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记住乡愁】打酱油记——乡村供销社记忆之二

2019年02月 03日 07:4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我六岁时背上书包去学堂,已经识钱,也会认数了。家里的酱油不多了,妈妈就会拿钱给我,让我去小店打一斤或半斤酱油。

我家住在村庄东头,出门到庄西头的小店,要走过一条长长的乱砖街。一路上,能看到不少有趣的场景:经过剃头店,瘸子师傅举着推剪,扳着小孩的头,小孩哭着不肯剪,在木头转椅上扭来扭去;在豆磨作坊门口,有人正转圈推磨,吱昂吱昂声中,豆浆从两爿磨盘间的沟槽中流下来;来到陆屠户家的肉案桌,有时会看到他正在杀猪,猪在嚎叫挣扎,陆老大却不慌不忙叼着烟,手脚麻利、干净利落……这一幕幕场景,让我看得津津有味,常常忘记了自己的“紧急任务”。妈妈在灶台前等酱油下锅,结果左等右等不来,只好放下锅铲出门,沿路叫唤着名字找我。

“你这个伢崽太贪玩,下次不要你打酱油了!”一次次,妈妈生气地跟我说。可过了几天,她就忘记了讲过的“狠话”,看到灶台上的酱油瓶空了,又吩咐在门口玩耍的我去打酱油。我就乐颠颠地提上瓶子,一路小跑着去了小店。

小店有两名售货员,一位中年妇女,高大、微胖,大人小孩都称她华大妈,还有一位是个年轻小伙。华大妈家住集镇,平常上白班,由小伙子值夜班。华大妈对人客气,脸上总挂着笑,跟村民们相处得很好。

华大妈喜欢小孩子。我们去打酱油或买其他东西,大人不用担心短斤少两。

我来到小店,踮起脚扒着木柜台说:“华大妈,打酱油!”华大妈问:“一斤还是半斤?”我挠挠头,想了一下:“半斤的吧!”打了酱油,我想起妈妈是给了一角钱,又说:“是一斤。”华大妈一点不恼,拿起瓶子再打。

小店也收购废铜旧铁和牙膏皮,还收鸡蛋。我有时会到鸡窝里摸只蛋拿去换糖,一只鸡蛋三分钱,可换三块糖。有一次我打了酱油,快到家时,发现口袋破了个洞,糖不见了。我一边哭,一边沿路回头找。快走到小店也没找到,华大妈听到哭声从里面出来了:“细伢崽,哭什么呢?”“呜呜呜,我的糖掉得了……”“别哭别哭,大妈买糖补给你。”拿了糖,我破涕为笑,想到妈妈还在等酱油下锅呢,就赶紧往回跑。跑到家,妈妈问:“酱油打好了吗?”“打好了!”“在哪呢?”我一看手里,紧紧地攥着几块糖。我一心想着糖,又把酱油瓶忘在小店里了。

乡村孩子玩心大。想一想那个时候的孩子,谁没有过玩得忘打酱油或者在路上不小心打碎酱油瓶的糗事呢?

周寿鸿/文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