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杨行密:枭雄蜀冈拉锯战 黎民悲惨复悲惨

2019年03月 07日 12:1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沙永祥

作为帝国的经济中心,隋唐时间的扬州是纸醉金迷之地,“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扬州成了天下所有人向往的人间天堂。可是,中国有句俗语:“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盛世繁华了三百年后,扬州在晚唐时期急速坠落,各方豪强你方唱罢我登场,对这座历史名城展开了极其血腥的争夺,导演了一幕幕人间闹剧、惊天惨剧。

这场惨剧的最大主角是杨行密,他的行宫就在桑树角上,现在扬州宋夹城遗址公园东门对面一带。

杨行密是庐州(今合肥)人,五代时期南吴政权的奠基者,作为乱世之枭雄,盗匪出身的杨行密用了六年时间占据了扬州,最终却替扬州城和扬州人民、也替自己谱写了首千古悲歌。

1

晚唐时期,宦官专权、藩镇割据愈演愈烈,而黄巢起义则为大唐王朝的灭亡敲响了丧钟。最终,黄巢起义虽被剿灭,但藩镇割据的局面并没有改观,各种势力之间打得昏天黑地,天下彻底大乱。

当时扬州所在的淮南节度使是高骈。此人文武双全,作为神射手,他以真人版“一箭双雕”而闻名天下;作为诗人,则留下了“满架蔷薇一院香”等传世名句。青年时期的高骈战功赫赫,曾经平党项,定安南,屡败南诏少数民族。黄巢起义军也想染指扬州,也被高骈打得大败,只好避开扬州,直下浙江。

应该说,一段时间内,高骈为维护扬州乃至淮南地区的稳定作出了贡献。

可人是会变的,晚年的高骈众叛亲离,惨死于部下之手。

给高骈送终的,是他的部下,左厢都知兵马毕师铎。

这事说来话长。

中和二年(882),高骈见天下大乱,野心开始膨胀,不再向朝廷进贡纳赋,欲独霸淮南。按道理此时的他应该励精图治才对,可随着年龄的增大,高骈却躺在功劳簿上,逐渐昏庸起来。特别是受到著名的“大忽悠”吕用之蛊惑后,整天不问政事,忙着求仙问道、长生不老,淮南节度使的权力旁落到吕用之的手上。

吕用之是高骈军事集团的智囊,他借着高骈对自己的宠信,坏事做尽,将领们人人自危。毕师铎原是黄巢起义军的重要将领,善于骑射,后来投降了高骈。本来小日子过得好好的,但偏偏吕用之看上了他的妻子和小妾。一天,吕用之趁毕师铎外出之际,闯入毕家强行强暴了他的妻子。得手后的吕用之更加猖狂,明目张胆地要求毕师铎每月至少将其妻妾送给他享用七次。

面对着无耻而又强势的吕用之,毕师铎忍无可忍,但一次次忍了下去。

光启三年(887年)四月,获取了高邮地区兵权的毕师铎决定做回爷们,他以讨伐吕用之的名义,进攻扬州。

从此扬州进入了战火纷发的炼狱时代。

2

虽然高骈早已失去人心,但由于毕师铎兵力有限,一时无法攻下扬州城。于是他又联合了另一位恶霸豪强、时任宣州观察使的秦彦,许诺事成之后让秦取代高骈的位置。

淮南节度使号称大唐第一肥缺,辖区内聚集了天下过半的财富,这块蛋糕太诱人了。秦彦头脑发热,迅速答应了毕师铎的要求,派出大将秦稠领军来扬助攻。

形势顿时向毕师铎有利的方向发展,仅用了三天,毕师铎与秦稠的联军便顺利攻破扬州城,囚禁了高骈全家,高骈重用的方士诸葛殷被杀,吕用之、张守一等人溜之大吉。

吕用之等人当然不甘心失败,他要重振旗鼓。而重振旗鼓的首要一招就是扩大自己的力量,这力量从哪里来呢?

