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安民·夜扬州】夜数扬州桥

2019年04月 28日 11:48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晏明

“夜扬州”这个话题,是当年随浙江杭州的宾客夜游古运河,听到他们的感叹后而引发的。随着生态扬州、宜居扬州、文化扬州的打造,随着城市美誉度的提升,也随着朋友们将“夜扬州”向外的传播,外地来扬的友人越发多了起来,晚餐后就着月色,时常会陪他们走一走,用他们的话说,是要实地看看古城的夜景,是不是与我写的一样。

那天在饭桌上,有个朋友对我说:“以前只晓得江南水乡的桥多,今天来走过古城,觉得扬州的桥也很多哎。”往往有意思的话题,总是不经意中闪出来的,见朋友有兴趣,便和他们聊起了扬州的桥。

扬州本是个因水而生的城市,水多桥多是古城的一个特色。宋人沈括的《梦溪笔谈》中有这样的记载:“扬州在唐时最为富盛。旧城南北十五里一百一十步,东西七里三十步,可纪者有二十四桥。”并依照方位,逐一注明二十四座桥的名称。二十四桥更因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而闻名遐迩。坊间对二十四桥有着不同的说法,姑且不去争论,或许传说越多,越能激发游人探源的兴趣。现在人们的旅游已不再满足于看风景、听故事,进而去挖故事、品故事、续故事、讲故事,以至于将自己融入故事。故事越多的地方,越容易让人盘桓流连。

因水而建的桥遍布了整个城市,扳起指头数一数,有百年圆梦的润扬大桥,亭桥相连的渡江桥,更有遣唐使落帆的扬子桥,七千诗文修禊的大虹桥,集南秀北雄为一体而引为城市标志的五亭桥,前年降落在三湾湿地的凌波桥和剪影桥,前不久刚刚修缮完毕,充满着民国风情的徐凝门桥,林林总总,从古至今,凝结了世世代代扬州人民的智慧和汗水,是千年文化的传承,更是城市发展的历史见证。不算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桥,目前扬州有清代以前的桥梁43 座,始建于民国期间的10 座,要想一个晚上走过看过,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征询友人的意愿,就近看看而已。

从迎宾馆出来,首先到的是瘦西湖公园入口处的大虹桥。没有了日间车流的喧嚣,虹桥静卧在二道河与瘦西湖的交汇处,浅浅的轮廓灯勾勒出桥身三拱的圆弧,淡淡地映在水中。“扬州好,第一是虹桥。杨柳绿齐三尺雨,樱桃红破一声箫。处处是兰桡!”站在桥栏边,友人竟能吟诵《扬州梦香词》中的字句,令我十分惊异。看央视经典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的时候,每每看到与扬州相关的诗句出现,便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而今听得外地朋友的亲口吟诵,顿时倍感亲切,彼此之间由此更近了一分。此桥始建于明末,原为木板桥,因围着红色栏杆而称“红桥”,清乾隆年间改建为石拱桥,形似长虹卧波,改称为“虹桥”。其实真正让其扬名的还是“北郭清溪一带流,红桥风物眼中秋,绿杨城郭是扬州”这几句词,那是当时在扬州为官的王士禛与众名士击钵赋诗,修禊于红桥时所作,“绿杨城郭”现已成了古城扬州的代名词。前些年电台以此为题,做过一档讲述扬州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的节目,赢得了许多听众,获得了许多奖项,成为当时电台的一个品牌。市文联还邀请当代境内外的诗坛名家齐聚扬州,在瘦西湖畔重拾“红桥修禊”,留下了许多精美的华章,让千载绵延的文昌佳话有了新的传承,给今日的扬州增添了气自华的底蕴。

站在桥上向南看,直接跃入眼帘的便是四望亭路美食街上的来鹤桥,沿着二道河数过去,还有骑鹤桥、放鹤桥。北面就是瘦西湖上的春波桥,这里曾留下“四桥烟雨”的令人费解之谜,清人李斗在《画舫录》中曾将虹桥、春波桥、长春桥、莲花桥列为“四桥”,这也仅是一家之言,时人就有不同的说法,后人就更扯不清了。越是扯不清的,就越有故事,旅游部门不妨设计出N种猜想,让游客们去大胆地想象、去尽情地发挥、去自由地接续,或许更能增添扬州游的意趣。多年前由琼瑶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青青河边草》片首曲,背景画面用的就是春波桥,一再的重播使这幅清新的画面成了观众眼中的定格,也成了众多琼瑶迷们心中的向往,让海内外的扬州人倍感亲切。

还想再去看看小秦淮河上的务本桥、小虹桥、萃园桥、如意桥、大小东门桥,只是一路走过去有些累了,于是在回程途中,怂恿友人再忆一些有关扬州桥的诗句:“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郭帆樯近斗牛。”“月明记得相寻处,城锁东风十五桥。”“二十四桥千步柳,春风十里上珠帘。”“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你一言我一语的应答中,不知不觉已过了午夜,月下的时光竟溜得这样快,不禁有些恼了。

一路聊回去,脑海里铺陈的,全都是城里城外的桥,一座连着一座,从2500年前的那头,连到了如今的这头。

作者简介

晏明,生于扬州,长于扬州,深爱扬州,为她写几行文字,也算是感恩的回馈吧。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