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苏东坡与扬州(二):谁似我,醉扬州

2019年01月 24日 14:2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沙永祥

苏东坡一生行遍大江南北,扬州是他钟情的地方之一。他曾十过扬州,并为自己担任过一任扬州太守而骄傲。“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就是东坡在朋友面前显摆。

愉悦的扬州生活也的确让东坡得意。

1

要评选东坡心目中最喜欢的扬州景点TOP10,第一非平山堂莫属,这也是每次东坡必到的地方。

东坡喜欢平山堂有三大理由。

首先是平山堂的景色之美。平山堂是扬州高地,他常常到山上小憩,靠着枕席,欣赏江南的烟雨,遥望远方天际孤鸿出没的情景。 “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水调歌头 黄州快哉亭赠张》),东坡先生十分享受那种悠闲惬意的生活。

其次平山堂有名人足迹。平山堂是东坡的恩师欧阳修所建,欧公虽然仙逝了,但平山堂的墙上还有他的笔迹,足慰思贤之情:“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西江月·平山堂》)当然,这里还可以让东坡联想起李白在此饮酒的豪迈。“尊酒何人怀李白,草堂遥指江东……夜阑对酒处,依旧梦魂中”(《临江仙·夜到扬州席上作》)

最重要的一点,平山堂是扬州饮酒作乐的最佳地点。东坡一到扬州,友人们都会在平山堂安排一桌等他。元祐六年(1091)四月,东坡从杭州去京师,准备与友人在扬州小聚。当天坐的小船虽然赶得很急,但到了平山堂已经夜深了。让东坡激动的是,大家都还等他,虽然自己很疲惫,但还是来了几大碗酒。那夜曲终人散时,东方已露白。这个场景,常常在晚年东坡的脑海中浮起。

东坡酒量不大,酒瘾却不小。爱好热闹的他经常在平山堂摆宴,当然也留下了很多故事。

《侯鲭录》记载,有次东坡在平山堂搞聚会,来的十余人都是天下的名士,包括世称“米癫”的米芾(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菜过三巡,酒过五味,老米同志酒性上来了,端起酒杯问东坡:“有一件想问你苏公,世上的人皆认为我米芾疯疯癫癫,您老今天表个态,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东坡机智回答:“我听从大家的意见。”大家全笑了。

2

如果说平山堂适宜畅饮,那竹西寺更宜休闲。

竹西寺又名禅智寺,位于蜀冈之尾,风景绝佳,前身可是隋炀帝所建的大名鼎鼎的江都宫。

宋时的竹西寺古木参天,竹林深深,是个天然氧吧。那里古迹众多,高人云集,是个修身养性的绝佳之所。

东坡喜欢在寺前官河中泛舟,在悠悠琴筝之中,欣赏那一轮海天明月,“若问西来师祖意,竹西歌吹是扬州” (《别择公》);东坡喜欢在竹西寺乘凉,在烈日炎炎的夏日里,躲在竹西寺的浓阴中,脱掉上衣,将自己一肚子的不合时宜袒露出来,在藤床上享受习习凉风,“暂借藤床与瓦枕,莫教辜负竹风凉”(见《归宜兴留题竹西寺》)。

在竹西寺品茶也是东坡的人生一大乐事。

东坡平生爱茶,到扬州喝的自然是蜀冈的绿杨春。为什么喜欢到竹西寺喝?因为竹西寺的水好啊。寺石隙中有一眼清泉,名叫“蜀井”,井水味道甘洌。东坡当扬州太守时,曾特意将蜀井水与大明寺水相比较,结果是“天下第五泉”的大明寺水稍逊一筹,所以将“蜀井”排名为“第一泉”。“剩觅蜀冈新井水,要携乡味过江东”(《归宜兴留题竹西寺》一),他要到江南终老时,还不忘到寺里找点“蜀冈新井水”带过去。

就如他到竹西寺乘凉一样,东坡饮茶毫不注意小节。有朋友送来蜀冈的好茶,再配上好水,别人都是小啜,而东坡则总是“久旱逢甘霖”,差不多是牛饮了,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过瘾。

在东坡的眼中,竹西成了扬州的代名词——“游人都上十三楼。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东坡一生留下的诗篇中,有近十首与竹西寺有关。其中一首《归宜兴留题竹西寺》,是导致东坡被第二次流放的导火索。

竹西寺内原有东坡《苏伯固游蜀冈送李孝博奉使岭表》一诗的石刻,是竹西八景之一。咸丰三年(1853),竹西寺毁于兵火,光绪年间曾复建部分,可惜文革期间被全部拆除。

3

除了诗酒茶,说起东坡这位著名的吃客,当然不能不提扬州美食。

作为美食家,苏东坡好吃天下皆知,“东坡肉”“羊蝎子”等等的做法都是他发明的。又有哪些扬州特产让东坡永生难忘呢?

