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曹雪芹,你的医学是和皇帝老子学的吧?

2019年01月 26日 16:1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张媛

《红楼梦》第十三回里,贾宝玉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袭人等慌慌忙忙上来扶,问是怎么样,又要回贾母来请大夫。宝玉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

相较晴雯感冒那会,宝玉紧张兮兮的,中西医结合,变着法子给她医治。宝玉对的自己的毛病,可以说既认识清楚深刻,又全不放在心上。

在非医疗从业人员贾宝玉的身上,既体现了专业的医学修养,又展现了医者的“无我”精神。换言之,医术和医德齐飞。

叹宝玉医术之专业,其实是惊奇于曹雪芹医学知识的精深。

据统计,书中涉及疾病与医药学知识的描述,多达291处,5万多字。使用医学各种术语161条。涉及膏、丹、丸、散方剂45个,药物127种。评述完整医案13个,其内容包括内、外、妇、儿、五官、精神、皮肤等学科。

说它是一部医学著作也不为过。

这就奇怪了,曹雪芹并未出身在医学世家。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倒还容易理解。曹雪芹的深厚的医学知识究竟从何而来?

就那个时代来说,曹雪芹对西医信任与了解,在理念上,可以说是走在了最前沿。要知道,一直到民国末年,还有许多遗老遗少视西医为洪水猛兽、不祥之物。

《红楼梦》里屡屡出现西洋药品,在曹雪芹的笔下,用法、剂量都极其精准。曹雪芹对西药的熟悉程度,让人咋舌。

这一切不会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西药曾经实实在在的进过曹家的大门,

曹家世代为满人的包衣。包衣满语意思是“家里的”,实为奴仆。

直到曹雪芹的曾祖这一代,才当上江宁织造,官五品。仅就官位来说,也算不上太显赫。  

那么,这些当时只有宫廷能享用的珍品西药又是如何到曹府的呢?  

被这些问题困扰良久,直到待康熙和曹寅的往来书信拨开迷雾。

康熙和曹寅的关系无须赘述,我们只要知道康熙看到曹寅的妈,也要叫声——“妈”,就可以。

后来,当上江宁织造的曹寅成为康熙常驻江南的“特使”,他的机密任务包括密奏地方政务、晴雨农情、市况粮价等等。

康熙皇帝一生六下江南,四次住曹家。

康熙知道曹寅内心住着一个传统文人,在政事上并不练达,所以很少与其谈论国家大事。除了诗词歌赋,他们闲聊的一个重点就是——药石。

其实,这正是他们投缘的地方,康熙本来就是一个医学爱好者,他自幼读过很多医书,对“中医”有着浓厚兴趣,而且颇有心得。

康熙皇帝日理万机之余,很乐意别人请他看病开方。这是朝廷的顶级大臣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指点病情、拟药方、赐药,对康熙而言,都不在话下。

他还下令研制旅行用的药壶和药瓶,里面装上现成的药,好随时赐给带兵打战的大臣。

浏览一下康熙时代的奏折,就会发现,里面有很多大臣向皇帝求医问药的折子,当然还有愈后感恩送锦旗的。

后来,来华的西方医学家又治好了康熙的心悸症和唇瘤,这让康熙对现代医学刮目相看。有了这些经历,康熙又开始学习西方现代医学,还传旨向外国传教士请教医药问题。

例如:他问到烧伤药,想知道这些药在欧洲是怎样使用的。对自己的外国老师,康熙也大开方便之门,宫中有专供传教士制造药品的实验室。

不用说,自打康熙接受西医开始,曹家也开始享用到只用皇家才有的顶级西药。

这就是为什么带有安琪儿图案的西洋药盒和不知道来自哪国的'依弗哪'会在《红楼梦》里华丽现身。

据记载,康熙四十九年夏,曹寅偶感风寒,因误服人参,身上发了疥子,躺床上两个月不能动弹。康熙闻讯即令其服用地黄汤,待到痊愈后,再服地黄丸。

不仅有详细的方子,还有细致入微的使用说明。

曹寅痊愈后上折子谢恩,说“幸蒙圣恩,命服地黄汤得以痊愈。目下服地黄丸,奴身比先,觉健旺胜前,皆天恩浩荡,重赐余生”。

康熙收到折子,谦虚的朱批回复:“知道了,唯疥不宜服药,倘毒入内,后来恐成大麻风症,除海水之外,千万不能治。小心,小心,土茯苔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看来找康熙看病,不仅管治病,还包愈后调理。

不知道是不是受康熙的影响,曹寅自己对医术也颇有心得研究。

康熙二下江南的时候,在曹寅府邸大宴江南名士。就在那次,康熙风寒腿犯病,曹寅进献一贴特制膏药。康熙用上之后感觉良好,龙颜大悦,并亲自为膏药赐名——金风灸骨膏,还赋诗一首:

金风满户谓秋寒

玉露一庭染远山

思及当日灸石事

犹有芳香绕指端

这件事被清史详细的记录了下来,可见康熙的重视。

曹寅作为康熙的好哥们,可以直接向皇上讨要“圣药”,也可以为皇帝的健康献计献策,更可以和皇帝亲切交流医药方面的心得体会。这莫大的荣誉曹家人自然不会轻易忘掉。或记录在册,或口口相传。

所谓家学渊源,这一切,自然会对曹寅的孙子——曹雪芹,产生莫大影响。

曹雪芹能让康熙南巡在元妃省亲中改头换面,粉墨登场,自然也禁不住让这份特殊的家学渊源在作品中真实流露。

正如鲁迅所言:“盖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闻,正因写实,转成新鲜。”

康熙五十一年夏,曹寅在扬州得了病疟,百医无效。他跟小舅子李煦说:“必得主子圣药救我”。

康熙接到密报,赶紧派人送药,并附上朱批:“你奏的好,近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赐驿马星夜赶去,疾未转泻痢,还无妨,若转了病,此药用不得……金鸡纳专治疟疾,用二钱未酒调服,若轻了一些,再吃一服,往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两服,可以除根;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须要认真,万瞩万瞩。”

这里,康熙俨然一位焦虑又细致的老太医。

来自西方的金鸡纳霜,确实是治疗疟疾的特效药,而且当时也只有皇宫中才有。

曹寅没有找错医生,康熙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唯恐来不及救人,他限驿马九日内自京飞驰至扬州。

不幸的是,没等到药送到,曹寅便于七月二十三日去世了。

曹寅过世之后,康熙再也没有下过江南。

作者简介

作者:张媛,主业读《史记》,副业读唐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