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安民·夜扬州】夜觅净香园

2019年02月 25日 08:10 | 来源: 扬州安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扬州安民·夜扬州】夜觅净香园

春节过后,连着下了几场雪。每每早晨起来,朋友圈里雪景妖娆,从宝应的万亩荷塘,到江边的森林公园;从灯火璀璨的枣林湾,到龙纹浅刻的仙女庙,到处都是银装素裹。

朋友自雪乡来,下榻在迎宾馆。在他的眼中,关内之地都是南方。晨起推窗,但见雪花飞舞,恍如入梦。冬日的瘦西湖,本来就是一帧帧隽永的水墨,让春雪这一装点,霎时美爆了朋友圈。北方长大的朋友哪见过这架势,犹疑到了仙境,立马飞奔出门,一路狂拍,直到相机内存撑满,回房间随即倒入笔记本,我去了以后,得意地一张一张翻给我看,已届不惑的他,兴奋得像个孩子。

白天看过就罢了,晚上还想去转,无奈九曲桥上通往瘦西湖的栅栏门锁上了,于是陪他往东堤方向去看看。

从餐厅出来,沿九号楼的方向走向湖边,首先入眼的是“净香园”。已经走过去了,他又折回来:“这不就一个水榭么,怎么称之为园呢?”看着这座横跨在溪流上,小三间的门厅式建筑,朋友不解地问。

幸亏提前做了功课,不然真的被问住了。日前友人雅集于此,我亦与他有着同样的疑惑,回去查了资料,才明白其中究里。

据李斗的《扬州画舫录》所记:“净香园,在虹桥东岸,歙县盐商江春所筑,又名江园。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改为官园,二十七年(1762年)赐名‘净香园’。”

“你说的江春,是电视剧《大清盐商》里的江春么?”

“那你看过啦?没错,说的就是他。”

在扬州历史上,江春可算是个人物。他的祖籍安徽歙县江村,出生在一个盐商世家,他的祖父年幼时,随其高祖挑担至扬州,开始涉足盐业生意,由于经营有方,传到其父亲江承瑜的时候,已成为两淮总商之一。江春22岁时参加乡试不中,便来到扬州协助父亲做生意,逐步显现他在这方面的过人之处,其父去世以后,他便继承总商之位,从此驰骋两淮盐业,做得风生水起,名声在外,在皇上那里,也都挂上了号,以至于每当新的两淮巡盐御史上任前,乾隆爷总要对他们说:“江广达人老成,可与咨商”。江春行盐的旗号为“广达”,业内多称之为“江广达”,他成了当时朝廷与两淮盐商之间,相互联系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扬州的盐商,不全都是暴发户,也有许多亦商亦文的饱学之士。就像江春这样,日常经营之余,著有《随月读书楼诗集》、《黄海游录》、《水南花墅吟稿》等文字,建有康山的草堂与秋声馆、东乡的深庄别墅、北郊的江园等园林,组建有德音、春台两个戏班,在扬州的文化、建筑、戏曲事业发展上,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在建设局工作期间,有企业家欲建园林建筑,一概予以包容和支持,从设计之初,就帮着把关,建得越有气魄、越有特色越好。扬州现存的古代园林,那一座不是当时盐商所建,若干年后,这些园林都将为社会所共有,成为人们欣赏游览的好去处。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明清时期众多盐商,在瘦西湖的两岸构造的大型湖上私家园林,逐步绘成“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中国画长卷,由壶园、凫庄、勋园、徐园、趣园、筱园、贺园、净香园、水竹居、小金山、静香书屋等形态各异的园林,组成历史上著名的北郊“二十四景”。

江春所建的江园,也是其中之一,其规模究竟有多大,《画舫录》中是这样描述的:该园由“荷蒲熏风”和“香海慈云”二景区组成。“春波桥跨园中内夹河,桥西为荷蒲熏风,桥东为香海慈云。”园内“竹树夹道,竹中筑小屋,称为水亭。亭外清华堂、青琅玕馆,其外为浮梅屿。竹竟为春雨廊、杏花春雨之堂。堂后为习射圃,圃外为绿杨湾。水中建亭,额曰‘春禊’。射圃前建敞厅五楹,上赐名怡性堂。堂左构子舍,仿泰西营造法,中筑翠玲珑馆,出为蓬壶影。其下即三卷厅,旁为江山四望楼。楼之尾接天光云影楼,楼后朱藤延曼,旁有秋晖书屋及涵虚阁诸胜。又有春波桥,桥外有来熏堂、浣香楼、海云龛、舣舟亭,桥里有珊瑚林、桃花馆、勺泉、依山二亭,由此入筱溪莎径而至迎翠楼。”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第三次驾临扬州, 游湖之时“临幸”了江园,见浦塘内遍种荷花,莲叶接天;香气清纯,自然恬静;清高圣洁,颇有禅意,与其当时的心境契合,于是展纸磨墨,提笔一挥,写就七律《题净香园》:“满浦红荷六月芳,慈云大小水中央。无边愿力超尘海,有喜题名曰净香。结念底须怀烂缦,洗心雅足契清凉。片时小憩移舟去,得句高斋兴已偿。”从此,江园改名净香园。

过了园门,入眼便是湖,岸边停靠着几艏红金顶的画舫,灯光下,衬着晶莹的夜雪,尤为鲜亮;对岸有座白雪覆盖的四方亭,亭上似有一块匾额,晚上不太辨得清。我指着春波桥告诉友人,在这里拍过电视连续剧《青青河边草》,“是么?”“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野火烧不尽,风雨吹不倒……”他旋即哼出了片中主题曲的旋律。

沿着东堤往北走,雪花又飘了。“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友人不停地为湖边的玉树琼枝而惊叹,“是谁在等这一场雪,飘过了还再来,又是在赴谁的约?”我转身问他,友人一脸坏笑,笑得又有些成熟了。

顶着飞雪往回走了,脑海中忽生一个念想:从趣园向南,到迎宾馆、虹桥坊这一片,不就是当代的净香园么?

(感谢周泽华老师提供文中图片)

作者简介

晏明,生于扬州,长于扬州,深爱扬州,为她写几行文字,也算是感恩的回馈吧。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