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读我听相濡以沫 扬州这对金婚夫妻的故事获央视《朗读者》点赞

2019年04月 08日 15:46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在我们的城市,越来越多的小人物创造奇迹,他们的经历、奋斗故事,是改革开放大时代下的生动细节。本期,我们推出“讲述·人生”栏目,以第一人称口述实录的方式搜集记忆,讲述故事,记录普通人的精彩人生,一窥大时代的风云变迁。

第一期讲述的主角是扬州老城区一对普通却又不平凡的夫妻,他们的故事曾上过央视和地方卫视,并被央视《朗读者》点赞。在他们即将迎来金婚纪念之时,见证爱情最真实最纯朴的模样。

他说:

日子过得真快呀,到今年年底我们就结婚满50年了,他们说这叫金婚,得庆祝一下。我惭愧呢,这辈子她跟着我,没过上什么好日子,我也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送她,她不要戒指不要项链,上次在重庆卫视做节目,她说啥也不要就要本书,后来人家电视台送了一本《金婚》给她。

咳,说这些干什么呢,过日子嘛,平平淡淡就是真,两口子搭伙过日子,你说要是一点不吵架一点矛盾没有,这不现实。什么叫过日子?日子是人过出来的,我有时候瞎琢磨,过去的叫岁月,沉淀下来的叫时间,连接岁月和时间的,就是日子。对,这真是瞎琢磨,你也知道,我眼睛看不见。我跟她结婚50年了,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我从没见过她,却跟她一起生活了半个世纪,还生了一个儿子,这种感觉很奇妙,说起来有点荒诞,却又真实无比。

1968年,唉,要不是那件事,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不知道,我只晓得那枚哑炮把我的青春我的梦想打入了万劫不复的黑暗。我在市一中读高二时喜爱上了文学,那些书我读得热血沸腾,《青春之歌》《林海雪原》……人家为什么写得那么好,我雄心勃勃,我也想写作,想成名成家,我渴望“文革”结束后继续求学圆梦。放下书本,我跑去内蒙古当铁道兵,入伍的第124天,随着“轰……”一声惊天霹雳,我的梦想被击得支离破碎,颗粒无存。你知道坠入无边的黑暗是什么感受吗?你知道绝望是什么样的滋味吗?呵呵,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我告诉你吧,那种黑暗,铺天盖地;那种绝望,欲哭无泪。我的日子没有白天,只有无尽的黑暗,在黑暗里,我和自己对话,用毛主席的语录来给自己打气,渐渐地,我走出来了,我还这么年轻,日子还这么漫长,甚至,我还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

爱情来了!我的黑夜从此亮如白昼。她叫魏树华,她用满树芳华,点亮了我的韶华。她是正常人,她家人不同意跟我这个盲人交往,这个可以理解,谁家不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呢。我家人也不同意,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怀疑她有所企图,哪个好好的姑娘愿意跟个残疾人呢?可是,爱情来了,谁能挡得住啊,我们结婚了,两个人的日子就是好哇,她帮我把以前没来得及读完的书找了回来,她说要一辈子读书给我听。

白天,我边做家务,边听广播。广播里有各种新鲜事,天下大事一网打尽,广播里还有小说连载,播音员们用打动人心的语调演绎着那些伤痕文学,我喜欢听播音员的声音,我更喜欢听魏树华的声音。毕竟,广播里的声音虽然温暖,却遥不可及,而魏树华,是我的另一双眼睛,我们血肉相依,互为依存。

魏树华晚上下班回家,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她捧着本书,依偎在我身边,我能清晰感知到她鼻翼的翕动,齿颊间汩汩流出的温暖细流。是的,那些“扬普”和字正腔圆的播音腔不能比,她和那些科班出身的播音员也不能比,但是,这是我听到的最温柔最动人的声音。经过她的演绎,那些方块字变成一串串音符叮咚作响,直击我心扉,娓娓之音,明媚如三月暖阳。

我口味杂,喜欢世界名著,喜欢农村题材的小说,还有侦探小说,《巴黎圣母院》《今夜有暴风雪》《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福尔摩斯探案集》……这些我都喜欢。她逐字逐句读给我听,遇有不认得的字,还专门买来词典。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读过的书少说也有几百本了,书中日月长,她的声音陪伴了我半个世纪。你问我晓不晓得她长什么样子?我当然晓得,我虽然看不到,心里敞亮着呢。她个子不高,眼睛不大,脸蛋圆乎乎的,性格很温柔。我喜欢她,也离不开她。这一辈子,她朗读,我倾听,我们缺一不可。我现在再也不瞎琢磨了,我算是悟出来了:把弯路走直了,是智慧;把直路走弯了,是浪漫。因为近黄昏,所以夕阳无限好。余生,我们继续“你读我听”。