鲥鱼是“长江三鲜”之一,每年暮春初夏上市,肉味极其鲜美,因出水即死,历来被视为水族珍品。宋时古瓜洲一带盛产鲥鱼,东坡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有一次,朋友买到一条长达二尺的新鲜大鲥鱼,邀请尊贵的东坡先生来饱饱口福。看着用姜芽紫醋烹调的鲥鱼,东坡馋得直流口水。别人还在那里推杯换盏,他却不管不顾,埋着头大快朵颐。“姜芽紫醋炙鲥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完全陶醉其中。

吃完之后,东坡舔了下嘴唇,不忘赞美一句,“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

对于高邮湖的紫蟹和鸭蛋,东坡也印象深刻。弟子秦少游是高邮人,年轻时为了孝敬师傅,将高邮的特产源源不断地寄给了东坡。当然北宋的物流远不能与现代相比,所以东坡收到的不是腌制的就是酒醉的。

也许收到这些特产之时,正是东坡在黄州最为困苦的时刻,每样特产都让他感觉是“舌尖上的中国”:酒醉的鲫鱼口味纯正、腌制的双黄蛋鲜红欲滴、紫蟹则膏肥黄美,就是姜芽,竟也吃出了猪肉的感觉。

“吃得好说得好”,东坡主动为高邮的特产做起了广告,十分夸张地赞赏道:“且同千里寄鹅毛,何用孜孜饫麋鹿”,少游同志对我情深意切,给我寄的特产比麋鹿还美味。

4

当然,东坡对扬州的爱绝不只是吃吃喝喝。

扬派盆景闻名天下,而东坡是最早的设计者之一。

元祐七年三四月间,友人程德孺从岭南回来,给东坡带来了两块“仇池石”。两块石头都是天然山水盆景,其中的一块为绿色,冈峦迤逦,内部有孔洞直达山顶。另一为白色,清丽可人。

东坡如获至宝,激动得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他拿出自己的镇家之宝、高丽国送给他的大铜盆,找了些如碎玉般的登州海石铺在盆底,然后在里面放上清水,美不胜收。

东坡将盆景放在自己的书桌上面,日夜赏玩,还不忘与朋友分享。他作了多首《双石》诗分别寄给陈师道、秦少游等人,还和驸马王诜一起讨论以石易画问题,深爱之情跃然纸上。

东坡经常描述的还有扬州花。

那天在凄风细雨中,东坡独自来到了邵伯镇梵山寺。僧人们不知他的到来,而寺内两珠山茶花在晶莹冰雪的映衬下,似熊熊燃烧的烈焰,热情欢迎这位来自异乡的客人。东坡的心情立马大好,于是一首《邵伯梵行寺山茶》遗落人间:“山茶相对阿谁栽?细雨无人我独来。说似与君君不会,烂红如火雪中开。”

东坡一生回忆较多的还是扬州的芍药。他在《题赵昌芍药》诗中说:“倚竹佳人翠袖长,天寒犹著薄罗裳。扬州近日红千叶,自是风流时世妆。”每当看到赵昌观的芍药,就联想到扬州芍药盛开的情景。在东坡的眼中,赵昌芍药宛如一群身着翠袖薄裳的少女风姿婀娜,而扬州芍药像一群身着流行时妆的仙姬时尚风流,和洛阳初夏的牡丹一样都是天下奇美。

奇怪的是,东坡的诗词中没有赞赏扬州的桃花。

难道他没见过扬州盛开的桃花?其实东坡见过,元祐七年他就任扬州太守之时,恰逢烟花三月,正是桃花最美的时候。但在就任途中,亲眼所见的却是田地大量荒芜,农民流离失所的惨状,此刻他思考更多的是革除不合理的法治,尽量救百姓于水火,还哪有闲情写桃花?

正因如此,爱花的东坡决定废止了扬州传统项目“万花会”。花虽美,但百姓更重要,扬州的百姓才是他心目中的最美之花。

5

扬州的生活让东坡流年忘返,当然他也愿意在扬州久居。

东坡有两个愿望,一个学他的恩师欧阳修,做一任扬州市长。另一个是在扬州买一处田园,安居乐业。

第一个目标实现了。元祐七年(1092)二月,朝廷任命他为任扬州知州,但这段时间东坡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一方面是任职时间较短,从当年三月十六日到任到八月离任,东坡在扬州执政,满打满算也不足半年时间。另一方面是通过深入庄稼地头,他发现扬州人民的生活远非想象的美好。受新法所累,本是渔米之乡的百姓生活艰难,即便是丰年,也难免因交不起所欠政府的本金和高额利息而沦为流民。

东坡为扬州民众奋笔疾书,短短几个月内,他先后写了《知扬州状奏略》《议减淮南盐价奏略》《辩仓法札子》《乞免追理扬州积欠疏略》《乞令扬州税务免收粮纲税钱疏略》以及《扬州上吕相书》等,为民请愿,谋求福祉。

想到朝廷的办事效率不高,他又通过私人表章找到欣赏自己的皇太后。到七月,朝廷颁发了一道圣旨,不论新旧,各种积欠一律宽免一年,扬州百姓奔走相告!

为了扬州百姓,东坡付出的太多。结果百姓欢心了,他也接到了调任通知。

定居的愿望却始终未实现。

早在“乌台诗案”前,东坡就考虑过在扬州定居。他的好友佛印在扬州置有地产,多次劝他定居扬州。挚友王巩曾任扬州通判,对扬州印象很好,也劝他同住扬州,最终自己晚年定居高邮,东坡却未来。

其实经历过黄州苦难后,归途中的东坡认真考虑过在扬州定居的问题,也开始付诸行动。

东坡和仪征太守是好友,太守也真诚劝他定居仪征,东坡动心了,他将家人安排到学校内暂住了几个月,自己四处走动,看了多处宅地,寻求理想中的家园。

也许是扬州的商品房和土地价格较高,而刚流放归来东坡也实在贫困,最终他未能在扬州如愿。反倒在朋友縢元发的推荐下,在宜兴城二十里外的深山中买了块地,遗憾地与扬州擦肩而过。

其实,人总生活在得失之间。作为一名风流人物,注定东坡每次与扬州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惆怅之时,东坡总会吟起“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失意之时,他明白“世间那有扬州鹤”,只有“此心安处”,才能找到心中那亩田园。

佛说,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正因为遗憾,东坡才会领悟扬州真正的美丽。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