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隐身在古高旻寺背后的大观园

2019年02月 02日 15:47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张媛

清末文人陈含光在高旻寺作过一首诗:“故寺官河曲,斜阳过客愁。籞地犹清设,门即翠华留。尘殿蜘蛛网,凤池菡萏秋。白头僧已尽,谁说元龙游。”

“翠华”指的是天子仪仗中以翠羽为饰的车盖,“元龙”即康熙帝。

康熙大帝和扬州高旻寺有什么渊源?这些个前朝旧事又是如何孕育出文学作品中最人所共知的虚拟世界——大观园?今天,我们就一起说道说道。

康熙南巡,数次到过高旻寺。

最初,这儿并不叫高旻寺,只有一座年久失修的茱萸湾塔。当时的宝塔有七层,合七级浮屠之意。康熙登高远眺,大为畅意。随即命人修葺,为皇太后祝寿祈福。

接到这个命令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曹雪芹的祖父——江宁织造曹寅。

作为康熙的发小和死忠粉,曹寅积极捐金修缮天中塔,增扩庙宇。

待到康熙第四次南巡时,改名天中塔的茱萸湾塔已非旧时模样。龙颜大悦之下,他再次登塔南眺金山、北望蜀冈,顿觉“旻天兮清凉,玄气兮高朗”,因此赐名“高旻寺”。

从这个名字,不难看出康熙对高旻寺的喜爱。我们都不难看出,曹寅对此更是了然于心。

回到北京的康熙,对高旻寺还是念念不忘。他在朱批中对曹寅说:“高旻寺碑文御书写完,尔即觅善刻之手,着速摹勒呈进。”

康熙皇帝在御制作文《高旻寺碑记》中写道:“旧刹式廊鼎新,庄严宏敞,兼以翚飞杰阁,凭高四眺,临大江,通南北。因书额赐之曰:高旻寺。”

曹寅领旨后,立即挑选能工巧匠,将康熙的大作摹刻在石头上,并修建了碑亭,并于同年十二月上《覆奏摹刻高旻寺碑文折》,向康熙报告工作成绩。

正是在这份奏折里,曹寅首次汇报了在高旻寺为康熙修建行宫的想法。但康熙对于曹寅的提议,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行宫可以不必”。

这句软绵绵的话,更坚定了曹寅破土动工的决心。 

作者 摄于高旻寺

总之,偌大的高旻寺塔湾行宫飞快地完工了。建成以后的行宫规模庞大,自然所费颇多,其中曹寅自掏腰包二万两。

康熙四十四年春,康熙第五次南巡,见到新建的高旻寺塔湾行宫,非常满意。

具体有多满意呢?康熙第一次南巡未留宿扬州,但是行宫建成以后,他停留在扬州的时间越来越久,最后一次南巡竟然在塔湾行宫住了十一天。

那十一天的热闹繁华,盛极一时的扬州接驾,今天的我们已经缘悭一见。幸好我们可以借《红楼梦》里贾琏的乳母赵嬷嬷的眼睛,略作窥探。

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得像淌海水似的!说起来……”

据曹寅在《重修东关石闸记》里记载:“是此一闸区淮水而分漕,于平地为岩险,候潮汐盈缩,设版进退,城之内外,轮蹄络绎。”他修的这个闸就在扬州,是一项水利工程。

和她对坐着聊天的凤姐,是怎么一对一答的呢?

凤姐笑道:“若果如此,我可也见个大世面了。可恨我小几岁年纪,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说起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我偏没造化赶上。”

作为曹寅的孙儿,曹雪芹简直是在借凤姐的口,叹自己生不逢时的遗憾。一句“太祖皇帝仿舜巡”几乎是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哪里是元妃省亲,写的排场阵仗分明就是康熙南巡。

赵嬷嬷又接着说道:“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四次接驾的不是别人,正是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

赵嬷嬷和凤姐的这段对话,又是因何而起的呢?

盛大的元妃省亲即将在大观园拉开帷幕,赵嬷嬷思忖着用人的地方多了,想央求凤姐为自己的儿子谋个好差事。

奇怪的是,贾家的女儿进了宫,书中并不称她“贾妃”,而叫元妃。

读过王安石《元日》的小朋友都知道,元日是旧历年的第一天。元有始、头、首、第一、天等等含义。那么元妃,是不是也是曹雪芹的一种暗示。

待到元妃省亲之日,盛会的一项重大活动就是题匾额。

同样,康熙在茱萸湾塔湾行宫,也留下来“萸湾胜览”、“晴川远适”、“水月禅心”、“云表天风”、“禅悦”、“凝远”、“静怡斋”等扁额和对联。

题匾活动结束后,元妃又命宝玉和众姐妹各题一诗。

薛宝钗的诗是:“文风已着宸游夕,孝化应隆归省时。”

要知道,“宸游”特指帝王巡游,曹雪芹会让最沉稳不过的薛宝钗说出这样越级的话么?

元春题匾写诗之后,向诸姐妹笑道:“我素乏捷才,且不长于吟咏,妹辈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责,不负斯景而已。异日少暇,必补撰《大观园记》并《省亲颂》等文,以记今日之事。”

看来,元妃是个真文青,不但出宫笔耕不缀,回宫后还要补写游记作文数篇。

与之相对应的是——康熙南巡回去后,确实作了数篇文章,比如《过金陵论》和《南巡笔记》,还有就是为曹寅修的高旻寺行宫写了《高旻寺碑记》。

甲戌本《红楼梦》里有一条批语:“借(元妃)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看来在清代,元妃省亲隐写康熙南巡就已经是公认的一件事了。

就连大观园里省亲的排场礼仪,也是参照当年康熙皇帝省方南巡的礼仪。

“行宫宝塔上灯如龙,五色彩子铺成,古董诗画不计其数,月夜如昼。”

“别讲银子成了泥土,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难怪元妃要“默默叹息奢华过费”,临走还要嘱咐家人:“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

同样,康熙在给曹寅、李煦的秘折里道:“朕九月二十五日自陆路看河工,去尔等三处,千万不可如前岁伺候!若有违旨者,必从重治罪!”

元妃嘱托家人的话,无非是把康熙的原话换了一个较为温柔的女性版本。

话说这样说,对小伙伴曹寅,康熙心里是满意的。他来不及等到回北京,在南巡途中就要给曹寅加官进爵。康熙四十四年,内务府等衙门即保奏曹寅担任通政使。

在高旻寺塔湾行宫遗物中,有块刻有“有凤来仪”图案的门墩石。凤凰,传说中的百鸟之王。仪容,古时吉祥的征兆。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该知道,书中多次提到“有凤来仪”,如薛宝钗的“修篁时待凤来仪”、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时宝玉所题的也是"有凤来仪",大观园里黛玉住的潇湘馆一开始就叫有凤来仪。

从来不是空中楼阁的《红楼梦》,为何对“有凤来仪”四个字如此钟情?

古高旻寺塔湾行宫早已毁于战火,如今的高旻寺气势宏敞,法相庄严。唯有扒开细细碎碎的故纸堆,才得以一窥——历经岁月的旧石墩沉默不语的背后,隐藏了大观园在真实世界的映射。

作者简介

作者:张媛,主业读《史记》,副业读唐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