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秋之语】三月扬城,如梦仙境盼君来

2019年03月 23日 08: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春来了,休眠了一冬,该出去走走了。各地的名山大川、都市集镇看得多了,眼睛就乏了,审美也疲劳了。各大景点也无非是些青山绿水、奇木怪石、繁花香草和导游们口中或异化或夸张或断章取义的乡风民俗,还有城市里那些雷同的街道楼宇、人造的古迹、粗制滥造的特色风情街、卫生状况堪忧的店铺小吃,很多所谓的地方特产、招牌名品大都来自于南方某著名小商品批发城。一路逛吃摄购,走得多了,见得广了,发现也都大同小异,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很多地方去过了、看过了、走过了、钱花了,跟着导游一站一站地转,马不停蹄地赶,住配套不全、设施老化的简易客栈,到乱糟糟的地方吃略优于狗粮的旅游套餐,买一大堆不上用的垃圾,被各种忽悠和套路搞得身心俱疲,渐渐地也就厌倦了。当然,也有一些地方确实让人怦然心动,值得一游,但也仅此而已,要是再去一次,委实提不起半点兴趣。

我想,很多人都在试图找到一个地方,一个安静而有内涵的精致古城,一个能够寄托和安放灵魂的温柔水乡,一个值得经久回味的绝美家园,一个百看不厌、来了还想再来的梦中佳境。即使你暂时告别了,但心还留在那里,常常于晨梦中多次光顾、流连忘返。这个地方是哪里呢?当然就是扬州啦。

三月的扬城,如梦似幻,艳冠群芳。缕缕春风骀荡怡人,晴则丽日流光、鸟语花香,十里柳丝如珠帘,一城白絮似飞雪。雨时薄雾迷蒙、夭桃含露,湖中画舫剪清波,台前绿水生翠烟。三月里,风儿轻轻的、柔柔的、香香的、凉丝丝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1)诗仙的描述恰如当下的扬州,此时的古城就如一个正当最好年华的仙子轻舒水袖,于云中惊鸿一瞥,复又掩口窃笑,欲说还羞,真个是万种风情,“静女其娈……洵美且异”(2)让人如醉如痴。

乍暖还寒的时节,沐浴了十数天明媚的阳光,惬意至极。前一周气温持续急升,正午走在街头竟感到了初夏的炎热,夜来一阵疾风骤雨,隐闻遥远的天边有春雷滚滚而过,白天又时雨时晴,密集的雨滴打在瓦片上激起团团烟雾,瓦垄间急流而下的雨水冲击排水槽反弹出炫丽的水花,在玉兰花瓣和树梢的嫩芽映衬下,勾画出一幅神奇的如梦画卷。风雨过后,洁白的玉兰花洒落一地,一夜的氧化使花瓣变了颜色,围着树干铺起了一层褐色的驼毯。

风雨将急于冒头的气温打回了原形,然而春天的脚步却一刻也未停息。仿佛一夜之间,天地间绚丽得越发夸张了,每天走在大街上神思竟有点恍惚,这曾经异常熟悉的树木花草突然变得不那么真实了。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春天的摄影大赛少之又少,那大概是因为,无论是谁置身何地,只需掏出手机闭着眼随手一阵乱拍,张张图片都能勾魂摄魄,美瞎了你的双眼。

扬州吸引人的不单单是其华美的景色,更因为她是一座天然无需雕饰的文化古城,就象一本厚重、耐读、引人入胜的精装古典名著。书中有饱经战火和灾难洗礼的烙印,有多次劫后重生的沧桑,有集天下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盛世繁华,有文人骚客举酒邀月、吟诗作赋的风雅留痕,也曾有放浪形骸、沉迷于青楼沤梦的纸醉金迷。你能在书中读出少年的豪情满怀、活力四射,青年的风流倜傥、激情澎湃,也能读到中年的豪放干练、大气磅礴,还能领略到历经世事的厚重沉稳、睿智超脱。

