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开卷有益】1644年的N只“蝴蝶”(连载之三)

2019年03月 24日 09: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我们翻开史书就会发现,总有一些小人物小事件,或直接或间接,对时局产生了看似微不足道却又不可估量的影响。

循着“蝴蝶效应”理论,我将这些小人物小事件,称为蝴蝶。

第三章 倾国倾城的蝴蝶

作者:袁益民

读者朋友一定着急了:怎么不说陈圆圆啊?她才是名副其实的蝴蝶呢!

是的,我也着急。再不说陈圆圆就不对头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人人知晓。

这个故事既香艳又血腥,既惊悚又传奇。

这还是一本剪不断理还乱的糊涂账。

资料图片

秦淮八艳,陈圆圆是其中的一员。

陈圆圆本来姓邢,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由姨妈抚养,跟着姨父姓陈,住在苏州桃花坞。

陈圆圆的姨父重利轻义,又加上年成不好,姨父自然不能养着这个闲人,便将陈圆圆卖到了苏州的梨园里。

陈圆圆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色艺双绝,名动江左;明艳出众,独冠当时。

史书上说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

所有赞美女性的词,差不多都让陈圆圆用尽了。

陈圆圆善演弋阳腔。她出演《西厢记》里的红娘,人丽如花,似云出岫,莺声呖呖,六马仰秣,看客皆凝神屏气,入迷着魔,“为之魂断”。

陈圆圆进京应该是她人生的一大转折,也是晚明历史的一大转折。

陈圆圆是怎么从纸迷金醉的江南来到同样纸迷金醉的京城的?

这事与咱们扬州姑娘田秀英扯得上一点关系。

田秀英是崇祯皇帝的宠妃。

至于田秀英怎么优秀、崇祯怎么宠爱,也不在本文的叙述范围。我的朋友沙永祥在《田秀英:紫禁城最具才情的贵妃》里已经说得非常详尽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

田秀英也是如此,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江南才女在三十一岁时就撒手人寰了。

田秀英殒命,最伤心的当然是崇祯帝,还有田秀英的父亲田弘遇。尤其是对于田弘遇来说,父以女贵,女儿不在了,他的地位、他的待遇、他的特权都和田秀英的葬礼一起葬送了。

田弘遇是那个比崇祯皇帝更加失落的人。

然而,享受惯了皇亲国戚待遇的田弘遇不甘心失去曾经拥有过的一切,他要想方设法挽救这一切,捞回这一切,保住这一切。

于是,他将颜动天下、才动天下、名动天下的陈圆圆劫往京城,送给崇祯帝,以再博欢心。

但是,崇祯帝这边呢,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田妃难为美,田贵妃去了之后,他对一切的美色失去了兴趣。于是大手一挥,让田弘遇将美人带了出去。

也有一说是,田弘遇直接将陈圆圆用来巴结炙手可热的吴三桂。

但不管是哪一说,最终陈圆圆成了吴三桂的小妾。

我们还是说说吴三桂吧。

吴三桂二十岁时就跟着父亲吴襄和舅舅祖大寿奋战疆场,二十七岁时就被擢拔为宁远团练总兵。他深受崇祯器重,镇守辽东。战功卓著,声振关外。

1644年初,李自成已经非常迫近北京城了,堂堂大明王朝,真正保有战斗力的部队微乎其微,能够为崇祯皇帝保驾的军事力量更是非常稀缺。

农民军压境,吴三桂成了崇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一年的三月五日,崇祯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命吴三桂火速领兵入卫北京。

然而,没等吴三桂赶到北京,李自成已经进城,崇祯皇帝在煤山选择了一棵歪脖子槐树,将自己的脖子挂了上去。

吴三桂赤胆忠心、拼死拼活捍卫的天朝,就这样的灰飞烟灭了,成了别人的天下,他心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的孤独、落寞、无助和恐慌。

作为大明重臣、忠臣,吴三桂本来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关外的满清;现在,他又多了一个血海深仇的对手——灭了大明王朝的李自成和他的大顺王朝。

然而,对于吴三桂来说,人生路还得走下去。

其间的纠结、盘桓、考量、权衡不去说了,其间的阴谋、阳谋、阴阳谋也不去说;最后吴三桂选择了与李自成的新政权合作,继续与清军较量。

然而,就在他率师赶往京师,投奔李自成的路上,命运与他开了一个滑稽的玩笑:他在路上遇到了家里的一个仆人,这个仆人是逃出来的。

仆人告诉吴三桂:他的父亲吴襄被李自成抓了,吴府一家老小三十四口人,命丧大顺军的刀下。

他心爱的女人陈圆圆也成了李自家的手下刘宗敏的战利品。

所以,要多说一句的是,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一说法并不是很全面很准确的了。

仅仅是“为红颜”吗?整个吴府遭到灭门之灾,作为血性男儿,吴三桂难道不会“冲冠一怒”?

他誓死捍卫的大明王朝和崇祯皇帝,在李自成的铁蹄之下灰飞烟灭了,吴三桂难道不会“冲冠一怒”?

