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 大周后:南唐后主的倾世之恋

2019年04月 16日 10:4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祥云扬州】 大周后:南唐后主的倾世之恋

作者:沙永祥

“自古扬州出美女。”不管是从前的人,还是当今的人,听这话差不多已经听出耳茧来了。

美人与故事往往形影不离,说不清道不完。

今天,我要说的是南唐的大周后。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李煜无疑是三千年来最具才情的帝王。他的词深情婉转,风华绝代。他的人生跌宕起伏,最终国破家亡。他与扬州美女大周后的爱情则是惊天动地,神鬼同悲。千年以后,我们回想往事,也不禁为之神伤。

1 娇妍冠群芳,才华盖当世

大周后小字娥皇,扬州人,父亲周宗是南唐的开国元老,曾出任宰相。

多情的江南烟雨氤氲出一代代扬州美女,而周娥皇是其中最为完美的女人之一。

李煜心中的她:雪莹修容,纤眉范月,一颦一笑,艳冠群芳!通晓史书,精谙音律,能歌善舞,才艺无双!艳而不妖,慧而不狡,面色和婉,尊贵贤良!

在古代,她是杨贵妃与李清照的合体;放在现在,最起码也是王菲与范冰冰的合体。

她是天上的绛珠仙草,散落扬州的绝代遗珠。

她是艺术奇才。

《霓裳羽衣曲》据说是唐玄宗所作,是音乐舞蹈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但在安史之乱中失传。二百年来,人们作过无数尝试,终不能将此曲复原。

963年,大周后幸运地得到了盛唐霓裳羽衣曲的残谱。凭着自己的音乐天赋,她考订谬误,删繁就简,重订谱曲,并用琵琶一遍遍尝试,终于“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经典重现世间。

一日小两口饮酒鸣琴。酒酣耳热之际,大周后款款起身,请李煜起舞。李煜耍赖:“不行,除非你能为我谱首新曲。”

此事何难,大周后即令人取来纸笔,即兴作谱,边吟边写,两首南唐的流行乐曲《邀醉舞破曲》《恨来迟破曲》挥毫立就。

李煜只得践行诺言,夫妇共舞欢歌。

她是时尚达人。

“云一窝,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李煜笔下的大周后:一束盘起的发髻,一根玉簪插在其上,清淡颜色的上衣配上轻盈的罗裙。

引领服装潮流的大周后首创了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朵的妆容。高发髻,窄腰裙,头上插翠簪,鬓角别花朵,既显美女的端庄妩媚、气质高雅,又紧凑简洁,舒适实用,整个南唐的年轻女子都是她的粉丝。

就连海外也有人效仿,直到如今,这种妆容还在朝鲜半岛广泛沿用。

2 上天赐良缘,王子遇佳人

娥皇与李煜结合,恰是李煜一生最为孤独的时刻。

李煜是南唐元宗李璟的第六个儿子,当时虽贵为吴王,却怎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为什么,因为历来皇权之争都是十分残酷的,他的大哥、当今太子李弘冀,虽然有勇有谋,但心眼极小,生性多疑。为了尽早登基,李弘冀把对他皇位有威胁的亲人都视为敌人。他的亲叔叔李景遂能力超群,为南唐立下了汗马功劳,不料却被这小子下毒害死了。

而李弘冀心中的第二号威胁的便是李煜,而李煜只是一介书生,既无哥哥的勇猛,更无哥哥的狠毒,他又怎么不怕?

为此,生活在哥哥阴影下的李煜为保全性命,不主动参与政事,并多次表态不贪恋皇权,自号“钟隐居士”,深居简出,“安心”读书。

孤独的李煜一直想找个知音,而大周后恰恰是他朝思暮想的红颜。

两人的结合缘自于一场生日演出。

955年,元宗李璟四十大寿,他在宫廷内大摆宴席,遍邀亲臣故旧,为自己庆生。参加宴会的各位大臣为了博取皇帝高兴,有的献上了奇珍异宝,有的吟诗诵词,各显神通。

然而,一向不甘落后的周宗什么礼品也没准备,就带来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周娥皇。酒后三旬,娥皇应父亲周宗的要求演奏一曲琵琶为大家助兴。她纤手轻扬,弦动如春回大地,琵音若风过花间,众人如痴如醉。

李璟精通音律,听到琵音也惊呆了,酒杯端在手中竟然半天也没有放下。一曲结束,立马吩咐让娥皇走到自己身前。

再细看这姑娘容貌出众,举止有方,真是越看越喜欢,李璟当场赏赐娥皇国宝“烧槽琵琶”。激动之余,他立即下位找到周宗,询问道:

六子吴王尚未婚配,不知您意下如何?

