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小见为啥拼命健身 晴雯为何能够撕扇

2019年01月 22日 14:46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今天是1月22日,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日子,只不过是你们在熬了一整年,终于等到快要过年时的一个普通日子。

对于小见来说,这个日子并不寻常。因为就是在2018年1月22日,小见终于下定决心,走进健身房。也就是说,正是从一年前的今天开始,小见从一个人见人爱的胖子,变成了现在花见花开的瘦子。

毫无疑问,减肥这两个字,对于任何人都有极大的杀伤力。像小见这样通过健身房锻炼减下来的,属于笨办法。什么是“聪明办法”?你们现在每个人,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开始刷,保证你在5分钟之内,就能刷到一个做减肥产品的微商。现在的微商太厉害了,一会喜提和谐号,一会喜提波音747……简直666。

还是说健身房的事情吧,我是在单位附近的一家健身房锻炼的。开始是一位同事介绍我过去的,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个白雪皑皑、冰冻三尺的冬日,小见怎么都找不到健身房的入口所在,就给这个同事打电话。结果,一个穿着短衣短裤的男子,从地下冲了出来,在众多路人异样的目光中,向我兴高采烈地招手。当天啊,小见都不需要那些教练废话,直接就说,我是来上私教课的,多少钱,说吧。

上私教课的效果,大家反正也都看见了。其实小见有种感觉,如果去了健身房,不找个私教,一个人在那里练,10分钟之后就不知道该干嘛了。况且,小见一直都对体育课有心理阴影。特别是上学时考1000米,我跑下来,如同跑过了春夏秋冬整整四个季节。

所以,上学时写年终小结,都会写体育课不及格的原因,在于自幼身体孱弱,体弱多病。我妈看到就非常生气,你怎么就体弱多病了,在家能吃肯睡的?我妈真是一位富有哲学眼光的智者,在我上小学时,就清晰地判断出贯穿我一生两个最大的优点:能吃和肯睡。

尽管如此,进入报社之后,在这个文人扎堆的地方,我都能算得上运动健将了。怎么说,我是报社羽毛球队的队员呀。自从我参加了报社的羽毛球队啊,连续多年参加了市级机关羽毛球赛,成绩一直都非常稳定,从来都没有小组出线过,一直打到我们队伍中的一位单打选手,都辞职去厦门好几年了,偶尔回来相问,还是执手相看泪眼。这……当然不能怪我们,只能说签运差。动不动就是碰到公安局等,对方那些队员哦,哎呦,那一身肌肉看着,基本上就知道胜负了。有一年,居然还抽到了体育局……体育局……还能说什么呢。

小见开始还能打单打,结果经常是打到一半时,裁判就怜悯地问我,要不你就放弃了吧?哎哟,真是好气啊,裁判怎么能这么没有专业精神的呢?后来我和束亮配合双打,乖乖,别的不提了,我们两个人绝对是整个赛场上,最重量级的。有一年,裁判长看看我们这个组合,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们加起来得有400斤吧。当时我们就笑了,任你裁判长见多识广,也太小看我们了。400斤?起码450斤好嘛!

比赛可以输,嘴上不能输。我们经常打着打着就和对方聊起来了,你们今天不去出警吗?结果呢,所有的比赛,都会在非常轻松融洽的氛围中结束。

所以说,小见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在于没有什么胜负心,你行你上。上周,还有一位网红也写了《红楼梦》,挺好的一件事。扬州红学第一人,伟大的方教授就转给我看,还说人家写得比你好,因为专注,不像你整天东扯西扯。方教授其实是想提醒我,认真去读《红楼梦》,但是我是没有太大胜负心的,我就回了三个字:“对对对”。对于人家写的,我是认真拜读的,人家写的是好,专业读史记的,上下五千年,不服不行啊。但是呢,小见还是那句话,活人还能把自己给逼死吗?研究这个不够,那就另辟蹊径,那就胡扯开去呀。

当然了, 我都写了这么多期《红楼梦》了,以至于一些文友聚会时,遇到一些不太熟的朋友,会有人如此介绍:“这就是写《红楼梦》的王小见了。”哎呀呀,吓死了,我不得不澄清这件事,《红楼梦》是曹雪芹写哒。

这一回的《红楼梦》,挺有趣的啊。一开始就说,袭人被贾宝玉踹了一脚,晚上睡觉时吐出一口鲜血,顿时觉得万念俱灰,时日无多。“少年吐血,年岁不保”,“不觉得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夺耀之心尽皆灰了。”袭人嘛,按照贾府家长们的意思,性格稳重,本来就是要许配给贾宝玉的。但是呢,按照出身,自然又只能做一个“姨娘”。你看平日里袭人对宝玉是多么上心,可见没有人的内心是甘于现状的,若他日真的嫁给宝玉,她还是会“争荣夺耀”的。

现在回头想想,宝玉那一脚,如何能重伤了袭人?宝玉不过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他又没有练过“无影脚”这样的绝技,这样的富家公子哥,想必力气也是有限,如何能踹伤了袭人了?其实,袭人之所以吐血,倒不是宝玉真的厉害,而是自己想得太多,当着其他丫鬟的面,对主子踹了一脚,你看日后这脸面,还往哪里搁呢?特别是怡红院内,还有晴雯这样的鬼丫头。

之所以说晴雯很鬼,在这回书中,晴雯在一段话中,接连用了四个“冷笑”。这个厉害了啊,几乎就是把宝玉、袭人说到了墙根处,没有地方可以闪避的地步了。甚至连“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可以说,打人不打脸,她的这番话,已经很有些过分了。

同样的事情,不同人看了就是不同的角度。比如黛玉,她遇到袭人,却很亲切,“一面靠着袭人的肩膀道,好嫂子,你告诉我……你说你是个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

为什么呢?因为林黛玉心里知道啊,日后就算是袭人嫁给了宝玉,也不过是个“姨娘”的身份,如同王熙凤身边的平儿,之所以王熙凤对平儿那么放心,在于心里能够掂量,对方翻不了天。但是对于同是丫头的晴雯来说,就不一样了,以后就是主仆关系了,这有点不能忍。

这一回中,晴雯的性格开始显露出来,刁蛮任性,无理取闹。之所以还能混得下去,在于她的颜值高。脾气发发,扇子撕撕,酸话说说,小日子过得蛮滋润。可见,人的这个颜值,从古至今,都是一个硬杠子。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