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贫寒小见泪流满面

2019年02月 13日 09:05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等你发现时间是个贼,他早已偷光你的选择。这句歌词送给你们,上班了,是吧,没有指望了是吧?距离下一次长假……其实,讨论长假这个话题,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大年初二小见就上班了,今年的春天,唉,具体说吧,就是“扬州之春”,来得格外早,大年初二就有演出了。所以,当你们还在积极调整时差的时候,小见早已适应了上班、采访、写稿、编版的生活,日复一日……

本来,今年春节的时候,打算去南京博物院看看的,那里有一场“世界巨匠”的展览,有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的画作,还是真迹……这个一定是值得去的,毕竟,小见对于美术也是有强烈的兴趣的,属于叶公好龙的那种吧,我又不是邗江作协的戚亚玲主席,左手绝妙文章,右手丹青画笔……

这期就和大家说一说美术吧,其实这三位巨匠的作品,小见是见过的。小见出生在高邮县城,自幼家境贫寒。但是,小见的家长们,具体来说,就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直都对小见讲,我们不要和别人比家境,要比见识,我们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以,从小就让小见多读书。等到小见长到有护照的年龄了,就带小见出去涨见识。这些年,去过希腊、瑞士、法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梵蒂冈、卢森堡……反正西欧是基本上跑遍了,可惜的是,小见至今还是小见,还没有成长为“大见”。

小见一直想,等到书读到一定的程度,也去学朱自清,写一写《欧游杂记》啥的,但是读书这种事情,总让人觉得惶恐。书不是越读越少,而是越读越多。就比如前两天说的,之前都觉得阿来的小说写得好,一部《尘埃落定》基本上落定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了,可是最近又发现,他的散文同样是高峰啊,一下子又买来他的散文集,读着读着,就时常会有拍案而起并叫绝的冲动。

好了,还是说说美术吧。去了这么多的国家,难忘的场景,当然会有。比如希腊的海,瑞士的山,西班牙的烤乳猪……可是要说一个“最”,没有其他的,只有法国,巴黎,卢浮宫。

对于全世界的文艺青年,或者小见这样的伪文艺青年来说,卢浮宫一定是一生中必须打卡的地方吧。或者说,是必须要多打几次卡的圣地。记得那天小见走进卢浮宫的时候,两条腿都忍不住在颤抖,紧张呀,太紧张了。就是心心念念,想去的一个地方,终于站在门口了,却发现连迈进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以,当小见走进卢浮宫的时候,那种感觉,根本来不及看呀。到处都是宝贝,哎呀呀,怎么能这么奢侈呢,那些名贵的雕塑、画作,就这么挂在那里,不住倒吸凉气,就是从小在书本里看到的,那些人类艺术史上的璀璨精品,现在一件件,就放在你的面前,就是触手可及的状态,那是多么大的一种冲击呀。就比如说断臂维纳斯,卢浮宫也没有拿个玻璃罩盖着,就用几根绳子,松松垮垮拉出一段距离,可以轻松跨过去的那种。当然,不会真有人蠢到会真的跨过去。

对于小见来说,感受最深的,不是《蒙娜丽莎的微笑》,不是说这幅画画得不好,而是展厅里人比较多,每个人都试图从这个全世界最神秘的微笑中得到属于自己的解读。事实上,当小见顺着长廊,转过一个弯,忽然就看到了胜利女神的雕像时,那种内心的震撼,完全是毁天灭地的。

是的,这是一种完全被摧毁的状态,之前所有对于艺术的理解,都在这一瞬间,在现实面前崩塌。

卢浮宫的布展,绝对别具匠心。他们将胜利女神的雕像,安排在三条楼梯的交汇处,无论你从哪个方向过来,都会有“转角遇到胜利女神”的感受。

就是那种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出现在面前的感觉。

小见一下子就泪流满面了,原来人的情感,在巨大的冲击面前,无论是悲伤或是欢喜或是震撼,都会忍不住泪流满面。你会觉得,在那一刹那,全世界都不存在了,都虚无了,就剩下小见,还有对面的胜利女神,相互对视。

胜利女神雕像是残破的,可是当你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完全可以感受她的全部形象。她站在船头,潮湿的海风,将她的衣服都吹拂起来,衣服的纹路,皮肤的肌理,包括生动的面容,飘逸的长发,栩栩如生。不想描述了,反正也描述不出来。

只能说,内心的波涛汹涌,如同大海那样澎湃,足够把自己淹没。

除了泪流满面,还能干什么呢?在这样的艺术面前,似乎只剩下这一个表情,能够概括,能够表达。

当然了,不能永远站在那里,永远泪流满面,不是吗?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

其实在卢浮宫内,每一间展馆内,都有让人驻足不前的艺术品。这里的驻足不前,是真正让人迈不动步子的那种。站在艺术品面前时,人的思想就好像停滞了,你就想就这么天荒地老吧,就这么海枯石烂吧,最好时间不要走动了,就这么停滞住吧。

好吧,说说美术吧。很多人可能都会认为,西方艺术的还原度很高。那些神话人物,细腻的神情,饱满的肌肉,如同神迹再现。但是,并不都是如此。比如安格尔著名的油画《大宫女》,每天都会有现代画家,在这幅画作面前临摹,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幅画作的主角,身体比例是不对的呢?画中主角的腰臀比例,其实是不符合人体的,换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腰显得特别长。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美啊,画面足够美,这就够了呀。这幅画作之所以能够流传,恰恰就是因为这段特别柔长的腰部线条呀。

所以说,在卢浮宫里,你所能接收到的信息,是将所有之前在脑海里想象过的艺术画面一一实现,就会有那种“一日千年”的感受。此后,去圣保罗大教堂、凡尔赛宫、万神殿、西班牙皇宫等,这些都是云集了太多艺术精品的圣殿,可是,毕竟,终归……卢浮宫总是无可取代的。

那么,小见就对中西方美术的演变产生了兴趣,就开始比较,比如在宋元时期,那种疏处走马的留白之美,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那是用画笔开了混沌,凿了虚空,出了太白,宋元时期的审美,小见是很喜欢的。也是那个时候,欧洲开始文艺复兴了。对于自然,对于人物,各自在美术领域的探索,都值得去比较。但是呢,限于本篇的篇幅,就不能展开了,展开我怕十万字也不够我说的。

说到底,还是那句话。我们可以出生贫寒,但是我们不能停止仰望星空,只要心中存着诗与远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老祖宗说的话,终归是不错的。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