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小见盼望雪落别处 宝玉串起如花似玉

2019年01月 15日 09:0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上周,扬州下了一场不太正经的雪。说好的大到暴雪,结果还没落地,就已经快化光了。所以说,如今朋友圈里下的雪是最大的。


其实,小见一直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下雪?下雪又不是下钱,有这么值得高兴的吗?你们又写不出“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绝句,或是“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诗意,你们无非就是想打个雪仗啥的。


小见不喜欢下雪,交通不便,上班不易,希望这雪都能落到别处去。讲个故事吧,唐代的庞蕴居士是药山惟俨大师的弟子。一次他到药山那里求法后,药山命门下十多个禅客相送。庞蕴居士和众人边说边笑,走到门口,只见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众人都很欢喜。庞蕴居士指着空中的雪片,不由得发出感慨:“好雪片片,不落别处。”


这是禅宗的故事,庞居士的意思是,好雪片片,在眼前飘落,你就尽情领纳天地间的这一片潇洒风光。好雪片片,不落别处,他的意思不是说这个地方下了雪,其他地方没有下,而是不以“处”来看雪,“处”是空间,也不以时来看雪,就是当下即悟。它所隐含的意思是,生活处处都有意义,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世界的意义在我们的“看”中、“审”中隐遁了。


看懂了没有?不要不懂装懂,小见就不懂,确实没看懂,这是小见从别处抄来的一段故事。


人在世间,哪有什么都懂的,比如小见,对于数学这门学科,就是敬而远之的。尤其记得,上初二时,小见有次期末考试,数学考了17分,当时就觉得,数学真是一门反人类的学科。


这不能怪小见,大家回想一下,初一学的代数,当时还能凑合,但是初二开始学几何,这个就有些让小见感到为难了,最可怕的是,还有立体几何。本来那些长的,圆的,方的,就看不过来了,还要立起来看。更过分的是,在解题时,往往还要画一条虚拟线……真是令人崩溃啊,看得见的线都数不过来,还要画一条看不见的虚拟线……真是救命啊!当时小见就立志,以后要做一名新闻记者,要为扬州报业传媒集团的发展添砖加瓦,因为在新闻事业中,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实事求是”,几条线就是几条线,画个虚拟线算是怎么回事?同理,上到数学课的亲儿子物理课,小见同样情绪崩溃啊,动不动就是把一个木块放在斜坡上,问多大阻力才不至于滑落下来,你就让这个木块滑下来就是喽,这个滑不滑得下来,和小见有半毛钱关系啦!


记得那时觉得难以交差,就自己把分数从“17”分改成了“77”分。但是,小见实在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从初二过后,数学就从未突破过50分的大关。当时就怎么有勇气,去眺望“77”的高峰的。


后来小见如愿做了记者,发现还是摆脱不了年少时的阴影啊。就在前不久,晚报新年改版,朱总让我写一个小剧本,就是回望扬州晚报的光辉历史,再告诉读者,新年新气象啥的。小见就开始写,文字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荡气回肠,感人肺腑。在回望历史时,小见还专门查了历史,扬州晚报是在1996年创刊的。于是,小见开始计算,手指头不够扒脚趾头,最后深情地写道:“13年的岁月……”


朱总看到稿件后,默默回了一句,“23年吧”?当时的感觉,真是“心惊肉跳”了,这不是为报业发展添砖加瓦啊,这是在捣蛋啊,差点就硬生生被我抹去10年的发展史啊!这不是跟你们开玩笑,截图为证,而且小见对于“2019——1996”这样的算术题,真的有点算不过来。而且你们都知道的,小见就算吃了100个豹子胆,也不敢跟朱总开玩笑的,是真的算不过来!


所以说,人不要硬撑。就像袭人被宝玉踹了一脚,开始还想硬撑,装成没事的样子,可是最终还是一口鲜血,吐得宝玉不知所措。今天要说的,就已经是《红楼梦》里的第三十回了,这一回是有些意思的,看上去是说贾宝玉这个无事佬,在大观园里左逛右逛的,但是通过他一个人,是串起这座园子里如花似玉的姐姐妹妹们的。下面呢,小见就稍微点评一下。


林黛玉,一个作字。反正还是那一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这一回的开始,又是如此。反正是听不得别人说一点点不符合心意的话。“黛玉心里原是不理宝玉的,这会子听见宝玉说,因叫人知道他们拌了嘴就生分了似的这一句话,又可见得别人原亲近,应又掌不住便哭道……”之后一大段,反正就是稀里哗啦的,讨厌得很,她反正最后是要把自己往死里作的。


薛宝钗,一个狠字。平时的薛宝钗是文雅的,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她不发威,不要当她就是“hello kitty”。这回小丫头惹了她一回,见她是如何说的:“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在意我!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你该问他们去。”紧跟着,又以“负荆请罪”为名,好好敲打了一番宝玉和黛玉。真是精彩,精彩啊。


王熙凤,一个滑字。一个女滑头,她看到三人搞得僵起来了,就出来打圆场,说这大热天,还有人吃生姜,否则怎么会脸辣辣的,如此一说,宝钗也不好再发作,当真一个女滑头。


金钏儿,一个浪字。贾宝玉去找王夫人,看见金钏儿在一边,“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出了一丸来,便向金钏儿口里一送。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是不是太浪了!我们打英雄联盟的都知道,前期优势无论有多大,就是经不住浪,一浪就会满盘皆输。这个金钏儿,一直都是王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和宝玉一块长大的,小时候两小无猜,稍微亲密些,是无所谓的,如今两人也都不小了,这番举止,就是太浪了,快了快了,快把自己浪没了。


龄官,一个美字。林黛玉虽然作,但是还是美的。“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但是这个龄官,是怎么描述的?“眉蹙春山,眼颦秋水”。当然还有其他的表述,就光是这两句话的对比啊,龄官的容貌是不亚于林黛玉的,因为汉字的美感,往往在于精简,越精简的文字,其实更美。


袭人,一个惠字。宝玉回到怡红院,没人给他开门,生气了,一脚踹下去,把袭人踹伤了。但是袭人只能忍气吞声,都不敢大声喊疼的,啧啧啧,这叫一个贤惠啊。来人啊,朕册封袭人为惠贵妃……不好意思,最近好不容易把《延禧攻略》追完了,正准备看《如懿传》呢,别问我为什么追剧追得这么慢,还不是忙着要给你们写专栏?你们还不转?还不转?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