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王小见知耻近乎勇 贾宝玉撩妹有一套

2019年01月 01日 17:3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我王小见又回来啦!


时光走得太快,以至于我要找到上一次的专栏,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依稀记得,上次说的《红楼梦》,已经说到了第二十七回,说得欲断还休的,说得藕断丝连的,说得莫名其妙,就没有说下去。


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原因,比如我的哥哥,扬州作家茆卫东,他就经常“取笑”我,说一到年底,王小见就开始说《红楼梦》了,他一说《红楼梦》,就表示他要开始订报纸了。


所以,一定要表现出风骨的小见,这次将重新开栏的时间,定在了1月1日,等到新一年的报纸都已经开始投递了,以证订报之心,实在苍天可鉴,那是没有的事。


遥想当年,扬州发布,网红矩阵,惊艳亮相。明月满江湖,七剑下江南,那是何等的一种气势磅礴,那是何等的一种气贯长虹!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最近听扬州评话大师马伟的表演,他总喜欢表演一段口技,哇拉吧唧的,然后再一一解释,在这些声音发声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上面一段,也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也就是说,小见突然发现,开始率先出阵的七大网红,这个“嗖”啊,就是我们宝剑出鞘的声音,到了现在,只有袁总还在“嗖”了。当然,网红频道真正进入了百花齐放的境界,估计那几位网红前辈,看到如此盛景,必定是内心淡然一笑,双手作揖,互道珍重,相忘于江湖,从此风轻云淡,天高地远,江湖上只有他们的传说。


这样也蛮好的,毕竟急流勇退,那是一种何等的豁达,就如同现在的鸡汤文:我们不要走得太快,我们要停一停,看一看路边的风景,听一听山间的清流。


如今,第一个杀回马枪的人,好像只有小见一人而已……


坦白讲,这种行为已经接近无耻了。


但是,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知耻近乎勇”,就是说,小见已经清楚自己的无耻,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勇气了。


小见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这五个字。那时候上学时,考试考不好,回到家,奶奶就让我写检查,我就奋笔疾书,义愤填膺,慷慨激扬,最终奶奶总是会以一句“知耻近乎勇”来总结一下。


那么,什么都别说了,大过年的,小见在这里祝各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以前的事,咱们翻篇。


还是来说一说这个《红楼梦》吧,那么之前小见说了什么,怎么就有这种勇气,能够说上二十七回的,又让人感受到“无知者无畏”在小见身上的生动体现。


那么,就从第二十八回开始吧。在这次重开专栏之前,伟大的朱总曾向我提议,说小见你不如就写个读书的专栏。我当时心里一惊,心想报社里有大慕呢,我当真心里一点那个数都没有嘛,说读书,怎么也轮不到我呀。


但是,正如从扬州高邮走出去的一代文学巨匠王干所说的那样,《红楼梦》是一本奇书啊,可以串联出很多书来的,不仅是那些古典,可谓是古今中外,都有验证。


就比如说,《红楼梦》第二十八回中写道:“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于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以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己。”


诸位都是读过书的,肚子里的墨水,随便晒一点出来,就能淹死小见的,这里的意思就不需要解释了。当时,小见读到此处,就觉得心酸。过了多年,读到王安忆的《天香》,“希昭想起天香园里的绣阁,早已成残壁断垣,荒草丛生”,以及最后八个字“字字如莲,莲开遍地”时,小见想起这天香园里的诸位女子:闵女儿、小绸、蕙兰……复又想起大观园中的晴雯、妙玉、宝钗等人,真正是泪流满面,痛惜不止,这些个真正如花似玉的女子,本就该是莲开遍地的,偏偏落了个四处凋零的下场。这《红楼梦》一脉的文字,其实在《天香》之中,早就隐隐而发了吧。


说回第二十八回,贾宝玉撩妹是有一套的,他的办法,就是以退为进。他看到林黛玉,不理自己,就说“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已后撂开手”。林黛玉听了,终归不能掉头就走,否则太甩,是不是?但是这一停下来,就给了贾宝玉机会,几乎是倾述家史一般,从林妹妹入府开始,说了很多动情的话。


我们不妨再去想一想,这样的撩妹手段,就是装可怜,还有一位情圣也是运用得极好的,谁呢?徐志摩,他写诗给陆小曼说:因为爱你,我变成了疯子。基本上,很多文学女青年听到这句话,就可以投降了,基本上就成功了。但是,不幸的是,徐志摩遇到的是陆小曼,陆小曼回复他说:因为爱你,我找回了自己。


隆……


几乎认为从语言到立意,徐志摩都是完败呀。


所以说,这种以退为进,假装可怜的方式,并不是到处都合适的。纵观世界各国的撩妹技巧,真正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法国人是锲而不舍,在《红与黑》里,于连找到德莱纳夫人,说我夜里两点去您的房间,有事跟你说。你半夜两点去说事,说出去抓吸血鬼吗?尽管夫人拒绝了他,但是于连还是去了,结果夫人“愤怒地把他推开,然后又投入了他的怀抱”。


法国人的这种浪漫,甚至都在影响俄罗斯文学,以至于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始,就说杜丽发现丈夫和家里的法国教师关系暧昧……事实上,俄罗斯人对待爱情,并没有战斗民族那样的彪悍,书中的列文,想向基蒂求婚,结果迟迟都开不了口。


那么,和法国隔着一道海峡的英国,对于文学,对于爱情的态度,显得格外认真。最明显的,不就是《简爱》里的那一段:“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 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颗完整的心!”每次读到这里,总会想到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所以说,英国文学中的爱情主张,如《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等,时常能够读到这些正儿八经的片段,当然,《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除外……


能不能说一说日本,这个国度的文学,唉,怎么说,口味……在芥川龙之介的小说中,居然有:“那个穿藏青色褂子的男人,将我凌辱之后,眺望着被绑在一旁树根上的丈夫,满脸的讥讽和嘲笑。”啊,怎么会有如此重口味的想象了,100篇小清新的《伊豆的舞女》都无法抹去小见心中对日本文学的阴影呀。


不能再鬼扯下去了,必须回到《红楼梦》,这其实也是很转折的一回,经过贾宝玉这一段掏心掏肺的表露,林黛玉也是深受感动。接下来还有这么一段,贾宝玉跑到王熙凤那里,王熙凤让他写一些字,比如“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贾宝玉问这算什么,王熙凤说你只管写,我明白就行。话说到这份上,其实很明白的,这些大红缎子,不都是用来办喜事的,为何让贾宝玉来写?加上之前王熙凤打趣林黛玉,说林妹妹喝了家里的茶,就要做自家媳妇的话语。说不定,这个大当家的,正在筹划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婚事呢。


这一边两情相悦,这一边家长操持,似乎好事将近,却又生事端,元妃从宫中发出赏赐,偏偏贾宝玉和薛宝钗得到的赏赐是一样的,林黛玉的却少些,这就明摆着,由元妃为首的一些人,是希望贾宝玉和薛宝钗在一起的,这接下来,又是一出出的情感大戏了。


所以说,这第二十八回,暗暗生着如此一个大转折。今天是1月1日,也是全新的《扬州晚报》和大家见面的日子,对于媒体来说,这同样是一个转折的大日子。总想提醒一下大家,新出的萌宠版是小见编的……又觉得有些植入广告之嫌……但是,现在是融媒体的时代,发布晚报,早已相融相亲。


好了,别的不多说了,还是给大家拜个年吧。值此新年,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