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扬州这座不起眼小镇,竟是诗词世界里的一颗明珠

2019年04月 15日 10:32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张媛

在扬州最南端,与镇江仅仅一江之隔,有一座小镇。全镇面积只有四十六平方千米,镇上的经济并不发达,外地人也不多。

这实在是中国辽阔版图里极其不起眼的一个小镇,但是当我们翻开浩如烟海的文学和历史书籍,你会惊奇的发现,它当之无愧是中国历史上出镜率最高的一座小镇,更是古代诗词世界里的一颗璀璨明珠,说到这,小镇的名字——瓜州,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没错,就是那首儿童皆会吟诵的《泊船瓜洲》里的“瓜州”,“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京口就是今天的镇江,钟山指的是南京,这首诗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寥寥几笔构绘了一幅三地地图,言简意赅的点出了瓜州在地理地貌上的便利和关键。

瓜州自古为"南北扼要之地","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每岁漕船数百万,浮江而至,百州贸易迁涉之人,往还络绎,必停泊于是,其为南北之利"。

在瓜州古渡,来来往往的各类商人多,是非多,故事多。

所以,明万历年间,杜十娘和商人李甲的悲情错爱,最终在这里以以怒沉百宝箱的决绝画下一个苍凉的句号。如今,只余下了一个"沉箱亭",静静立于古渡景区的江边,看着江水往复不息。

时光流逝了,故事依然在。透过这则故事,我们得以一窥四百多年前瓜州古渡的概貌。

话说李甲和十娘从潞河(北京通州)坐船,一路南下,好不容易来到了瓜州。

对京杭大运河而言,瓜州是个承上启下的重要地理坐标。

书中有言:“不一日,行至瓜洲,大船停泊岸口,公子别雇了民船,安放行李。约明日侵晨,剪江而渡。”

可见彼时,大船行至瓜州古渡,必定要停下来,换成更为轻巧的小船,这大大提高了瓜州古渡的交通地位和重要性。接下来的行程也并不轻松,依旧要一路挂帆破浪。行人至此也必定要稍作歇息,方可再行。杜十娘他们也不例外。

当时是仲冬中旬,清江明月,月明如水,古渡的景色想来不错。李甲兴致上来了,邀十娘对坐船头,畅饮高歌。而在杜十娘和李甲的故事里,不幸也正由在瓜洲古渡停歇的这一夜缘起。

闲言少叙,当时的扬州本身就是经济中心,也是文化非常昌盛的地方。除了各类商人,大量的文人墨客聚集在此。

加上瓜州作为古运河入江口,又是历朝历代联系大江南北的咽喉要冲,它的兴盛繁衰就和中国水上运输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在没有火车、飞机的时代,中国水路运输对经济、文化发展起的作用怎么强调也不过分。作为一个重要渡口,瓜州承载了太多离人不舍的泪水。一部分有文化的离人,不论是送别者,还是远行人,将这些晶莹剔透的泪水化作诗歌,留了下来。如:

"三更月落瓜洲渡,行尽青山见秣陵。"

"扬州酒力四十里,睡到瓜洲始渡江。"

“英雄恨,古今泪,水东流。惟有渔竿明月上瓜洲。"

“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日暮瓜洲江北岸,两行清泪滴西风。”

作为一个迎来送往的所在之地,瓜洲古渡催生的诗词不计其数,当中最打动我的,还是白居易的那首《长相思·汴水流》: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可以与此并驾齐驱,但是气质又完全不一样的一首,出自陆游的《书愤》。

早岁哪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其中“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对仗工整又气势恢宏,朗朗上口。其实写下这句的时候,陆游已经六十一岁了。枯坐在山阴家中的他,已经被罢官六年。遥远的瓜洲渡是如何在那一瞬间,借着灵感击中这位诗人呢?

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时间退回到绍兴三十二年,时年三十八岁陆游在瓜州送别兄长,挥笔写下了《送七兄赴扬州帅幕》:“初报边烽近石头,旋闻胡马集瓜洲。诸公谁听刍荛策,吾辈空怀畎田忧。急雪打窗心共碎,危楼望远。岂知今日淮南路,乱絮飞花送客舟”。

绍兴三十一年,金主完颜亮率军大举南侵,兵集瓜州。他大规模地征派军队、营造战船,密密麻麻的十万大军聚集在瓜州的古渡口,情况十分危急。

陆游不顾位卑,上书高宗,建议“以大兵及舟师十分之九固守江淮,控扼要害,为不可动之计”。然后再以十分之一兵力,遴选骁勇之将,以奇制胜,待徐、郓、宋、亳等处抚定后,再渐次率大兵前进。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的是,完颜亮的孤注一掷,引发那些厌战的部下哗变,完颜亮被部下暗杀在瓜州渡,金兵南侵计划宣告失败。南宋朝廷庆幸之余,继续过偏安的“好”日子,陆游的计划自然也没有被重用。

对诗人而言,一边是家国破碎之痛,一边是金兵内讧带来的不可置信,这两种复杂的情绪在胸中激荡,再加上送别兄长,离别之恨夹杂着失志之痛。如果不知道这些历史背景,我们就完全无法理解陆游“涕俱流”和“心共碎”的激烈情感。

两年后,陆游任镇江通判,他经常登高远望大江,眺望瓜洲。镇江焦山石壁上,至今保存着陆游题句石刻:“置酒上方,望风樯战舰,慨然尽醉。”可见当时江上复杂的军事形势让陆游一刻不能忘怀,他的心情也正是——“喝了这杯,还有一杯”。

又过了几年,陆游由山阴赴夔州任通判,写有《入蜀记》记行旅见闻。其记过瓜洲情形说:

“(六月二十八日)午间,过瓜洲,江平如镜。舟中望金山,楼观重复,尤为巨丽。

二十九日,泊瓜洲,天气澄爽。南望京口月观、甘露寺、水府庙,皆至近。金山尤近,可辨人眉目也。然江不可横决,放舟稍西,乃能达,故渡者皆迟回久之。”

不仅记下了当时瓜洲的美丽景色,连江对岸的建筑也描绘的如在目前。有趣的是,寥寥几笔,陆游还运用了对比和夸张的写作手法,读来有趣可爱。

这些生动的见闻,也为我们今天了解瓜洲地理提供了资料。所以说,“楼船夜雪瓜洲渡”,不是什么“妙手偶得之”,实际是陆游在铭刻心深处不可磨灭的印象。

今天,你若到扬州,看过了瘦西湖的繁花盛景,历经了瘦西湖的热闹喧腾。不妨在心内默默吟诵一首心水的小诗,到瓜州寻一寻静谧的古渡风景区,感受那份和古人心意相通的诗意。

作者简介

作者:张媛,主业读《史记》,副业读唐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