老城区,到处都是古典建筑的鲜活教材,沿着古街巷的青石板或青砖铺就的小路前行,不用刻意寻找就能看到硬山、悬山、卷棚歇山、庑殿的精巧构造,随处可见的云墙、迭落墙、花墙、罗汉墙、女儿墙、影壁、宇墙、夹壁墙等各种古式原建墙体会让你叹服,你也许还会细细琢磨那卧砖、陡砖、甃砖、叠涩、线道砖、实滚、花滚、芦菲片等各种青砖组合,以及砖与砖之间的平直洼缝、八字缝、带子条、泥鳅背、荞麦棱等各种勾缝组成的形态各异的固态雕版一般的墙面,那些美不胜收的木制槅扇门窗、各种形状的牖窗挂落、吊挂楣子、坐凳护栏、挂檐木、滴珠板更是让人眼花缭乱,还有那些做工精美、匠心独运的砖雕会让所有游客为之震撼……。凡此种种,都是古城特有的固态文化,徜徉其间,你的心会静下来、沉下去,会慢慢研磨、读懂古城动人心魄的韵味。

扬州也是座典型的园林城市,自古至今,赞美扬州亭台楼阁的诗词歌赋和文章车载斗量,清代钱咏在《水窗春呓》一书中说:“扬州园林之胜,甲于天下……。”

扬州园林确实独具一格,既有北方的粗犷豪放,又有江南的精工细腻。瘦西湖的美已然广为人知,自不用多作描述,平山堂、小盘谷、汪氏小苑、茱萸湾等著名景点和散落于古城深处的小型园林,以及居民自建的私家园林也如镶嵌在古城四肢百骸的明珠,熠熠生光,各有其独特的内涵。最能代表扬州园林特点的是个园与何园。个园内桂花厅、宜雨轩、角楼堂馆俱得园林之精妙,曲廊坐槛,了无阻隔。四季假山藏真味,临池叠石显清幽。观其形、品其味,犹觉造型奇特、寓意深远。漫步个园,听修竹随风摇曳,发出萧萧絮语,似在诉说古城与生俱来的气节和风骨,“至夫体直而节贞,则立身砥行之攸系者实大且远。岂独冬青夏彩,玉润碧鲜,著斯州筱荡之美云尔哉!”(3)这是专指个园的竹子。

何园,被誉为“晚清第一园“,又名“寄啸山庄”,其间的片石山房乃是明末清初画坛巨匠石涛叠石的人间孤本,每位游客出来都会感叹:“真不虚此行,何园果然不负盛名”。内有单檐歇山式带回廊的船厅,保存完好的明、清两座楠木厅,牡丹厅、水心亭、蝴蝶厅姿态各异。假山丘壑旁一汪观月池,轻移步观水中之月,时圆时缺,实乃难解之奇观。玉绣楼中西合璧,将中国古典的串楼和法式的百叶门窗、壁炉、铁艺物件、日式的拉门融为一体,应属近代建筑的扛鼎之作。

扬州还是一座处处写满诗意的水城,城内沟河相连,城外依江傍湖,江河湖鲜餐饮比比皆是。如果想尝尝最新鲜的江鱼湖虾,只需到长江边或邵伯湖、高邮湖畔一声吆喝,就会有一条带篷子的小船晃晃悠悠而来,载上你及三五好友离岸驶向大江大湖的深处。好友们端坐舱内聊天说笑,或凭栏看水景,柔和的风、轻盈的水、自在飞翔的鹭鸟会把你的心带到很远很远。如果是夜间,你会看见远处几条船上的灯火在水中拖出长长的、碎片似的倒影,“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4)的意境赫然在眼前。只需片时,你即闻见船尾炉子上的瓦罐里飘出诱人的鱼汤香味。倘若乘坐游船沿着瘦西湖或古运河一路游览,会真切感受到“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绝非文人的虚构。夜间沿着风光秀丽的水路,两岸楼台亭榭、翘角飞檐,杨柳轻拂、繁花似锦,让人赏心悦目,沿岸灯火璀璨、霓虹闪烁,在天地间构筑出五光十色的别样世界。观此景、会此情,你会感叹:即使瑶池仙境也不过如此吧!自古有仁山智水之说,扬州人的聪慧大概与水有莫大的关系。

