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王小见】诗词大会原形毕露 小见苦心避谈红楼

2019年02月 26日 15:2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王鑫

忽然之间,就有点不太喜欢董卿了。

大过年的,在央视的黄金时间段,放什么《中国诗词大会》,直接影响到小见的家庭地位。

平时,小见也是不怎么喜欢看电视的。但是总决赛那天,总想着都总决赛啦,怎么也要冒充一下文化人吧,就早早回去,打开电视等了。这就影响到亲密的革命战友小郭了,因为电视机方圆3米,正常都是她的领域。

当然了,谁都不能阻止内心之中对于文化的向往。小郭还问小见,你能不能参加这个节目呀。一时间,小见竟无语凝噎,差一点就执手相看泪眼了。但是心里还是想,平时的家庭地位,就是靠这么坑蒙拐骗树立起来的。

寻常人家,经常会有些事情发生的。比如在网上买了小衣架、小衣橱什么的,都要自己拼装。正常打开包装之后,看着满地的零件和无比复杂的图纸,小见就已经头昏眼花了。至于螺丝刀这些工具,在小见看来,真是重若千钧啊。这时候,小见就会说,小郭啊,你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图纸,我要去读读书了。其实哪有那么多的书要读呢?不过是虚晃一枪的借口罢了。无非就是要营造出一副,我是读书人的假模假样呀。而且,读书人,必须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在家里经常面对一个酱菜玻璃罐头,束手无策,最终是用刀生生把罐子敲碎了才成功的。

所以,这些都造成了,小郭认为小见也能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的假象,而这样几乎等同于盲目的鼓励,也让小见产生了不切实际的膨胀感。那就是,小见居然跟着电视节目开始答题了……唉,悔不知当初啊。

事实上,可能是总决赛的缘故吧,小见在答题时,几乎是一败涂地的。一条题目正常三个答案任选,小见最先排除的,往往就是最正确的那个。基本上,就压根没有答对过几条题目。

之前几季,《中国诗词大会》的百人团选手,如果答错题,就会出现草船借箭的场景,如果是那样,小见的船,早就千疮百孔了,早就是看着别人“沉舟侧畔千帆过”了。今年呢,换做花朵了,答错的话,花朵就凋谢了。所以说,小见当时内心之中,已经是“东风无力百花残”了。

反正,看到一半,也就是答到一半,一直错到一半的时候,小郭就说,“哎呀,好累啊,我不看了,你也早点洗洗睡吧”。所以说,她基本上以“早点洗洗睡”来衡量小见在诗词上的造诣了。没有办法,小见多年塑造的形象,的确在这档节目中,轰然倒塌了。

所以说,在《红楼梦》第三十二回中,史湘云也劝贾宝玉多读点书:“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学些世途经学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

这段话呢,在《红楼梦》里,也是挺费思量的。很多人都说,你看史湘云,平时大大咧咧的,看上去也如同贾宝玉的战友,实际上也是如同薛宝钗一样,要劝贾宝玉考取功名的。但是,仔细想想,却又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史湘云开头就是说,“你就不愿读书”,也就是说,这个是大前提,你不愿读书,那就罢了,也不勉强,但是你总要出去交交朋友这些,史湘云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对于“爱哥哥”的脾性,她是了解的。

可是贾宝玉这个不知上进的,湘云妹妹的好话,听不清爽,就会误会,还说“姑娘请别的姐妹屋里坐坐去,我这里仔细脏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太不客气了,这个家伙说话,简直是赤裸裸的逐客令呀。还好呢,袭人一旁解释半天。更还好呢,史湘云本就是没心肝的性子,听他这么说话,也不着气。若是换做林妹妹,被宝哥哥说上这么一句,怕是要委屈到地老天荒吧,一直委屈到三生三世都不够!说不定要去投井什么的。

这一回中,还真有人投井了,那就是金钏儿。金钏儿为何投井?是因为王夫人打了她一巴掌,而这一巴掌的缘由,还不是因为贾宝玉,动不动就上前和别人亲亲密密的。金钏儿是王夫人跟前的丫鬟,从小和贾宝玉一起长大的,这小时候亲密点没关系,长大了还这么你侬我侬的,在王夫人看来,就是荒淫无耻。王夫人眼里看不到宝玉的轻率,只看得见金钏儿的轻佻。这一巴掌下去,还让金钏儿的父亲早日进来,把她带出去。金钏儿觉得,若是真被赶出去了,还落了个“勾引主子未遂”的名声,干脆投井而亡了。也是可悲可叹可惜啊。

曹雪芹之所以了不起,就是他在叙述主线故事的时候,依然不忘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金钏儿之死,在《红楼梦》里是个大转折、大故事,金钏儿死了,王夫人也觉得后悔,总归是面前伺候多年的丫鬟,就想送些银子去她家,还准备拿两套做给林妹妹的衣服,给金钏儿妆裹。但是凤姐立刻说,林妹妹平时是个多心的,怕是知道了,心里不高兴。这时,薛宝钗立刻说,我有衣服,还说自己从不计较这些。多么大方得体、通情达理的姑娘呀。

金钏儿之死,就引出了宝玉挨打,就引出了千红而哭,就引出了小见继续胡说八道《红楼梦》。论理说,这一回的书目,也就是第三十二回,本应该前些日子就写的,可是呢,前些日子过年啊,若是小见写了什么投井,什么“为千红而哭,为万艳同悲”,岂不让人觉得不够喜庆。所以呀,小见前几期不说《红楼梦》,那是有道理的。加上小见又是一个很死板的人,非要一回一回说下去,所以只能中途溜出去一回,如今年也过了,下一回就该说说,宝玉挨打这回事了。

作者简介

王小见,混迹扬州媒体界、文艺界数十载,摸爬滚打,嬉笑怒骂,不成体统,博君一笑。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