吕用之想到了杨行密。

于是,一代枭雄杨行密登场了,就此与扬州结缘。

杨行密出身于普通农民之家,祖宗八代都与权贵免疫,父亲去世得又早,小时候都在贫困中度过。虽然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老天却意外给了他一副强壮的身体。强到什么程度,史书上说他一天能走三百里,轻松举上数百斤的物品,放到现在,应该是马拉松和举重的双料冠军。

由于太过贫穷,年轻的杨行密参加了起义军,不过很快便被官兵俘虏了。时任庐州刺史郑棨发现这小子是个人才,不但没有怎么样他,而且还让他参加官兵的队伍,吃了皇粮。杨行密在官兵的队伍里逐渐混了点名堂,于是对自己的现状开始不满意了,最终杀了庐州都将,自任为八营都知兵马使,带领一帮弟兄们掌握了庐州的军政实权,逼走了庐州刺史郎幼复。

在那个靠拳头讲话的晚唐时期,朝廷对待匪贼最好的方法便是招安,于是,造反起家的杨行密不但没有受到惩处,还于中和三年(883年)被高骈任命为庐州刺史。

杨行密并不会满足小小的庐州刺史职位,他审时度势,觉得有必要抱紧高骈和吕用之的大腿。作为高骈部将的吕用之,深恨高骈的另外两位部将俞公楚和姚归礼,他便与吕用之合谋,利用俞公楚和姚归礼两人率领三千骁雄军在庐州境内慎县剿匪的机会,带领大军对骁雄军的驻地展开突袭,杀死了全部将士。然后向高骈诬陷俞公楚、姚归礼谋反叛乱。高骈蒙在鼓里,不知道这是他与吕用之的合谋,反而重赏了杨行密。

可以说,他们也在这次合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于是,吕用之被毕师铎打得屁滚尿流之时,想起了“亲密战友”杨行密。他以高骈的名义,任命杨行密为行军司马,要求其迅速率领所部人马增援扬州。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吕用之这是标准的引狼入室,扬州城、扬州人,包括吕用之自己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3

扬州之战历时六年,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惨烈程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杨行密的首次扬州之战历时六个月。

光启三年(887年)五月,杨行密率八千子弟兵风尘仆仆地赶到扬州城下,然而,此时扬州已换了新主人毕师铎和秦彦。

得悉杨行密大军到来,吕用之、张守一率残部加入了杨行密的队伍,周边观望的豪强如海陵镇遏使高霸、曲溪人刘金、盱胎人贾令威带领人马也陆续归附。还有一个好事,当初毕师铎起兵攻打扬州之时,曾应诺给高邮镇将张神剑司空之职,但最终没有兑现,张神剑一怒之下也率众转投杨行密。这样一来,杨行密的势力扩大到一万七千人。

杨行密派张神剑统兵驻扎在湾头山光寺,本人屯兵大云寺,营地北跨蜀冈,前临大道,自扬子江北至槐家桥一线,栅垒相联,军容十分威武。

但杨行密没有贸然进攻,因为攻城的没有守兵多。

但守兵有个致命弱点,那就是粮食严重不足,他在等候战机。

被围困了一个月后,守城将士无法坚持,于是毕师铎、秦稠二人率领八千精兵出城进攻。双方一交战,杨行密就败走了。军士们冲进杨行密的大营,发现了堆积如山的粮食和大量财宝。久旱逢甘霖,大家纷纷扔掉手中兵器,疯狂抢夺财物,秩序大乱。就是此时,埋伏在四周的杨行密部队杀了出来,包括秦稠在内的八千精兵全兵覆灭,尸体填满了十里沟壑,仅毕师铎等极少数人幸免于难。

接着,守军又作了十余次困兽之斗,但均被杨行密击败,蜀冈了又多了上万具的累累白骨。因为杨行密打的声援高骈、攻打叛军的旗号,秦彦、毕师铎将满腔怒火发泄到高骈身上。九月初四,秦彦、毕师铎将高骈及其子侄全部杀害,曾经的射雕英雄悲惨落幕。

