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秋之语】关于清明节的闲言碎语

2019年04月 04日 16:1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秋之语】关于清明节的闲言碎语

【秋之语】关于清明节的闲言碎语

前几日,天气晴朗,这几日,也是万里无云。今年的清明一改过去凄风苦雨的景象,十几天来都是艳阳高照,让远道回乡扫墓的人免去了好多烦恼。不用打着伞冒雨到荒郊野外烧纸钱,也不必钻进湿漉漉的菜田里去给祖坟填土,弄得一身泥水。

老家村后的自留地里都种着油菜,临近清明,正是油菜花开得最热烈的时候,穿过狭长而弯曲的小径,油菜花的花粉把身上深色的外套打上了星星点点嫩黄的斑纹。油菜有一人多高,站在村后的田埂上放眼望去,只见油菜地里升起袅袅青烟,听到嘈杂的人声,却看不见人影。我知道,那是乡邻们在给祖宗上坟呢。

老家每逢清明,家家户户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给祖宗上坟,不必等到清明节这一天。这个风俗由来已久,反正家家都这样操作,这似乎更人性化,便于回乡祭祖的人安排时间。至于为什么这样,也有人考证过,村里的老年人对此做出了让人信服的解释:“所谓的清明节,其实就是阴间的过大年,后代给祖宗烧的纸钱,就相当于给阴间送钞票。提前几天“请老”(注:靖江风俗,每逢清明、大冬、七月半和春节,请已故的祖宗回家喝酒吃菜。),就是为他们过大年热热身,最主要的是要给祖宗化纸送钱,这样,他们在阴间提前几天拿到‘年终奖’,可以上街置办年货。”看看,这就是老年人的智慧,几句话,说得合情合理。

每年清明节前回家扫墓时都会发现村后自留地里总会新增一到两座新坟,一打听才知道又是某位熟悉的村民作古了,不由一阵唏嘘,顿感人生无常,记忆里活蹦乱跳的生命转瞬间就埋进了黄土,而周围的油菜、蚕豆恍然如旧。

碧水悠悠、香风阵阵,晴朗的天空下一片澄明的世界。站在油菜花海里,闻花香、听鸟语,这看似静止的世界其实一直都在快速地轮转,人世间又有什么才能真正的不朽呢?盘旋于头顶的纸钱灰似乎在诉说:所有的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多少轰轰烈烈的感情和惊天动地的故事都深埋进了长满荒草的黄土。昔日的王侯将相都曾试图寻找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假如这些王公贵族真的能苟活到如今,且不说身体颤颤巍巍,生活能不能自理还两说,只说这满世界找不到一个同时代能谈得来的伙伴或朋友,那又该寂寞成什么样子。

民间也常有关于轮回的传说,假如这世上真有轮回,也许村后祭扫的队伍里就有前朝威武的大将军或深宫美艳绝伦的嫔妃呢。只怪前世肉体寂灭之时,那孟婆汤端的厉害,一口下去,即生生切割了几十次驾临世间的记忆。不知按照何种密码的设定,这辈子又成了个泥瓦匠、木匠、工人、科研专家等等,每个人都在按照上天的安排在认认真真过日子。又或许轮回说、前世今生因果报应说只是人们的臆想,如果没有果报理论,那些昧着良心做缺德事的人就格外肆无忌惮了。有些邪恶是法律和道德制裁约束不了的,如果这些人笃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会在将来回报到自己身上的话,那他们也许就有所收敛了吧。

临近清明,新坟边常会有成年妇女边祭扫边哭泣,有的哭得抽抽噎噎,有的哭得撕心裂肺,也有的哭出了乡下常见的拖音长调,一边诉说对故人的思念、生活的艰难,一边哭得有板有眼,全然符合章法和韵律,给祭扫增加了不少悲情的气氛。这些哭声中有的确系真情实感,有的却纯粹是应付敷衍,哭声随着烟灰一起在杨柳间飞舞,浑浊的泪水和鼻涕一道把膝下的黄土打成了深褐色。

