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稀罕李白的人那么多,李白到底稀罕谁?(下)

2019年02月 28日 11:3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燕小乙读史】稀罕李白的人那么多,李白到底稀罕谁?(下)

■ 张媛


每个文人都有一片成就自己的土壤,一块吸取营养的专属之地。在李白,这片肥沃的土壤就是“小谢”。

“小谢”并不是李白给起的爱称,“小谢”就是“小谢”,大名谢朓,历史上人称“小谢”,以区别于谢灵运的“大谢”。

当我们念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谢朓也好,谢灵运也罢,还有前面说的谢尚,岁月带不走这一串串熟悉的名字。

说起来,这个谢朓来还是谢尚的侄孙辈,谢尚是大将军。

谢朓的出身说来更加显赫,他的母亲是宋文帝的女儿长城公主。

作为一个标准的皇室贵族,谢朓一点没有放松自我修养,他“少好学,有美名,文章清丽”。

李白曾以“清发”二字概括谢诗的风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清发”二字既有清丽俊朗之意,又给人飘逸灵动之感,可以说是知己之言了。

这句诗也用以自喻,当李白想表扬表扬自己的时候,他想到的比喻是:“我的诗风,也像谢朓那样清新秀丽、飘逸灵动。”

除此之外,还有:

"三山怀谢眺,水澹望长安"

“明发新林浦,空吟谢朓诗”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谢朓已没青山空,后来继之有殷公。”

“宅近青山同谢朓,门垂碧柳似陶潜。”

“我吟谢脁诗上语,朔风飒讽吹飞雨。”

“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最后一句化用了谢朓的名句“余霞散成绮,澄江散如练”。李白将相隔二个多世纪同行的诗句和名姓,不加掩饰地书写在自己的作品中,完成了一次高规格的致敬。

谢朓的诗歌理念是“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要达到“圆美流转”,声律是一个重要因素。他把讲究平仄四声的声律运用于诗歌创作中,因此他的诗音调和谐,读起来琅琅上口。

今天,当我们大声诵读李白的华美篇章,那字字句句一气呵成,气势恢宏,铿锵悦耳,如《将进酒》。又如行云流水,读之让人酣畅淋漓,如《长干行》。

当我们享受这份快意的时候,要感激谢朓的努力,借了一个巨人的肩膀让李白靠。

当“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李白千辛万苦登上九华山落雁峰时,气喘如牛的他还心心念念想着谢脁,他叹道:“此山最高,呼吸之气,想通天座矣,恨不携谢眺惊人诗来搔首问青天耳。”

在最高的峰,读最好的诗!只能说——李太白,行家啊!

李白口中的谢朓,时而唤作小谢,时而叫谢公,时而直呼其名,时而又成了谢玄晖。就像我们对最亲近之人的称呼,可以视心情而定,有时昵称,有时外号。无需板起面孔,客客气气,一成不变。

几年前,我和家人自驾去黄山,途经宣城,突然有股冲动,很想绕下高速看两眼。

原因无他,第一当为李白和敬亭山,第二当为谢朓。

其实,这两点完全可以合二为一。

这是谢朓做过太守的城,更是李白流连过无数次的城!

建武二年(495),谢朓任宣城太守。古时有这种或以其家乡,或以其任职地为人命名的习惯,“谢宣城”就是这么来的。而宣城,亦被称为“小谢城”。

宣城任上,谢朓将他的诗歌创作推向了数量和艺术的顶峰。他流传下来的诗句,大多是宣城时期所做。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李白就是这样痴心的汉子。

谢公不在了,李白只有把对谢朓的爱毫无保留的投射到宣城上。

自天宝十三载(741),李白买舟远行,来到谢脁曾任太守的安徽宣城。在那里,一呆就是三年,看过许多风景名胜,写过很多绝妙好诗。

这这里,李白写下了著名的《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给我们留下了脍炙人口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还有脱口而出就能让人心生快意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也是在宣城,李白“独坐敬亭山”,留下了千古流传的“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真的是两不厌,李白七次飘然敬亭山,让这座小山成为无数文人心中的一个坐标。

终其一生,李白多次来宣城,凭吊三百年前谢朓的遗迹,寻找偶像留下的点点蛛丝马迹。

他找到了谢朓住过的地方,泫然泪流,挥笔写下了《谢公宅》:

“ 青山日将暝,寂寞谢公宅。竹里无人声,池中虚月白。

荒庭衰草遍,废井苍苔积。唯有清风闲,时时起泉石。”

如果我们静心读一读谢朓本人的诗句,例如:

“日出众鸟散,山冥孤猿吟。”

“云中识归舟,云中辨江树。”

“大江日夜流,客心悲未央。”

“风动万年枝,日华承露掌。”

你会发现,在谢公宅前写诗的李白犹如被谢朓握住了笔。

大笔写景,绝口不言情。但是笔墨之外,别有一段深情。

宋、齐之时的政坛极其黑暗,谢朓因文章备受众藩王的称赏和礼遇,渴望有所作为,但也因此招祸遇害,他含冤死在狱中时,年仅36岁。在他活着的时候,对政治极其失望,对自己的处境也有很悲观的预感。

郁郁的谢朓将自己的灵性寄托于山水之中,而李白纵情山水,不知是否和这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观山、爬山,则思谢朓——“宅近青山同谢朓”、“谢朓已没青山空”。

相信在幽静深邃的山林之中,隔着时间、空间的河流,李白更能与他的精神偶像莫逆于心、相视而笑。

多年之后,六十岁的李白,已阅尽人生的大风大浪。

远放夜郎,遇赦回归,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意兴萧索、疲惫不堪,加之被吓得不轻。

上元二年,捡回一条命的李白并没有停下脚步。他掉转船头,又一次来到宣城,向谢朓做最后的告别。

一致的抱负,相似的际遇,让李白对谢朓产生了更多人生际遇的惺惺相惜。

想言告别,却无需言别,因为这次,李白永远地留在宣城了。

旧唐书说他:“后遇赦得还,竟以饮酒过度,醉死于宣城。”

新唐书则更加具体,李白病逝于当涂,时年62岁。唐代当涂归宣城管辖,总之,李白就这样永远地留下来了。

梁武帝萧衍曾评价谢朓:“三日不读谢诗,即觉口臭。”

而李白,清人王士禛这么形容他——“一生低首谢宣城”。

作者简介

作者:张媛,主业读《史记》,副业读唐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