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从“听轮回流转”说开 浅析林老师的文字

2019年02月 19日 10:1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上周六,扬州文艺圈,再次发生了一次不小的震动。为什么说是“再次”?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从《扬州晚报》改版开始,每逢周六必震动。为啥?因为在周六,大家翘首以盼,望穿秋水的林老师的《考古记》就要盛大出街了。

不得了,了不得,从目前各地反馈的情况来看。东至江都,西至仪征,南至瓜洲,北至宝应,更别提扬州市区的大街小巷了。每周六清晨,东方还未既白,都会有很多人顶着满头霜露,去各个书报亭守候。一等到《扬州晚报》,大家都会如饥似渴,捧读《考古记》。

对于这样的场景,大家是不是有点熟悉?没错,1747年前,左思的《三都赋》也是如此的盛况。所以说,有一种“洛阳纸贵”叫做《三都赋》,有一种“扬州纸贵”叫做《考古记》。

其实,当《考古记》出现之后,一定会有很多人去研究。基本上,小见所认识的扬城文化人,现在见面打招呼的方式,不是“吃了吗?”而是“看(《考古记》)了吗?”所以说,当春节期间,《考古记》暂停了一周之际,很多人都觉得食不甘味,夜不能寝,这个“很多人”,包括小见在内。更所以,当新的一期《考古记》出现时,那种感觉,就是“久旱逢甘霖”啊,解渴,解渴啊!

这一期的《考古记》,林老师写了一个大罐子。具体是什么罐子,小见不记得了,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依然曲折,文字依然精美。事实上,小见这次主要和大家探讨一下,这个“林老师现象”。

现在开始进入正题了啊,就是大家有没有过同样的感受,当我们阅读完一篇文章,或是一本书时,如果其中有一句话打动了你,你就会觉得,这篇文章,或者这本书是值得读的。否则,如果全程没有感动到你的任何一点,你就会觉得,哦,又浪费了一段读书的时间。那么,在这期《考古记》中,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林老师的文字,她写了五个字:“听轮回流转”。

讲真,看到这五个字时,小见立刻站起身来,向着汊河方向,也就是林老师家的方向,拜了三拜。林老师,真乃大家呀。

下面是小见对于林老师这五个字,一些浅薄的见解。

首先,当我们形容时间的流逝时,一般人会用到“岁月如梭”,高级一点会用“时光荏苒”,再高级一些会用“白驹过隙”……也就是说,用的都是熟到烂的。但是,林老师非常聪慧,她用了“轮回”作为这五个字的主语。为什么是轮回?细思极恐,因为这是一件文物,在经过唐宋元明清乃至现当代的时光流逝后,这件文物依然还在,一“轮”轮的颠沛流离,最终还是“回”的,“轮回”两字,真是太精确了。

其次,我们再说“流转”两个字。我们常说,时光是一去不复返的,是一条一往无前的直线,但是事实上,在人世间,又无数次地印证了,很多时光似乎可以回旋倒流,我们有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突然有一种“我来过”的感受。这是什么?这其实就是时光的回旋,就是流转。在林老师的笔下,时光如河流,但是这条河流是可以回旋的。“流转”两个字,其实有着很深的哲思。

最后,一个“听”字,这个“听”字才是小见立刻起身,向汊河方向三拜的原因。没有这个“听”,小见还会在板凳上坐得稳如泰山。这个“听”字真是用得太妙了。一下子就让画面都活了起来,所有的时间流逝,空间转换,都是有声有色的了。一个“听”字,又让读者产生了融入感,林老师在听,读者在听,整个世界都在听……

古人有过相同的审美体验。比如“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这个门,是用“推”还是用“敲”?一个“敲”,整个画面都有了声响,动静之间,玄妙万千。同样的道理,一个“听”字,再接上“轮回流转”四个字,这就足够让林老师的文笔,令人惊叹了。

汉字,其实就是这么奇妙的艺术。听、轮回、流转,这三个字或是词,我们都会说,但是只有林老师,当她把这三个字词连接在一起的时候,艺术产生了,伟大诞生了。有时候,一个人的电光火石,就是艺术史上的天崩地裂。

这里的天崩地裂,不是说艺术史在这五个字面前,都毁灭了,而是说这五个字的变化,有着极大的可能,在旧的文学世界中,撕开一条小小的口子,让一些新的光亮,能够照进来。

当我们在回顾艺术史时,总会发现,有些伟大的开创,本身或许并不完美,但是就是因为开创了一种新的可能,所以会形成另一个高峰。小见在这里,不想举“唐诗走到极致就产生了宋词”这样的例子,小见举个马尔克斯的例子吧,当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横空出世时,或许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他将一种全新的写作方式,带给了全世界的文学,魔幻现实主义。在《百年孤独》中,有很多奇异魔幻的内容,但是却不是莫名其妙,反而让读者觉得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而在《枯枝败叶》中,马尔克斯还让死人都站起来,为他带路。中国虽然有《聊斋》,但是我们都知道那些都是“鬼故事”,但是马尔克斯不同,他的文笔,让一切的魔幻服务于现实主义。

所以说,当林老师写出“听轮回流转”这五个字时,有没有感受到其中那种巨大的、艺术的魔幻现实主义?她写的这个大罐子的故事,其实和马尔克斯的思路是趋同的。在她叙述的故事中,有虚构的成分,但是一切都是那么合理。

我们又都知道,受到马尔克斯影响的中国大作家,有莫言、汤成难等,可是!可是马尔克斯做过记者,而莫言、汤成难没有,恰恰林老师却正是一位无比优秀的记者……

细思极为激动!

我们再去分析林老师的整体文笔,从头到尾,都是流畅简洁,丰盈着太多太多的闪光点的。前段时间,一些文友在说汪曾祺,说汪老的小说,其实没有太多曲折的情节。可是,为什么汪老的小说,可以堪称“不朽”?原因也简单,汪老解决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那就是语言。汪老的语言功力太深了,所以他可以把所有说故事的情节,所有的跌宕起伏,所有的扣人心弦,都隐藏在看似平淡无奇的文字之中,最终却带来极为震撼心灵的力量。所以说,当林老师已经解决了文字的问题后,她从高邮的龙虬庄出发,此后的每一个点,内容并不重要,有她这样的文笔,写什么不能写到极致?这是大家啊!

嗯,这几期的专栏,没有写《红楼梦》,过年嘛,写点新鲜的。其实和《红楼梦》也是有关的。有曹雪芹,就有脂砚斋,脂砚斋点评《红楼梦》,让脂砚斋也火了,不是吗?如果没有曹雪芹,没有《红楼梦》,谁会知道脂砚斋?同样的道理,小见以后要花精力,仔细分析、学习、专研每一篇《考古记》,林老师日后必成大家,这是已经决定下来的事情了。到时候,作为林老师文字的研究者,小见说不定也能跟着火一把。嗯,一定会是这个样子的。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