过去有句俗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如果真的是服侍久病的老人,身心俱疲,偶尔有所怠慢也就罢了。但乡下也确有一些不孝子女,在老人生前态度不咋的,甚至恶语相向,老人一旦故去,却立马在外人面前做足场面功夫。丧事办得滴滴刮刮、热热闹闹。每年的清明也带着凝重的表情把祭奠的流程走得一丝不苟,当他们双膝跪倒在黄土地上的那一刻,不知心里可有一丝丝痛悔。养育之恩当如浩荡的春水,却难以滋润哪些忤逆的心,眼前冰冷的墓碑一如他们血管里流淌的冷血,看着那一张薄养厚葬、刻薄可憎的脸,真恨不得上前踹上两脚。他们跪地化纸,只怕他们内心只知道祈求已故先人保佑发财,求富求福之心要大于悲哀的心吧。

祭扫的队伍里有庄重肃穆的中年人,有一脸神圣的青年人,也有少许嘻嘻哈哈的小年轻,他们一边打闹调笑,一边刷手机、交流新得的网络段子。他们有的是迫于长辈的压力,勉勉强强地参加祭扫,有的是为了弄几张图片在朋友圈晒晒踏青的感受。这些妈宝男、妈宝女们心中对先辈的概念是淡漠的,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游戏。前一阵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报道称: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在自己的母亲身患重病即将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她不去关心妈妈的病情和安危,更想不到为亲人做一点什么,而是问出了一个让世人震惊的问题:“今天谁给我做饭呢?”象这样的妈宝女,即使清明节也和他人一样能到祖宗的坟头参加祭扫,祖宗泉下有知,恐怕也要捶胸顿足,大呼家门不幸了。我们不禁要反思:这些妈宝族是如何生成的呢?当今家长们的奴性思维,一切以孩子为中心的理念造就了这一类没有责任心、没有爱心的新新人类,他们心中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围着他们转,只求索取,不思回报,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享受和挥霍,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必欲敲骨吸髓而后快,清明节对于妈宝一族的全部意义就是乡下新鲜的菜蔬、油菜花和蚕豆耳朵之类的兴奋点。多少做父母的谈起孩子的不懂事时都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殊不知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曾经听说过一句引起广泛共鸣的话:“你有多努力,就会有多优秀“,这些妈宝族奔着父母期望的方向努力了,也似乎成功了,但是如果没有爱心,没有感恩心,努力成功的意义在哪里?这样的巨婴式的精英说到底也仅仅式个衣着光鲜的渣滓而已。

飘散纸哗啦哗啦响,现在都是买的现成的塑料飘带,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煞是好看。小时候,农家上坟都是买的白纸、红纸、绿纸,裁成五公分宽的纸条,用白线捆在杨树枝上。清明节过后一周左右,我和小伙伴会到村后捡起散落于地的纸条,裁成一张张小纸片,订成一个个小草稿本,我有时候也用铅笔在上面画画,做成一个图画本,倒也节约了买草稿本的费用呢。

今天是寒食节,“广陵寒食天,无雾又无烟,暖日凝花柳,春风散管弦。”(注:唐代诗人姚合《扬州春词》)民间还真有人为了纪念介子推全天只吃干粮,自古“忠孝节义”代代流传,这些朴素而执着的情感成了维系传统美德的民族之魂,我们也当尽力做好维护和传承。

“纸灰乱舞荒冈草,遮断红桥柳树烟。最好溪边安冢处,儿孙拭泪看游船。”(注:摘自孔尚任《清明红桥竹枝词》)清明节的内涵很丰富,在祭奠祖先的同时,也不要辜负了天赐的良辰美景。踏青郊游,古来有之,“长塘丰草,走马放鹰……浪子相扑,童稚纸鸢……”(注:摘自张岱《陶庵梦忆》)专门描述了扬州清明的盛况。而里下河以及其他水乡都有船会这样的祭祀和娱乐活动,以溱潼船会为代表的“清明船会”习俗还与抗击金兵、阻击倭寇等重要的历史事件有关。