周宗自然大喜过望,点头应允,于是大周后与李煜在最美的年华里相遇。

当天的李璟十分高兴,据说他连饮十余杯,当场醉倒。

而初见娥皇的李煜更加高兴,因为信佛的李煜深信:这是天赐的缘,娥皇就是他一生的红颜。

3 世间真情在 鸳鸯不羡仙

那一年李煜十八岁,大周后十九岁,婚后的幸福生活让李煜陶醉。

这对新人拥有着天下人梦想中的一切:年轻、才华、美貌、财富、地位,更有相亲相爱,相濡以沫。

他们一起写诗,一起弹琴,一起游戏,把每一天都过成了热恋,正如秦少游所说:“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李煜在《昭惠周后诔》中描述了夫妇两人生活的春夏秋冬,满满的都是浪漫与幸福。

春日的落英缤纷,蝴蝶翻飞,你游踏春游,尽情欢乐。夏日竹林森森、红莲惊艳,你高髻凌风,衣袂飘飘,修容似雪,欢乐洋溢。秋日寒蝉鸣愁,槐树凋零,你清弹琵琶,浅吟低唱,让我百感交集,心中无忧。冬日寒气沁人、白雪飞舞,你珠笼暮卷,炉烟袅袅,双眸飞动,让我温暖如春。我们夜夜欢歌,此情此景,让我如何能忘?

小两口的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新婚当年李煜的《一斛珠》反映了当时的生活场景,“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酒后的周娥皇娇羞无比地斜靠在绣床边,笑嚼着红嫩的草花,向心上人唾个不停。

这意境,历史上只有“赌书销得泼茶香,当年只道是寻常”能与之相媲美。

小两口都爱极了冰清玉洁的梅花,于是在瑶光殿外则广种梅花,还在花间建造了只有二个座位的彩画小木亭。“殷勤移植地,曲槛小栏边。共约重芳日,还忧不盛妍”。

这首《梅花》记录了他们将梅花移植到“瑶光殿之西”的“曲槛小栏边”的日常小事,因担心梅花“重芳日”“不盛妍”, 特意为梅花牵开了漂漂亮亮、长长宽宽的“步障”, 周娥皇亲自在夜间为梅花浇水。

那日天降大雪,小两口来了雅兴,他们将火炉搬到了小木亭中,饮酒言情,你侬我侬。酒到深处,周娥皇离座翩翩起舞,白雪盈盈入袖,梅香阵阵沁怀,真似天外飞仙。李煜情不自禁地牵起爱人的衣袖,舞着舞着,两人都白了头!

大周后的爱与温柔,让李煜找到了安全的避风港。既抱得美人归,又何求江山美?

李煜与世无争、不贪恋皇权的态度,让李璟非常欣赏。天佑李煜,虽然在家中只是老六,但包括太子李弘冀在内的五位哥哥先后早亡。因此,961年,李煜幸运的登基成为南唐国主,封周娥皇为皇后,史称“大周后”,她意外的博得了“旺夫”的好名声。

成为年轻的皇后,大周后又劝李煜以国事为重,不要沉迷于风花雪月,儿女情长。

如此温柔贤良、善解人意的大周后使李煜忘记了后宫其他美女的存在,在十年的夫妻生涯中,后宫佳丽三千,李煜独宠一人。

4  好景不长久,红颜惜薄命

可是,花无常开月难常圆。正如曹雪芹笔下的林妹妹,大周后虽然冰雪聪明,但身体却弱不禁风。

964年初,大周后开始卧病在床。雪上加霜的是,当年十月,年仅四岁的爱子仲宣在佛堂为母亲乞福时,不慎跌落而亡。痛失爱子,大周后的病情迅速加重。

李煜焦急万分,他延请天下名医,但毫无效果。担心侍女们照顾不周,他变身暖男,衣不解带,朝夕相伴于周后左右。周后吃药他先尝,冷暖苦甜我先知。

当年,南唐的两个邻居遭到北军大军的攻击,先后灭亡,告急、求援文书雪花般地飞到南京,可李煜全然不顾,大周后就是他的世界。

他为周后作《后庭花破子》:“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李煜真情地向上天发出呼唤:不要让这一切有变化,请让青春年少,如同这花月一般永驻。祝爱妻早日康复,期盼自己能与大周后白头偕老、岁岁长圆。

