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苏东坡:扬州,心中的那道坎(一)

2019年02月 03日 07:4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沙永祥/文

东坡先生人生的最后一顿盛宴是在仪征吃的。

中国书画史上

两大牛人在仪征的盛宴

北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六月一日,经过一年的长途跋涉,东坡的船终于在仪征靠岸。

苏老爷子很激动,告诉仆人,不走了,你让我的儿孙们到仪征来与我会合吧。

真是乐极生悲,那年的夏天来得太早,长江上热得如蒸笼一般。贪凉的东坡吃了许多生冷的东西,或是喝了受污染江水,他忽感身体不适,腹泻不止,几天下来,情况越发严重。

听说老友来了,正在仪征开办书院的,中国书画史上的另一大牛人米芾十分激动,立马跑到江边,将苏老爷子请到仪征东园疗养,并准备了一席盛宴。

那一餐的确丰盛,想必米芾花了很大心思,东坡喜欢的扬州鲈鱼、羊肉、蒌蒿、莼菜,还有高邮的双黄蛋全上了,还特地找来了几只江蟹。

考虑到这些年东坡吃了很多苦,热情的主人不断为东坡添菜。但面对佳肴,身为大宋著名吃货的苏东坡却没有一点食欲,这是他一生六十余年中从未有过的。他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该是大限已近了。

一个扬州人的参与,改变了东坡的命运

作为北宋文坛盟主,东坡风华绝代,宋仁宗赞叹他是宰相之材。但他一生命运多舛,而导致他两次流放的经历都与扬州有关。

先谈改变东坡命运的那个扬州人。

东坡在扬州的冤家是李定,此人是王安石的入室弟子,改革派的坚定支持者。李定年纪轻轻便成进士,不但深受王安石的偏爱,而且宋神宗也极度赏识他。

赏识到什么程度,熙宁二年(1069),李定受到神宗的重用提拔,任命为太子中允、权监察御史里行,应当是个五品的实习监察委干部。但在发放任职通知书的时候却遇到了大麻烦,神宗的命令到了负责草诏的知制诰宋敏求那儿,宋敏求认为李定人品太差,拒绝草诏,将宋神宗的命令“封还词头”,退了回来。说一句,宋代的知制诰有一项特权:如果他觉得皇帝的旨意不合理,可以拒绝草诏,这叫做“封还词头”,是宋朝法律明确赋予知制诰的权力。

宋神宗大发雷霆:朕讲话不管用了?命令宋敏求务必草诏任命。不料宋敏求的脖子也硬,三天后一纸辞职信交了上来。接替他的另外两名知制诰苏颂、李大临,竟然也不顾神宗的怒火,连续数次“封还词头”。神宗坚持己见,免去苏颂与李大临的职务,找了个听话的人当知制诰,总算将李定的职务解决了。

得罪了小人的东坡先生付出了惨重代价

苏东坡也认为李定不是好人。庆历四年(1044),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的高官苏舜钦,将办公所用的废旧纸章、文件卖掉,置办了一桌酒宴,召伎饮酒。李定当时只是监察部门的一个小科长,闻迅也想参加,苏舜钦觉得他不够格,就婉言谢绝了。

小人是不能得罪的!李定直接跑到仁宗那儿举报苏舜钦的“公款吃喝”,结果导致一代才子苏舜钦抑郁而亡,还牵连了范仲淹、梅尧臣等一大批重臣,成为庆历年间的一件大事。

东坡当然痛恨这种小人,正好司马光等人举报李定为了当官,隐瞒母亲去世的消息不回家守孝。东坡加入了声讨大军,从此两人结下了梁子,恩怨不断。宋英宗期间,李定就曾检举东坡回家奔丧的途中贩卖私盐,经调查未果,但李定一直在找寻报复的机会。

元丰二年(1079),东坡调任湖州知州。上任后,他按规矩给皇上写了一封《湖州谢表》,实际上是例行公事的官样文章,但东坡是诗人,说自己“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这些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话被改革派新党抓了辫子,指责东坡讽刺政府,莽撞无礼,指桑骂槐,攻击皇帝。为了彻底打倒东坡,御史们又从他的大量诗作中挑出认为有隐含讥讽之意的句子,连珠炮式地上奏神宗皇帝。

当年七月二十八日,苏东坡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受牵连者达数十人,这就是北宋时期著名的“乌台诗案”(乌台,即御史台,因其上植柏树,终年栖息乌鸦,故称乌台)。

弹劾东坡的是一帮拥护王安石改革的御史们,首先提出弹劾的是何正臣、舒亶,非李定。想置苏轼于死地的官位最高的是副宰相王珪(此公曾任扬州通判,扬州“四相簪花”的主人公之一),也不是李定。但李定作为大宋王朝的纪委书记,在乌台诗案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李定对东坡进行了残酷的折磨,给东坡施加强大的心理压力。他们还通宵达旦对东坡审迅、辱骂、恫吓,期望东坡早日认罪。用东坡自己的话说,他在狱中的日子可谓凄惨至极,惶惶不可终日。

当东坡还在狱中为自己的言行据理力争时,李定向皇帝报告案情进展,说东坡全部交待了。神宗问是不是采取了刑讯逼供的措施,李定矢口否认。李定的谎报让神宗皇帝产生了严重误判,原本只想教育一下这位天下文豪,但此时的神宗真怀疑东坡背后有故事,于是命令御史台加大审查力度,案件进一步得到升级,正中李定下怀。

不仅如此,李定还向神宗建议处东坡极刑。建议一出,天下皆惊,以至于狱中的苏东坡预感自己去日无多,连续写下了两首绝命诗,其中“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让神宗看了也不禁潸然泪下!

更过分的还在后头。“乌台诗案”惊动了天下人士,宰相吴充出面为东坡求情,就连苏东坡的政敌王安石也劝神宗“圣朝不宜诛名士”,太皇太后曹氏在病危之际也要求神宗放过苏东坡。看到形势不利,李定变本加厉,要求皇帝在太后国丧时不要赦免涉案人员,他的助手舒亶更奏请将司马光、范镇、张方平、李常和苏东坡等五个好友一律处死。

其实神宗是爱才惜才的,内心里并没有杀东坡的意思,想杀的只是他的锐气。加之宋代有非谋反不杀士大夫的祖训,在众人的极力说情之下,神宗决定从轻发落,贬东坡为黄州团练副使,开始了人生第一次流放生涯。

李定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朝廷认定“坐论事不实,罢知河阳。哲宗立,改知青州,又谪居滁州”。风水轮流转,七年后即元祐元年(1086),苏东坡升任中书舍人。他起草的第一道圣旨就是褫夺李定的官职,命李定将过去隐瞒未报的母丧三年重新依礼居丧。不久,李定病逝,留下了恶名,史上称他“徒以附王安石骤得美官,又陷苏轼于罪,是以公论恶之,而不孝之名遂著于《宋史》”!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