说到这里,关于清明节,你又有那些计划和打算呢?又会生出什么样的思考和感悟呢?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前几日,天气晴朗,这几日,也是万里无云。今年的清明一改过去凄风苦雨的景象,十几天来都是艳阳高照,让远道回乡扫墓的人免去了好多烦恼。不用打着伞冒雨到荒郊野外烧纸钱,也不必钻进湿漉漉的菜田里去给祖坟填土,弄得一身泥水。

老家村后的自留地里都种着油菜,临近清明,正是油菜花开得最热烈的时候,穿过狭长而弯曲的小径,油菜花的花粉把身上深色的外套打上了星星点点嫩黄的斑纹。油菜有一人多高,站在村后的田埂上放眼望去,只见油菜地里升起袅袅青烟,听到嘈杂的人声,却看不见人影。我知道,那是乡邻们在给祖宗上坟呢。

老家每逢清明,家家户户都是提前一周左右给祖宗上坟,不必等到清明节这一天。这个风俗由来已久,反正家家都这样操作,这似乎更人性化,便于回乡祭祖的人安排时间。至于为什么这样,也有人考证过,村里的老年人对此做出了让人信服的解释:“所谓的清明节,其实就是阴间的过大年,后代给祖宗烧的纸钱,就相当于给阴间送钞票。提前几天“请老”(注:靖江风俗,每逢清明、大冬、七月半和春节,请已故的祖宗回家喝酒吃菜。),就是为他们过大年热热身,最主要的是要给祖宗化纸送钱,这样,他们在阴间提前几天拿到‘年终奖’,可以上街置办年货。”看看,这就是老年人的智慧,几句话,说得合情合理。

每年清明节前回家扫墓时都会发现村后自留地里总会新增一到两座新坟,一打听才知道又是某位熟悉的村民作古了,不由一阵唏嘘,顿感人生无常,记忆里活蹦乱跳的生命转瞬间就埋进了黄土,而周围的油菜、蚕豆恍然如旧。

碧水悠悠、香风阵阵,晴朗的天空下一片澄明的世界。站在油菜花海里,闻花香、听鸟语,这看似静止的世界其实一直都在快速地轮转,人世间又有什么才能真正的不朽呢?盘旋于头顶的纸钱灰似乎在诉说:所有的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多少轰轰烈烈的感情和惊天动地的故事都深埋进了长满荒草的黄土。昔日的王侯将相都曾试图寻找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假如这些王公贵族真的能苟活到如今,且不说身体颤颤巍巍,生活能不能自理还两说,只说这满世界找不到一个同时代能谈得来的伙伴或朋友,那又该寂寞成什么样子。

民间也常有关于轮回的传说,假如这世上真有轮回,也许村后祭扫的队伍里就有前朝威武的大将军或深宫美艳绝伦的嫔妃呢。只怪前世肉体寂灭之时,那孟婆汤端的厉害,一口下去,即生生切割了几十次驾临世间的记忆。不知按照何种密码的设定,这辈子又成了个泥瓦匠、木匠、工人、科研专家等等,每个人都在按照上天的安排在认认真真过日子。又或许轮回说、前世今生因果报应说只是人们的臆想,如果没有果报理论,那些昧着良心做缺德事的人就格外肆无忌惮了。有些邪恶是法律和道德制裁约束不了的,如果这些人笃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会在将来回报到自己身上的话,那他们也许就有所收敛了吧。

临近清明,新坟边常会有成年妇女边祭扫边哭泣,有的哭得抽抽噎噎,有的哭得撕心裂肺,也有的哭出了乡下常见的拖音长调,一边诉说对故人的思念、生活的艰难,一边哭得有板有眼,全然符合章法和韵律,给祭扫增加了不少悲情的气氛。这些哭声中有的确系真情实感,有的却纯粹是应付敷衍,哭声随着烟灰一起在杨柳间飞舞,浑浊的泪水和鼻涕一道把膝下的黄土打成了深褐色。

