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1644年的N只“蝴蝶”(连载)

2019年03月 09日 20: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关于蝴蝶效应,最经典的阐述是:“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就是蝴蝶扇动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产生微弱的气流,而微弱的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一个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简单地说,所谓蝴蝶效应,就是指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却能引起一连串的巨大反应。(来源于百度百科)

序篇

1644年,也就是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所说的那一年。

1644年的中国,特别妖气,特别奇葩。

1644年,魑魅魍魉,轮番上场。宦阉闹腾,宵小当道。登峰造极,竟有五帝。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1644年,各方面力量各个集团,反过来反过去,打进来打出去。

1644年,太错综复杂了,太光怪陆离了,太耐人寻味了。

这一年,大明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崇祯帝进入他执政的第十七个年头,也是最后一个年头。

这一年的正月初一,李自成在西安称王,国号大顺,改元永昌。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打进北京,在北京折腾了四十二天;四月二十九日正式登基,又在这一天狼狈逃出北京城。

这一年,是不满六岁的顺治皇帝登基后的第一个新年。而在此前1616年,建州女真部首领努尔哈赤建立后金。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

这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一说是五月一日),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这一年十月,顺治帝迁都北京。

这一年的五月十五日,朱由崧在南京即皇帝位,将第二年改为弘光元年。

这一年的十一月十六日,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国号大西,改元大顺。

数一下,这一年,中国大地上一共存在着几位皇帝?

——估计读者朋友才看了几行,就开始晕了。不要说您晕,我也晕了。

本文所述的人和事不一定发生在1644年,但是都在1644年的中国大地上有了一个了结局或开始,为了叙述的方便,我在这里直指1644年。

李自成(资料图)

简要言之,1644年,明朝灭亡,大清入关。中国历史完全翻篇。

天翻地覆,地动山摇,沧海桑田,波涛汹涌……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概括这一年,因为,这一年在历史上太宏大了。

然而,无论多么宏大,我们翻开史书就会发现,总有一些小人物小事件,或直接或间接,对时局产生了看似微不足道却又不可估量的影响。

我在本文里将这些小人物小事件,称为蝴蝶。

今天,我们来看看这些蝴蝶产生了怎样的效应。

第一章 无心插柳的蝴蝶

1644年,农历甲申年的三月十八日,在打打杀杀、腥风血雨中度过了十五个年头的李自成,终于看到了紫禁城高大巍峨的宫殿了。

小说里是这样描述的:李自成头戴毡笠,身穿缥衣,跨着乌驳马,威风凛凛,豪气冲天。他从德胜门杀入北京城,穿过大明门,畅通无阻,直达紫禁城。李自成仰起头来,看到了“承天之门”四个大字。踌躇满志的李自成,扭过头来对丞相牛金星、军师宋献策、尚书宋企郊等人说:“且让我射出一箭,如能射中四字中间,必为天下之主。”话音刚落,他从牛皮箭筒里拔出箭来,“嗖”的一声射出,那支箭射在“天”字的下半部。

李自成心中有些黯淡,眉头也蹙了起来。牛金星等人赶忙宽慰他:“中其中,当中分天下。”

李自成没有理会,缰绳一勒,冲进了紫禁城。

另一个让李自成这位“大顺”帝略微感到“不顺”的是,这一天谷雨刚过,北京城里下起了雨夹雪。雨雪交加,带来的不仅仅是体感上的不爽,对李自成来说,更有心理上的阴霾。

闷闷不乐。

而此刻的军师宋献策站在雪中,却是另一番心态:喜出望外。

他屁颠屁颠地来到李自成身边:“这是老天爷给力啊!闯王是否还记得我此前为您卜过一卦,‘十八大雨,十九辰时城破’?此乃神示也。”

小说上写的,就说到这里。

历史的真相是这样的:李自成起义了,打进北京城了,还在武英殿上待了一天。将屁股在崇祯皇帝的龙椅上挨了一下。

现在,我们回过头去,将这事捋一捋。

李自成为什么会造反?是因为他下岗了。

他从什么位置上下岗了?驿卒。他当不成驿卒了,就加入了起义队伍。

他为什么当不成驿卒了?还不是因为驿卒被撤了嘛;至少,驿站裁员了,正好裁到他了。

他又为什么要被裁呢?

