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秋之语】​人间二月春来早

2019年02月 27日 22: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秋之语】人间二月春来早

作者:谢秋根

春来了,来得悄无声息又翩翩跹跹,恰似远嫁外乡、离家经年的姑娘终于携着暖阳、带着羞怯的笑容款款而来。轻柔的风儿唤醒了沉睡的大地,草木复苏、红梅怒放。清晨,当窗帘映上了柔和的白光,鸟雀们欢快的对歌互答搅碎了迷离的春梦,微弱的春风融化了窗外冰凝的世界,马路上的车流声也一扫严冬的沉闷和呆板,变得欢快、亢奋,像一首激越的春曲回荡在天地间。

屋顶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咯噔噔”、“哗啦啦”的响声,那是矫健的野猫被春的气息激活了压抑一冬的本能,一扫寒天的萎靡和愁闷,在墙头、瓦片上窜纵跳跃、追逐厮打。田园犬也不甘寂寞、蹦蹦跳跳,尾巴使劲地左右摇摆,高昂着洋洋自得的狗头到人堆里凑趣,装出一副讨好的媚态也想刷刷脸,试图成为这个季节里巧手抓拍美图里的一个点缀,那叫声也不似冬天里那般凶悍、无礼,有了一点撒娇的味道,断断续续的,每叫一声,狗眼里的乌珠还不断地滑动,似乎在思考其吠声是否合适、是否应景、会不会招人烦。

身强力壮的农民工们已经打点好行装,临行前还不忘帮家里做一点杂事,有的挑着桶在给麦田追肥,有的手持大锹在墒沟里清淤,恨不得把家里的重体力活一股脑儿全干完,以减轻留守老小的压力。孩子们散漫多彩的寒假结束了,纷纷背起书包奔赴校园。幼儿园里又响起奶声奶气的童谣,早读间的小学校园又听到了朗朗书声。早春夜晚的路边不见了昔日歪歪倒倒的醉汉,萌动的春情清除了好酒的中年大叔们血液里的落寞和多愁善感,他们不再把大好时光交付于浓烈的酒杯,醉里乾坤虽大,但终究是虚拟的浮云,南柯一梦醒来还是要面对眼前的一地鸡毛。一年之计在于春,深感重任在肩的大叔们都雪藏了油腻的眼神,休养了一个冬天,身体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开始忙碌起来。长辈的养老、孩子的求学、自身的前程、充满诱惑的明天把他们的内心世界充填得满满的,犹如一枚巨石死死压住了内心深处那些不三不四的念头。春天来了,不再有人举酒邀明月作无痛之呻吟、亦不复有人凭栏观繁星诉伪善之衷曲,人间处处美景,实在无暇他顾。

二月的风让瘦子们告别了对严寒的恐惧,仿佛沉疴卧床的病人终于等来了春风这剂天赐良药,蜡黄的脸颊又泛上了些许含金量不高的潮红,一朝痊愈,终于可以满含笑意在阳光下轻松地舒展腿脚。暖阳给胖子们增添了烦恼,质地考究的衬衣将身躯勒出一圈一圈波浪形的板油纹,这不请自来的白肉仍在不断累积,层层冬衣罩不住,日日咕咚甩不脱,恨不能,跪求蜀冈起神风,将这恼人的赘肉,吹得一去无影踪。

早春,就像十三四岁的处子,稚嫩、青涩、鲜亮、活泼,涉过严冬冰冷的河流如期归来,身姿依旧,容颜未改。不施一丁点粉黛,素颜出镜却娇柔可人、清纯靓丽。二月里阴雨连绵,偶尔还“撒啦啦”地撒落一点雪珠子,气温忽高忽低,然而,不论你身处阡陌纵横的原野,还是穿越杂草丛生的树林,都能真切感受到春姑娘的清秀婉约、华美飘逸,恰似玲珑剔透的邻家小妹,抑或是罗敷再世,回眸一笑、荡魂摄魄。古运河畔、小秦淮河边纤细的柳丝,一条条柔顺丝滑,像少女的长发一直垂入水面,随风画出道道波纹。“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里的二月其实是指农历二月)。”二月的春风不但裁剪了嫩柳、修剪了枯枝、扫去了路旁的腐叶,还以写意的彩笔,畅意挥毫,在城里郭外、河湖乡野刷上一层层、一片片醉人的新绿。看着春水边柔弱的柳枝,你应该能感受到早春的内敛和含蓄,充满激情但不狂放,饱含温暖但不热烈,美得小心翼翼,美得战战兢兢。

这是一个即将融入深度缠绵的季节,一个重启人间浪漫梦幻的时节,也是一个适合约会的季节,约同学、约亲友、约知己、约熟人去近郊踏青,到乡间野钓,或者来一场远足。其实,春天里真正的约会,应该是和内心里那个似曾相识的自己来个钟情的约会,和自己说说话、聊聊天、握握手,放下执着和一切阻碍前行的累赘,告别盲目和所有自以为是的幻影,在戒除寂寞的最美时节到自己的内心世界细细地探求、认真地琢磨,用早春的朝阳将内心所有的创伤悉心熨平,让柔和的东风带来的花香掩去岁月残留的苦涩,任初春的蒙蒙细雨浇灭不明来由的狂躁,使曾经伤痕累累的心渐渐变得平和、通透,晨醒入目有美景、终日不闻闹心音,切不可辜负春天的恩赐。

人间二月,虽未见姹紫嫣红的绚烂花海,也未有雍容华贵的威仪盛装,但却是最有希望的季节。草尖朝露,有宝石之光,高枝寒鹊,有俯察之喜,塘头野鸭,不生僭越攀附之心,即得濡沫之欢。故早春无分贫富,心有田亩,不念簪缨,在这如诗如画的时节,只需坐等风来,笑盼花开。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