过去有句俗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如果真的是服侍久病的老人,身心俱疲,偶尔有所怠慢也就罢了。但乡下也确有一些不孝子女,在老人生前态度不咋的,甚至恶语相向,老人一旦故去,却立马在外人面前做足场面功夫。丧事办得滴滴刮刮、热热闹闹。每年的清明也带着凝重的表情把祭奠的流程走得一丝不苟,当他们双膝跪倒在黄土地上的那一刻,不知心里可有一丝丝痛悔。养育之恩当如浩荡的春水,却难以滋润哪些忤逆的心,眼前冰冷的墓碑一如他们血管里流淌的冷血,看着那一张薄养厚葬、刻薄可憎的脸,真恨不得上前踹上两脚。他们跪地化纸,只怕他们内心只知道祈求已故先人保佑发财,求富求福之心要大于悲哀的心吧。

祭扫的队伍里有庄重肃穆的中年人,有一脸神圣的青年人,也有少许嘻嘻哈哈的小年轻,他们一边打闹调笑,一边刷手机、交流新得的网络段子。他们有的是迫于长辈的压力,勉勉强强地参加祭扫,有的是为了弄几张图片在朋友圈晒晒踏青的感受。这些妈宝男、妈宝女们心中对先辈的概念是淡漠的,在他们看来一切都是游戏。前一阵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报道称: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在自己的母亲身患重病即将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她不去关心妈妈的病情和安危,更想不到为亲人做一点什么,而是问出了一个让世人震惊的问题:“今天谁给我做饭呢?”象这样的妈宝女,即使清明节也和他人一样能到祖宗的坟头参加祭扫,祖宗泉下有知,恐怕也要捶胸顿足,大呼家门不幸了。我们不禁要反思:这些妈宝族是如何生成的呢?当今家长们的奴性思维,一切以孩子为中心的理念造就了这一类没有责任心、没有爱心的新新人类,他们心中只有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要围着他们转,只求索取,不思回报,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享受和挥霍,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必欲敲骨吸髓而后快,清明节对于妈宝一族的全部意义就是乡下新鲜的菜蔬、油菜花和蚕豆耳朵之类的兴奋点。多少做父母的谈起孩子的不懂事时都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殊不知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曾经听说过一句引起广泛共鸣的话:“你有多努力,就会有多优秀“,这些妈宝族奔着父母期望的方向努力了,也似乎成功了,但是如果没有爱心,没有感恩心,努力成功的意义在哪里?这样的巨婴式的精英说到底也仅仅式个衣着光鲜的渣滓而已。

飘散纸哗啦哗啦响,现在都是买的现成的塑料飘带,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煞是好看。小时候,农家上坟都是买的白纸、红纸、绿纸,裁成五公分宽的纸条,用白线捆在杨树枝上。清明节过后一周左右,我和小伙伴会到村后捡起散落于地的纸条,裁成一张张小纸片,订成一个个小草稿本,我有时候也用铅笔在上面画画,做成一个图画本,倒也节约了买草稿本的费用呢。

今天是寒食节,“广陵寒食天,无雾又无烟,暖日凝花柳,春风散管弦。”(注:唐代诗人姚合《扬州春词》)民间还真有人为了纪念介子推全天只吃干粮,自古“忠孝节义”代代流传,这些朴素而执着的情感成了维系传统美德的民族之魂,我们也当尽力做好维护和传承。

“纸灰乱舞荒冈草,遮断红桥柳树烟。最好溪边安冢处,儿孙拭泪看游船。”(注:摘自孔尚任《清明红桥竹枝词》)清明节的内涵很丰富,在祭奠祖先的同时,也不要辜负了天赐的良辰美景。踏青郊游,古来有之,“长塘丰草,走马放鹰……浪子相扑,童稚纸鸢……”(注:摘自张岱《陶庵梦忆》)专门描述了扬州清明的盛况。而里下河以及其他水乡都有船会这样的祭祀和娱乐活动,以溱潼船会为代表的“清明船会”习俗还与抗击金兵、阻击倭寇等重要的历史事件有关。

说到这里,关于清明节,你又有那些计划和打算呢?又会生出什么样的思考和感悟呢?

作者简介

谢秋根,扬州房管部门职员,素喜信笔涂鸦,直抒胸臆,嬉笑怒骂,不拘小节,尤喜深夜码字,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