吴梅村在“冲冠一怒为红颜”前还有一句呢,“恸哭六军俱缟素”。

那绝对是为了大明政权。

本来准备归附李自成的大顺政权的吴三桂,五内俱焚,怒火中烧,血脉偾张,双眼通红,于是立即掉转枪口,直指李自成。

他要杀了剜了剁了李自成和刘宗敏。

吴三桂不但放弃他苦守多年的山海关,还向清人多尔衮借兵,同击李自成。

清军捡了个无与伦比的便宜,长驱直入。

于是,不可一世又可怜可恶的李闯王只在紫禁城的武英殿待了一天,也就是这一年的四月二十九日,就仓促逃离京城。

刘宗敏,这位大顺政权的第二号人物,李自成打天下的第一号功臣,最后和李自成的两位叔父一起,被清军抓获并处死。

逃离京城的李自成被吴三桂一路疯狂追杀。

李自成从河北逃到河南,再逃到陕西、湖北、山西,又从山西进入湖北。最后遭遇了另一支农民军——这是一支由饱受战争之苦的农民而集结起来的武装。

他们用锄头敲碎了李自成的脑袋,李自成的时代就此结束了。

这一章节里,说陈圆圆是一只蝴蝶,我也没有丝毫贬义:作为旧时代的一名女子,实在无法掌握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她是被动的,被动地搅起了惊天剧情。

她是无辜的,无辜地成为了史家谈资。

她是不幸的,不幸地挑起了男人互殴。

下三烂的刘宗敏要对历史巨变负50%的责任。如果不是他贪恋美色,如果不是他匪气满盈,就不会干出夺人之爱的龌龊事,就不会彻底激怒吴三桂,那么李吴联盟就有可能实现,历史就完全不是后来这么回事了。

李自成也有50%的责任。这个治军严厉的农民起义领袖,刚开始还是很有章法的。他一直粗衣陋食,生活俭省,“与其下共甘苦”。他听从幕僚李岩的建议:尊贤礼士,除暴恤民,还“散所掠财物赈饥民”。刚打进北京城时,他约法三章:“兵入城,伤一人者斩。”“大师临城,秋毫无犯,敢有掳掠民财者,凌迟处死。”这些话都是李自成亲口说的。

可是后来呢?

李自成带头抢财物分美女,这就难怪他的部下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了。

刘宗敏霸占陈圆圆也就在意料之中的事了。

事实上,李自成身上的流寇色彩一直没有洗白。看看他的口号就知道了:“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多么粗鄙,多么低俗,多么没有档次。他对部下们说:“打进北京城,天天吃饺子。”唉,就凭这么大一点出息,如果他真的坐上了龙廷,怎么看怎么也不像啊!

另一只蝴蝶应该算到田秀英头上。

陈圆圆是怎么进京的?

是因为田秀英成了崇祯帝的宠妃,田秀英的父亲田弘遇享尽了荣华富贵。然而,田秀英早逝,田弘遇为了保住那锦衣玉食的生活,将陈圆圆掳进京城,讨好崇祯帝或巴结吴三桂。

另一说是因为田秀英入宫,周皇后受到了冷落。周皇后的父亲周奎不甘心女儿受到冷遇,于是掳来陈圆圆,呈献给崇祯帝。

于是间接引发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闹剧。

可能会有人说我是胡扯淡、瞎联系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读者这样骂我,一点也不冤枉。

其实,就在陈圆圆正要被掳往京城之时,她已是江苏如皋才子冒襄的意中人。

冒辟疆怎么说陈圆圆的:“妇人以资质为主,色次之,碌碌双鬓,难其选也。慧心纨质,淡秀天然,平生所见,则独有圆圆尔。”

也就是说,陈圆圆是冒公子见过的最出色的女人了!气质、美貌、才情、禀性,皆独步天下。

两个人都已经定下了后会之期了,甚至,冒公子都已经领着陈圆圆见过母亲大人了。然而——

世乱时混,等他再来找陈圆圆的时候,却是就此别过,陈圆圆已经被人掳走了。

也许真的是胳膊扭不过大腿,也许是冒襄公子畏惧权贵,胆小怕事,反正,冒襄没能救下陈圆圆,更没能留下陈圆圆,陈圆圆走上了另一条命途。

如果,冒、陈二人成为眷属,那么后面的故事呢,该怎么去写?

又双叒叕,偏偏吴三桂兵发山海关,没有将陈圆圆带在身边,带到宁远,最后落到刘宗敏之手……历史有很多假设,最终却又无法假设。

秦淮佳人陈圆圆,扬州美女田秀英,如皋才子冒辟疆,历史记住了这三个名字。

链接

1644年的N只“蝴蝶”(连载之一)

1644年的N只“蝴蝶”(连载之二):名副其实的蝴蝶

【作者简介】

袁益民,媒体从业人员。爱好文字,所涉杂乱,不成体类,不登雅堂。虽无大成,然不能弃。博得一哂,亦知足矣。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