由于没有粮食,城中的宣城军开始捕人为食。《资治通鉴》记录了当时的惨状:“城中无食,米斗直钱五十缗,草根木实皆尽,以堇泥为饼食,饿死者太半。宣军掠人诣肆卖之,驱缚屠割如羊豕,讫无一声,积骸流血,满于坊市。”意思是说城中饿死大半,宣州军随意抓人,像猪狗一样到市场上买卖、宰杀、然后烹食,市场上尸骸满地,血流成河。

更可悲的是,百姓都认命了,很多人到死都不喊一声。

战争灭绝了人性!

人吃人的惨剧持续长达半年,一直到十月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杨行密突袭扬州成功。秦彦、毕师铎逃往东塘(今湾头)。

杨行密进入扬州后,城内仅剩百姓数百家,而且全部不成人形。

4

可灾难远没结束,扬州人民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进入扬州城的杨行密尾巴还没翘几天,一条军情如晴天霹雳般地传入他的耳中,北方在蔡州称帝的秦宗权派其弟秦宗衡率军万人南下争夺扬州。

提起秦宗权,晚唐的军民没有小腿肚不发抖的,他的部队不但战斗力强,还是著名的吃人部队,常以人肉干粮作为军粮,所到之处都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当年十一月,秦宗权的部队就到达了扬州城西,占据了杨行密的旧寨。杨行密实力明显处于下风,攻守易势,由猎手变成猎物,而且下场可能比高骈等人还要惨。

扬州城的第二幕惨剧持续了半年!

在包围扬州过程中,秦宗权的部将孙儒自侍功高,杀掉了军队统帅秦宗衡自立了门户,战争随即进入白热化,最终也变成了一场残酷的杀人竞赛。

这孙儒就是一个畜生。次年正月,他占据了高邮,将包括已投靠自己的秦彦、毕师铎以及高邮城的军民百姓杀了个精光。张神剑率残兵七百人冲出魔掌逃到扬州。

杨行密也不是好鸟!

在如此复杂惨烈的形势下,他本应该知人善用,可是他不!攻下扬州后,他觉得吕用之、张守一等人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便灭了他们全族。张神剑拼死逃回后,他怀疑张神剑的忠心,先后将张和高邮逃回的七百人全部活埋。同样下场的还有高霸。杨行密担心他立场不稳,于是设计将高霸全族都灭了。一时间,冤杀了多少人,谁也说不清楚,据说蜀冈上的白雪全部都被染红了。

在与孙儒的交战过程中,杨行密屡战屡败。由于担心成为人肉包子。当年四月,杨行密逃出扬州,回到了自己的根据地庐州。

紧接着是扬州第三次大战,这一次来去匆匆。

昭宗龙纪元年(889年),不甘心失败的杨行密利用孙儒主力进攻宣州的机会,趁虚而入占据了扬州。孙儒回头来攻,杨行密连夜带军逃跑。

此后,杨行密与孙儒的激战再没有围绕扬州城展开,但人民仍没能逃脱厄运。

为彻底击败杨行密,大顺二年(891年)七月,孙儒决定战略性放弃扬州。临时之前,他实行“三光”政策,抓走了扬州城及沿途所有的百姓,然后一把火将扬州烧为灰烬。被他带走的百姓,老人和儿童立即成了军粮,青壮男丁妇女暂作苦力,被充作了未来军粮。

就这样,曾经的大唐王朝第一繁华都市,仅三年的战火蹂躏,便化为了一片焦土,孙儒应该被永远钉在扬州的耻辱柱上。

要和平、不要战争,永远不能成为一句空话!