这就要说到那只蝴蝶了。

这只蝴蝶远在北京,与李自成的老家陕西那个专门出美女的米脂不知要多少竿子才能打得着呢。然而,有的事情巧就巧在不需要什么竿子,也会打得着。

话说崇祯初年,有一个叫毛羽键的御史。不要以为御史是个掌管整理史料、编写史书的官,这个官其实很大,大到什么地步呢,可以代天巡狩!就是说,可以直接向皇帝报告地方官员施政行为。地方官员见到御史大人,绝对的恭恭敬敬,磕头作揖,巴结奉承,其倨态甚至超过了对亲娘老子。

御史美气不美气?威风不威风?

然而,人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在百官面前风光无限得可以骄横跋扈的御史大人毛羽键,却也有软肋,也有怕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贤内助”。史书上甚至连这位“贤内助”的名字都没有留下,但并不妨碍她的兴风作浪。而且掀的是巨浪,是滔天巨浪,是惊涛骇浪,是横扫一切的恶浪。

有个常识大家都是知道的,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极为正常,更不要说做官的了,更不要说做大官的人了。有的大老婆为了讨好官人,还会主动去帮着物色小妾呢。

偏偏这个毛御史没有这样的运气,他娶了一个河东之狮!河东之狮固然可怕,但如果男人真正强硬起来,也还是可以对付的;偏偏这个毛御史又得了软骨病。这就没有办法了,只好一任狮吼了。

(资料图)

你敢说出“纳妾”两个字,看老娘会不会把你废了!?

——这应该是“贤内助”的口头禅了。是毛御史家的家法了。

可惜崇祯皇帝不知道这个情况,否则由他出面做做河东之狮的思想工作,也许毛御史“纳妾”的事还有一线希望。河东之狮再怎凶悍,总不至于连皇帝老儿的面子也不给吧。

崇祯朝代的北京城里,冠盖如云,达显麇集,个个三宫六院,人人妻妾成群,像毛御史这样的人,用一个好词来表述,就是“独善其身”;用一个孬词来说他,那就是“窝囊透顶”。

每每上朝时,毛御史总免不了让众官奚落一番,嘲弄一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然后灰溜溜地退朝,面如土色地回府。回到毛府,却又不敢呲半点牙。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堂堂一个御史,却对家里那个黄脸婆无可奈何!

偏偏毛御史心中一直不安分,一直想有所作为,尤其是看到他的同事们个个春风得意,滋润无比,那真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有一亿只蚂蚁在噬啮着他小小的心脏,既痒痒的,又麻麻的,还辣辣的。

然而,机会还是来了。

河东之狮要回娘家了。

古代,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回个娘家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更不是经常的事。不是有个“二月二,回娘家”嘛?回娘家差不多成了一个节日,可见嫁出去的姑娘回一趟娘家是多么的不易,又是多么的隆重!

所以,难得省个亲,就必须多赖些时日,和为娘的把体己话翻来覆去说得个天荒地老,绵延不绝。

然而,也就是这“多赖些时日”坏了事。我猜想,应该会有两三个月吧,半年以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河东之狮的娘家还在千里之外呢,光路上还要耗费不少时间呢。这么长时间足够毛御史做很多事的了,比如纳个妾。

事不宜迟,我们乡下有个粗话:呆子打马马——说打就动手。

是谁保的媒,史书上没有记录。反正,这个“妻管严”毛御史难得胆大了一回,还真把事情办成了。他和他的年轻窈窕、如花似玉的小妾过上了天堂般的日子。

然而,纸包不住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俩人还在蜜月之中呢,冷不丁河东之狮从天而降,杀到了面前!

暴风骤雨,劈头盖脸,棒打鸳鸯,鸟兽而散。毛御史的好事活生生地被搅黄了。

郁闷,恼丧,窝火,丢大人!

当然别指望毛御史痛定思痛。他要一查到底的是,谁是坏他好事的罪魁祸首。

老婆,那个黄脸婆还在千里之外啊,难道她长了一对顺风耳?这个肯定没有,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她那对耳朵与常人没有什么异样。

千里眼也没有。

他老婆也不是宋献策那样的神算子。

那就吊诡了。

然——

而——

你还别说,毛御史还真的琢磨出原因了。原来,是邮驿系统在作怪。

这个在公元前12世纪—11世纪就出现了雏形的通信系统,到了明代已经非常发达了,可以用“全覆盖”“无死角”来形容。现在全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驿站盂城驿,就建于明朝洪武八年(1375)。