可惜当年十一月,病魔还是夺走了大周后年仅二十九岁的生命

当大周后即将离开人间之际,她亲笔遗书,劝夫君念国力维艰,将自己薄葬。

她的美,化作一道永恒的风景线,永远定格在李煜和世人的心中。

5  生死两茫茫,空留人断肠

李煜悲痛万分,温柔甜蜜的爱情生活转化为刻骨的相思。

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竟成追忆;死生契阔,与子偕老,终为浮烟!李煜多日没有临朝,他的寝宫中只有哭泣和泪水。

一个月后,李煜因为大周后的葬礼才走出宫门。年仅二十九岁的他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依靠拐杖才能勉强站立。

李煜赐大周后谥号“昭惠”,下葬懿陵,让大周后最爱的烧槽琵琶永远伴随她。他亲笔书写《昭惠周后诔》对亡妻的作最后的诀别,结尾署名“鳏夫煜”。这是他传世作品中最长的一篇文章,字字血泪,感人肺腑。

大周后死了,李煜并没有给她一个隆重的、豪华的墓葬,只是简单地埋下了她。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李煜发誓等他百年之后,要与至爱的大周后同穴而眠,共衾而拥。到时候,他们夫妇将拥有一个像模像样的皇陵。

每到周后忌日,李煜都会到灵前拜祭。“浮生共瘦弱,壮岁失婵娟。汗手遗香渍,痕眉染黛烟。”人在盛年,我却痛失爱妻,夜深人静时,思念袭来,巾上还留有爱妻生时轻抹香靥的“香渍”,细描眉黛的烟痕。回忆当初,余哀绵绵,恍若有切腹之痛。

每见宫人演奏琵琶,他又想起大周后的英姿,“侁自肩如削,难胜数缕绦。天香留凤尾,余暖在檀槽”。天然的香气在凤尾上,身体的余温还在木盒里。睹物思人,情思无限!

每当春天又至,鲜花盛开,李煜总会触景生情。“又见桐花发旧枝,一缕烟雨暮凄凄。凭栏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低,层城亡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池上哭蛾眉。”一想起两人携手吟月赏花、夫唱妇随的情景,他就潸然泪下,一任真实情感倾泻。

这一生,对你的思念就如那流不尽的长江水,也是床头那挥不去的明月光。

大周后去世次年起,李煜更加笃信佛教。为了赎罪,更为阴间的亲人乞福,他耗费大量国力,兴建寺庙千万间,广聚僧众,因而为南唐灭亡埋下祸根。

三年后,他娶了大周后的妹妹小周后,很多人视此举李煜为爱情的背叛。但正如国不可一日无君,为了江山社稷,作为年轻君主的他必须娶妻。而他娶小周后正表明了大周后在其心目中不可取代的地位,小周后只能是他对大周后感情的寄托和延续。

十一年后,金陵城被北宋大军攻破,南唐灭亡。城破之际,李煜将大周后所续的《霓裳羽衣曲》曲谱焚毁。这是两人爱情的见证,是他最珍爱的东西,李煜至死也不愿与他人分享。

975年,南唐国灭,他成为了北宋的阶下囚。978年,在对故国和亲人无限的思念中,李煜魂归异乡,最终没能实现同榻而眠的誓言。

传说,李煜的故臣们在他陵寝前栽上了数百颗红枫树,每当深秋来临,正逢大周后忌日之时,满园枫树红艳欲滴,一如李煜的血泪,在北风的陪伴下倾述着无尽的情思,成全了他在《长相思》中所描述的“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对于青春早逝的大周后,一生中能遇到对自己如此痴情的君王,拥有一段浪漫甜蜜而被千古传诵的爱情生活,也应此生无憾。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