杨行密虽然屡战屡败,屡败屡逃,但他是打不死的小强。他在等待着咸鱼翻身的那一天。

这一天说来就来!景福元年(892年)六月,长期处于劣势的杨行密在坚守宣州数月后,终于找到了战机。此时,孙儒大军感染瘟疫,战斗力大降,杨行密断了孙儒的粮道,又选择了一个天降暴雨、白昼如夜的日子,果断出击,连破孙儒五十余寨,活捉了孙儒并立即斩首示众。孙儒的部下大多投降杨行密。

5

经过六年的残酷战斗,杨行密成了英雄,被朝廷正式任命为淮南节度使,在扬州安居。

走进满目疮痍、十室九空的扬州城,即便是盗匪出身、杀人如麻的杨行密也不禁泪如雨下。短短几年间,他儿时的梦想之地,在他一手摧残之下,竟成为人间地狱。

正所谓“盗亦有道”。即便再恶的人,也会有善良的一面。功成名就的杨行密,在谋士的帮助下,开始以善对待扬州百姓。他选用贤良,鼓励农桑,轻刑薄赋,提倡节俭。同时大力鼓励商业贸易,以补充军费之不足,减轻人民的负担。

杨行密的宅邸在堡城东史老门,为了替自己赎罪,他还舍宅为寺,建立了光孝院(北宋建隆年间,寺铸铁佛,因名铁佛寺,后改称崇宁寺),该院故址现在扬州蜀冈桑树脚一带。

经过数年的休养生息,扬州城逐渐恢复了生机。天复二年(902年),杨行密率主力在淮阴清口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朱温大军,被朝廷任命为吴王,成为南方最强大的割据势力。吴武义二年(919年),他的次子杨隆演正式登基,建立吴国,以扬州为首都。

作为都城,既是扬州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这和杨行密的苦心经营是分不开的。

但杀戮并没有停止。为了给子孙留下千秋功业,杨行密积极清除异已,无所用之而不极。

他杀害舅爷朱延寿就堪称一场影帝级的表演。

杨行密十分宠爱貌美如花的妻子朱氏,重用她的弟弟朱延寿。可时间一长,杨行密开始不安了,特别是听到朱延寿在地方秘结朋党的消息后,便动了杀心。他听取了手下徐温的计策,假装眼有病,在接待朱延寿来使时,故意看不清楚文书胡说乱诌;他还当着朱夫人面,走路撞到柱子上摔倒。

时间一长,朱氏真以为他瞎了,有时在杨行密面前公开与男人调情,杨也视若不见。

这戏一直演了三年。一天,杨行密又摔倒了。他哭着对朱氏讲,我的眼睛治不好了,儿子们也都不成器。我准备把大权交付给你的弟弟,你召他回来吧!朱氏根本不觉有诈,当朱延寿闻迅兴冲冲地赶到吴王府时,“瞎”了三年的杨行密怒眼圆睁,当场将朱延寿拿下砍杀,朱氏也被赶出了宫门。

天祐二年(905年)十一月,五十四岁的杨行密在扬州去世,被很多史书赞誉为“五代十国第一人”。

“一将成名万骨枯”,可以说,杨行密的功业是建立在扬州人民累累白骨之上的。

但杨行密真的留下了千秋大业?他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只是为南唐做了嫁衣裳。

杨行密死后,徐温变身司马懿,把持了朝政。杨行密的几个儿子全是无能之辈,或被杀、或被囚,全部不得善终。吴天祚三年(937年),杨行密的四子杨溥被迫将吴国的皇位禅让给南唐烈主李昪(李煜的爷爷)。不久,杨氏子孙被全部囚禁在泰州永宁宫内,出不了宫门半步,仅允许在宫内互为婚配。若有男孩长到五岁,则被封爵后赐死,葬于宫外荒地。

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报应吧。杨行密地下有知,应捶胸顿足。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杨行密曾经的权力中心“桑树脚”早已成为一堆荒土。千年以来,只有蜀冈上的万棵松林一直在哽咽,向人们诉说着那段扬州悲歌。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