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秋之语】年初七对月咏怀

2019年02月 12日 10:25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正月初七,艳阳高照,天上飘着大团大团棉絮状的白云,嘈杂而忙碌的马路上风驰电掣的人流和车流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长假结束了。上午集中收看了全市作风建设大会的盛况,下午一直忙到天擦黑,头顶着一弯镰刀似的月亮走出单位大门,心里还在自问:年真的就这么过去了么?

这个春节老天真是给足了面子,把多年未见的奇异天气挨个儿上演了一遍。大年三十来了一场罕见的浓雾,之所以说罕见,是因为这个雾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有一缕一缕飘飘悠悠的散雾,还有一团一团滚滚而来的团雾。驱车蜗行在马路上,只见离地面五十公分左右漂浮着一层白色的水汽,时隐时现的阳光打在这缭绕的雾气上,在车前折射出光怪陆离的炫目景象,美不胜收。还未等得及欣赏,霎时又有团雾来袭,上下翻涌,路旁的树影迷蒙,五米开外不见草木行人,身处其间,有飘飘欲仙之感。

大年初一,曙光初起,霞光万道,清早路上干净整洁,车少人稀。偶见环卫工人清扫垃圾和落叶,公交车准点运行,司机师傅态度十分友好,见有人上车都笑着说一声“过年好”。

都说要有一场像模像样的雪才有真正的年味呢,年前预报了几次大到暴雪,结果都是稀稀落落地敷衍了事,落地即化。大概是为了做足前戏吧,真正的大戏在正月初三深夜正式拉开了帷幕。初四清早拉开窗帘,外面早已是一片银色的世界。白天又飘了一点雪珠,天刚擦黑,雪花再次随着凛冽的北风肆虐狂舞而来。初五穿行于文昌路,只见一路银树、满城梨花,琼枝迎风撒玉珠、白草映日织锦羽,大雪将这座千年古城装饰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人间仙境。

今年由于特殊情况,没能赶回去过大年初一,本来打算年初四回老家看看,然而一场大雪让我酝酿已久的归乡计划搁浅了。我开车技术这么烂,还是不要到风雪中去冒险吧,站在阳台上遥望故乡所在的方向思绪万千……父母在家就在,年轻时对这句话虽也能理解个大概,却体会不出里面蕴含的深意。如今,父母远在天堂,那个曾经称作老家的地方就成了故土,客居外乡的游子成了无根的浮萍,每到重大节日心里空荡荡,再回乡踏上那片熟悉的土地,滋味全然迥异,每每在热闹和喧哗里咀嚼着略带苦涩的孤独。

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原野仍是那片原野,乡风吹起小河的波纹依旧能荡漾到心里。然而,那慈祥的面容、那熟悉的咳嗽、那似怒实喜的嗔怪却皆已远去。心无所依,以前回到家那种自然随性已无处安放,个中味道,难以名状。问苍天,白云无言;问明月,寒光无声。一朝成为客人,回家,对于如今的我们是何等的奢侈。岁月之河自心底汩汩流过,如梦幻影催生枕边的冷泪,两鬓的华发在寒风中诉说新年里的怅然。站在流年的路口,多希望那个曾经管得太宽的人再来大声地指指点点,那耳朵里曾经听得生了老茧的唠叨却成了世上最动听的天籁之音,再也无法复制。

今晚的一弯月儿如钩如刀,刃口清芒毕现,寒气逼人。这看似没有一丝温度和温情的月宫里,不见了引发无限遐思的桂花树,那十里飘香的桂花恐怕也早就进了吴刚的酒坛了,我一直不知道单身的嫦娥和正值壮年的吴刚是如何相伴着一只捣药的兔子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冰寒刺骨的季节,嫦娥是否加上了棉衣?有没有火盆取暖?吴刚是不是每天仍然不知疲倦地伐树?五百丈的桂树砍而又合,吴刚有没有想过放弃?

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时仰首望月,我走月也走。说起月亮,古来咏月的名诗很多,文人骚客对月亮的喜爱丝毫不逊于对酒的眷恋,连男女婚姻也跟遥远的月亮扯上了关系,月老降临,天坠红线,凡人即喜得良缘。普天之下唯有蟊贼不喜皓月之光,因为只有月黑风高才能干那见不得人的买卖。

记忆中的月亮都是可爱的,只有正月的月亮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正月里,人间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然而广寒宫里却冷锅冷灶,落寞凄凉。昔日嫦娥为摆脱人间苦难,弃后羿,饮仙酒,欣然赴月。不曾想世易时移,而今人间黎民远离饥荒冻馁,家家出入有车,远胜銮舆,日行千里,无颠簸之劳。国有重器,百姓远离兵戈,豺虎远遁,贼寇莫敢觊觎。扫黑除恶、打虎拍蝇,玉宇澄清,庙堂有栋梁,江湖多贤客。民间再无离家乞讨之苦,日日食山珍海味,衣丝缎锦裘,闲则思邀友聚欢,或结伴出游,日之所虑唯有周身之赘肉。而广寒宫千里廊亭,广则广矣,然则寒意赤骨,玉兔虽萌,只知捣药,不通人心,痴汉吴刚虽勇,只知执斧伐桂。嫦娥对比人间盛景与月宫惨状,当生悔意,故而一声叹息,手起刀落,斩断月光如水的温情,让人莫敢相近。

你以为然否?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