盂城驿(资料图)

如果没有如此发达的邮驿系统,河东之狮就不可能那么快得到消息,也就不会那么快赶回来争风吃醋胡搅蛮缠。

吾乡有句谚语:“没法磨子,有法骡子。”意思是说磨盘不转,主人拿它没办法,但是有办法对付拉磨的骡子,也就是鞭打棍敲了。

妻管严毛御史拿老婆没办法,但是有办法对付邮驿系统。他连夜奋笔疾书,向崇祯皇帝提出了一个“合理化”建议:撤掉全国的驿站。

理由极其充分:一是耗费帝国大量的人力物力。二是天高皇帝远,管理驿站的官员虚报开销,大肆揩公家的油。三是大多数驿站形同虚设,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个第三点,毛御史是昧良心了:驿站怎么就形同虚设了?怎么就毫无必要了?传递情报、输送兵粮、下达圣谕,快运贡品,哪一样离得开驿站?

从反面讲,他老婆不就是通过驿站获得他在家偷腥的消息的?

驿站怎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们知道,崇祯皇帝是著名的守财奴,吝啬鬼,巴家得很呢。守财到什么程度,吝啬到什么地步呢,巴家到什么样子?史书上说,即使在李自成快要打到北京城的时候,在大敌当前、江山垒卵,国库短缺、军饷空亏的情况下,他也不愿意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保住朱家的江山以及朱家的龙廷。

崇祯皇帝(资料图)

毛御史的“合理化”建议,差不多让崇祯皇欣喜若狂了:毛爱卿,此计甚合孤意。

于是一道圣旨飞出紫禁城,飞到大江南北,黄河上下,长城内外:裁撤所有驿站,所有驿站工作人员就地解聘。

李自成就这样下了岗。

这是躺枪啊!因为御史讨小老婆的事,远离京城的小小驿卒李自成硬生生丢了饭碗。

按说,丢了饭碗也不是什么太了不得的大事。

在这个自古农业为本的国家里,大不了回家与土地为伴嘛。

然而,连年大旱,蝗虫肆虐,苛政赛虎。这是当时的农民怎么也迈不过去的三座大山。尤其是苛政,比豺狼虎豹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农民种一亩地,打下的粮食折算成银子也就五六两吧,然而每亩地却要上缴十到十一两。辛辛苦苦忙一年,到头来还是做的倒贴的营生,这日子真的无法过下去了。

日子怎么过不下去呢?我实在不想说出那个残忍无比的词:易子而食。

摆在农民面前只有三条路:饿死、逃亡、造反。

陕西、山西是大明王朝的重灾区,农民军铺天盖地。

也许是从众心理吧,李自成选择了第三条路:造反。

此时,他还不叫李自成,他叫李鸿基。

他也不叫“李闯王”,叫“闯王”的自有其人,那是李鸿基的舅舅高迎祥。李自成这个时候叫“闯将”,他成为“李闯王”,是他舅舅战死之后的事了。

(关于李自成的事迹,还是请大家去读姚雪垠先生洋洋二百万言的历史小说《李自成》吧。)

最后,这个昔日的驿卒李自成把事情做大了,逼退、逼杀了崇祯皇帝,自己坐上了龙廷。

一只小小的蝴蝶,成了大明王朝崩塌的导火索。

我本来想说那个倒霉的御史是一只兴风作浪的蝴蝶;但是写到这里,疑问又来了,那个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的河东之狮难道不是这样的蝴蝶吗?那个屁颠屁颠跑过去给河东之狮通风报信的家伙难道不是这样的蝴蝶吗?

谁的蝴蝶成色最浓?读者朋友仁智自见吧。

写到这里,读者朋友们会批评我有历史唯心主义的倾向。

我完全接受这样的批评。

事实上,在李自成造反之前或之后,全国各地的造反队伍比比皆是,这已经成了明朝后期朝廷的心病,越来越严重的心病,纠缠不清的心病,怎么也除不了的心病。

所以即使不是李自成于1644年登上了武英殿,也会有张自成、赵自成、王自成、宋自成……最终杀进北京城,杀进紫禁城。

好了,这个问题很复杂,凭我有限的见识是说不清楚的。

【作者简介】

袁益民,媒体从业人员。爱好文字,所涉杂乱,不成体类,不登雅堂。虽无大成,然不能弃。博得一哂,亦知足矣。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