕完成,需要长期的资金支持,当地便发起了募捐活动。据记载,当时共募集到五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一千五百万英镑。


门厅内,还留存着当年的宣传册;玻璃吊灯的深黄色灯光下,有一幅很长的名单,记录1904年以来捐助过谢菲尔德大学的人。宣传册上写着,“它为公众而开设,它为工人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它将研究如何更好地推进经济,更好地医治疾病”。事实也的确如此,不锈钢这一划时代的工业材料正诞生于此,谢菲尔德也一度成为英国钢铁制造业的中心。展板在结尾表达了对这些基层募捐者的感谢,“他们坚信高等教育能创造幸福,这种来自公民的信念支撑我们走到今天”。


如今,福斯楼已经作为分子生物学、生物医学和化学专业的实验楼。194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弗洛里博士,曾经在谢菲尔德大学担任病理学系主任。他发现的青霉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拯救了无数生命。冬季的英国阴雨连绵,站在福斯楼的天井里,天地之间一片蓝灰色调,实验室明亮的灯光仿佛深夜的萤火,照进心里,使人感到足够的温暖和踏实。


作者简介


金亦炜,扬州人,现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国际新闻专业就读。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