扬州又是一座侠义之城、豪放之城。文昌阁以北五百米处的四望亭,曾有女侠花碧莲于亭上捉猴,《宏碧缘》关于骆宏勋和花碧莲的传奇故事家喻户晓。三月里,踏上梅花岭,万花缤纷、松柏挺立,史可法纪念馆是个神圣的所在。“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史可法以一个无险可守的弹丸之地,内无精锐,外无援兵,却率古城军民与穷凶极恶的清兵拼死血战,气节彪炳千秋,忠魂永昭后世。所以,古城居民和平年代对待朋友憨厚豁达、友善宽容,但在面临民族危亡的时刻都会自觉奋起抗争,那是因为血脉里有与生俱来的爱国情怀。

扬州还是一座充满温情的花城,一座浪漫之城。

三月的扬州,遍地花海,满城芬芳:城郊无边的油菜花为艳丽的古城打上了极尽奢华的底色,洁白的玉兰、粉色的桃花、大红的茶梅、嫩黄的吉香、被誉为娴静淑女的海棠、富贵吉祥的牡丹和芍药以及各类木本草本花卉竞相绽放,把古城的条条街巷装点得花团锦簇。万花园、花都汇、马可波罗花世界、星罗棋布的市民公园和众多的绿化景观内各种花卉争相竞艳,此外,每家每户都利用一切空间栽种各类花草,窗台、阳台、平台上筑花池、搞盆栽,养目洗肺。老城区居民利用平房院落每一寸空间栽花植树、种草培竹,他们爱花、种花、护花、赏花,用鲜花装点古城,也装点自己的心情,在这花一样的城市里安享花一般美好的慢生活。

漫步于文艺范十足的皮市街,你能感受到浓浓的书卷气,少男少女们每于夜晚到边城书店或四时书店亮起一盏明清风味的灯,静静地研读四处淘来的陈年经典古籍。也有人于精美的花店、浪漫的咖啡屋稍坐片刻,分享如花似玉的花季店主那婉转曲折而又励志的创业故事,也可以到那颇具艺术氛围的琴房、书画工作室接受古典文化的熏陶,或煮一壶上好的明前茶,捧着温热的陶瓷杯独坐沉思,任思绪随着袅袅白汽飞出槅扇窗外,和路旁四季常青的香樟树叶一道随风摇曳,任时光如泉水潺潺流过心房,和屋檐下衔泥的新燕一起翻阅光阴的故事,不慌、不急、不忧、不燥。涉足教场,你可曾听见常大帅带兵操练的呼喝声?踟蹰于大光明书场,晚清、民国时的评话大师们说书声犹然在耳。古朴的仁丰里平实的烟火气息让人欲罢不能,旌忠寺的高楼黄墙让人顿起庄严肃穆之感。夜幕下的东关街和白天一样,依然人流如潮,屋檐下的大红灯笼给行人的脸颊印上了红霞。东关街堪称古街复古改造的典范,老工艺、老技术打造出一条实实在在的古韵老街,如今店铺林立,游人如织,再现了昔日的繁华。

扬州古城的精致和典雅,无出其右,古墙、花窗也许镶嵌着你弱冠时青涩的遐想,保存完好的古街和巷道也能让你俯拾儿时的遗梦,总有一处或几处地方让你感觉似曾相识,帮你把一些珍贵的东西从尘封已久的记忆中打捞出来,你会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心里却是甜甜的。“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却是旧时友”,对这座城会产生一种毫无来由的自来熟。走累了,可择一民宿住下来,让一颗漂泊的心沉淀下来,慢慢把玩古城的砖瓦柱石,你会渐渐远离孤独、消除愤懑、告别委屈,你的眼神会变得柔软,心里会装满慈悲。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位游客都会怀着朝圣者的敬仰,对这近乎完美的城市不忍有一丝亵渎和怠慢,从而心生欢喜,也许一个不小心,会不可遏制地爱上她,直到永远。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5)最美的季节到最美的地方,方得最美的心情,好事就怕等,黄花菜不常温,想来就来吧,我们在扬州等你!

注:

(1)李白的诗《清平调●其一》

(2)摘自诗经《静女》

(3)摘自清代刘凤浩《个园记》

(4)摘自杜甫的诗《春夜喜雨》

(5)摘自诗经《摽有梅》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