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雪埠散记】苏格兰风笛吹来的旷野声音

2018年12月 24日 15:25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金亦炜


临近冬至,行走在爱丁堡的街头,湿漉漉的街道,粗朴的石质房屋,使人恍惚间置身遥远的中世纪。街道的尽头处,传来一阵笛声。只见一位健硕的中年男子,身着苏格兰传统的红色花格纹裙,手捧风笛,两腮鼓起,吹奏出缕缕苍凉。


在他面前,我驻足了好久,仔细端详着他手中的乐器。


传统的风笛是苏格兰牧羊人用整张羊皮制成。他们把羊皮缝成皮袋,用植物的空心茎杆做成旋律管,分别插在羊皮袋上的开口处,然后将开口拉紧。演奏时,演奏者将羊皮夹在左臂下,用臂力压住口袋,在一个开口管上向里面吹气,右手手指在旋律管上依照节律按动,使气流由管孔排出,悦耳的音乐声便由此发出。


如果说钢琴是受过严格教养的贵族,小提琴是浪漫风雅的绅士,苏格兰风笛则是一个彻彻底底来自荒原的莽夫。


风笛的音色极好辨认。那种高亢、清亮、由羊皮口袋摩擦产生的原始声音,好似高地上空骤然划过的鹰鸣,又如大西洋的海风,经由不列颠岛丘陵的磨合,变得愈加粗粝。在这种音色中,你听不到任何古典音乐追求的“精准”——那是人类音乐发展到顶峰的产物,放弃原纯,追求极致,一根弦、一个音,都要接近标准值。但是苏格兰风笛没有,由于乐器本身的构造,加上演奏所需的气息巨大,经常会出现细微的走音,甚至听起来有些许“嘈杂”。可是,瑕不掩瑜,可控的偏差反而成了它最大的特色,“嘈杂”成了一种值得欣赏的东西,因为它保留了古典乐系所不具备的淳朴生命力。风笛的鸣奏中,没有公式化的编曲规律、没有复杂的对位、和弦,留下的都是高地民族对于“美”、对于“情感”最直观和最本真的理解。


我从小学习二胡,面对风笛,竟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这种来自遥远异国又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乐器,丝毫没有让我感觉到陌生。它们的出身环境十分相似,一个来自蒙古高原,一个来自高地苔原。大地、星辰、羊群是他们最熟悉的伴侣,旷野的游牧生活使二者与生俱来地带有一股悲凉的气质。


细心的人会发现,苏格兰风笛演奏的乐曲,其旋律和调性都有点接近中国古乐。当然,这只是巧合。譬如那首耳熟能详的《苏格兰勇士》,它的音程就在1、3、5、1之间徘徊,这与中国传统的宫调何其相似!文化意义上的巧合,更具有撼动人心的力量。存在于世界两端的两个民族,虽然风俗习惯迥异,在各自的土地上演着不同的历史叙事,然而,他们对音乐,对美的观点是一致的,都认为只有这样的调式,才能表达来自内心与灵魂的声音。


罗曼·罗兰在《音乐在通史里的地位》中这样说道:“一个民族的政治生活只是它存在的浅层部分,而音乐展示给我们的是表面死亡之下的生命延续。”


同样,苏格兰风笛中也隐含着他们的民族性格。苏格兰人素有尚武传统,他们就像风笛一样,粗犷、勇猛、豪迈,拥有不屈的意志。历史上,罗马人、英格兰的大军屡次进攻这片土地,都被顽强的苏格兰人所击退,直到1603年,英、苏才形成“共主联邦”。在两次世界大战当中,苏格兰的征兵率远超过英国其他地区。对于英军而言,战场上风笛的回响是战斗的号角,是胜利的曙光。时至今日,女王仪仗队中乐手的乐器,也主要由风笛组成。


风笛,成了这个国家的符号。而苏格兰大地,天然是属于风笛的。


作者简介


金亦炜,扬州人,现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国际新闻专业就读。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