她说:

我们都是老三届,他是67届的高中生,我是68届的初中生,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单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已是个赋闲在家的伤残军人,但他口才好,知识面广,人聪明,别看他眼睛看不见,但心里比谁都明白。我很欣赏他,也许,这就是爱吧。家里人不同意又怎样,我还是嫁了。这是缘份还是命运?我也说不清,我只知道,我很快乐。

我在玉器厂从事玉器抛光工种,白天上了一天班,晚上回来,我就读书给他听。他除了眼睛看不见,其他处处都比我强。洗衣叠被,烧饭做菜,他做得比明眼人都溜。洗衣服,他自己摸索着领口袖口下手搓,洗得干干净净;做菜,放多少油盐加什么佐料,心里清楚着呢;煮饭,放多少米,加多少水,都是他自己动手,毫厘不差。这么多年了,我吃他煮的饭最爽口,就像他爱听我读书一样。

他要不是那件事,说不定能成为作家呢。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人这辈子总得有个梦想吧,我支持他。他喜欢读书,我就满足他,我们订了很多文学期刊:《收获》《当代》《十月》《人民文学》,还有《今古传奇》。他在广播上听到有什么作家又出了什么作品,就叫我去买来读给他听:毕飞宇的《玉米》、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以前买书不方便,记得有一次为了买一本畅销书,我找了新华书店上班的同学开后门才买到,现在好了,网上买书很便捷,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行了,只可惜我们越来越老了,年纪大了,这不,马上都要金婚了。

他对我挺好的,家里的事弄得一一当当,我就负责上个班,其他事情都是他包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给他读书,我自己从中也受益匪浅,一边读书一边通过词典认得了不少字,知晓了不少事情。记得30岁那年,厂里组织文化考试,分数不达标的不给加工资,我心里着急啊,就我那点初中文化水平,想要过关,难呢。不要紧,他是我的底气,那段时间我们每天的“朗读课”暂停,他给我恶补语文数学,一个月时间我进步飞速,最终考试顺利过关!工会干部眼睛都瞪圆了,指着我连说:“小魏啊,真没想到。”你瞧,他就是这么聪明。

他比我只大4岁,在很多方面却都是我的老师。我只上到初中,文化水平低,没有他知识面广,我蛮崇拜他的。他跟人下象棋,他负责口述,我帮他走棋,他就有这个本事把棋盘上每个棋子的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排兵布阵了然于胸。刚结婚那阵还没小孩的时候,除了上班,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给他读书,读了不少好作品,后来有了孩子,照顾孩子分散了不少精力,但每天也保持三个小时左右的朗读时间。

我喜欢家庭题材的爱情小说,他侧重于文学性高的经典作品,我就挑他喜欢的读给他听。我读,他听,我有不懂的,他就为我讲解、消化。我这人性情平淡,不喜欢与人争,而他不同,鼓励我据理力争。有一次厂里调工资没有我的份,他气不过要跟人家去理论……我知道他是为这个家庭好,毕竟家里靠着这份收入养家糊口呢,我理解他,他是为我好,也许,这就是他所能表达的对我的爱吧。有人家问我,为什么甘愿一辈子守着他过这种日子?我说,他那么年轻就没了眼睛,我再不理解他陪伴他,他还有什么快乐呢?

他同学战友不少,大家没忘了他,经常来看他,我很欣慰。现在我们都老了,我也退休了,有足够的时间朗读了。他以前打趣我,说我是“扬普”,我笑回他:是呀,偏偏你还最爱听呢。日子过得快呢,这眼一眨,孙女儿都上班了,我们也人至黄昏了。我想到我读过的一个句子:人生的春夏秋冬,生命的起承转合,就像花开花谢,就像日出日落,一路走来,一路走过,酸甜苦辣都是歌。

每天傍晚,我们都相互依偎着,去小河边散散步,就像我们彼此依偎着“我读你听”一样,这种日子平平淡淡,却无比真实,这就是我理解的相濡以沫,日月长读书,尽是好年华。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