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童话366夜故事·音频】第3夜:蒲松龄著述盂城驿

2019年05月 11日 16: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涂晓晴

《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是山东淄博人,三十岁那年,因老乡兼同好的孙蕙做宝应知县,邀请他当幕僚,也就是为县太爷出主意,献计献策,了解民生、反映民情。

科举考试连续几次都失败的蒲松龄觉得,这样也可以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就同意了。刚到宝应非常热情,去田间地头访问,了解乡亲们的苦衷,写成一封封“调查报告”,为官清廉的孙蕙每次都说“很好、知道了”,就没了下文。

蒲松龄纳闷,他的那些良好建议,同是读书人出身的孙蕙明明知道,为什么并不采纳?孙知县无奈地对蒲松龄说,周围地区情况都一样,他是刚上任的知县,若干得好,小小七品芝麻官的饭碗反而保不住了。至于蒲松龄提的那些建议,容他慢慢找机会实施。

蒲松龄纳闷,怎么官场规则跟古往圣贤期待的不一样?好吧,那就等等吧。

但,几个月过去,孙蕙好像忘了那些建议。无奈失望的蒲松龄只好读书、写字,闷了就走访民家,跟老百姓谈的不再是他关注的民情,而是听宝应当地人讲各种奇闻怪事,将鬼狐志怪故事记录下来,有很多次甚至大晚上的让村民带着他去看“闹鬼”的寺庙,狐狸出没的荒村。大家喜欢他健谈、儒雅,纷纷称他“不怕鬼的蒲师爷”。

蒲松龄说,你们不知道,人间的人有时候比鬼更可怕,也赶不上狐狸牲畜们有信义。渐渐地,宝应当地流传着“师爷不问事,夜夜忙捉鬼”的顺口溜。

和蒲松龄一同赶考数次,了解他的为人的孙蕙,并没有生气,而是给他谋了个实差,举荐他去州府高邮的驿站(盂城驿)当驿丞(主管),驿站平日里事务简单、有大量空闲。心想,这下蒲松龄离了荒村,该有心思好好做事了吧。

告别孙蕙,蒲松龄从宝应县赴任高邮盂城驿站,虽然认真、勤勉,但不懂得逢迎溜须,被下属们戏称是池塘边上的“蒲草”,看似葱翠挺直,实际上却是——直、板、愣。

宝应的见闻,已经在蒲松龄的心底扎了根。他遗憾救不了苦难的百姓,也管不了刁蛮的恶霸,将自己沉浸在故事里,不理会别人指指戳戳,边工作边写作,不惜向低等马夫请教,懂得了骑马用马鞍子不是给马增加额外的重量,而是为了保护马,并把这个道理写进了《三生》,还把平日的见闻写成了《耳中人》等等。

蒲松龄清廉勤奋,精心管理各县市邮件,按日期登记造册,对来往官员吃住花费严格登记,渐渐地,官员们不敢大吃大喝、吃拿卡要,想要讲究点不得不自掏腰包。蒲带领差役们保护粮食、盘点积存物资、修缮老旧库房、问病吊丧、劝学抚孤……给一线送信的邮差、仆役发放御寒衣物,被同仁们评价为“做得最好的驿丞”。

高邮历来文风鼎盛,街头巷尾的民间传说更多,令蒲松龄如鱼得水。在盂城驿期间,除了做好驿站的各项工作,就在高邮街头买几颗咸鸭蛋、一两只蒲包肉、几块茶干、几端子(竹子做的量酒器)“真一米酒”,走街串巷找老百姓们聊天,甚至去远道的乡村、湖荡,打听鬼怪故事,常常深夜探寻荒废的古庙,跟和尚、道士请教捉鬼方式和咒语。

由于蒲松龄太刻板、不懂巴结,还不务正业,没到一年就被撤换。离开盂城驿的那个早晨,正值初冬十月,天蒙蒙亮,穿着夹衫的蒲松龄背着青布包裹,刚打开门,竟然看见整条街都站满了前来送行的百姓。有的拿来煮熟的鸭蛋,有的拿来他爱喝的米酒,还有的从怀里掏出热气腾腾的蒲包肉,家境好点的便拿出了碎银子和铜钱……一向清高倔强的蒲松龄激动得泪湿了眼眶,只取了些吃食,往高邮湖边的码头登舟北去,百姓们在河岸上送出了很远。期待蒲松龄这样真正为民爱民的好人能再回到高邮,来听他们讲鬼怪仙狐故事。

蒲松龄动情地依依惜别,他喊道,他会把他们全部写进故事里。

船行到宝应地界,知县孙蕙前来送行,对蒲松龄说,本以为驿站来往官员、能人众多,其中大有清廉爱才的达官贵人,希望他能抓住机会,被某个高官发现他的才华并能擢用,达成他治世爱民的理想,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蒲松龄感谢孙蕙一番好意,但不认为那是一条好路。忠告孙蕙,自己从不从仕不重要,但希望官场上能多一些真正热爱老百姓的好官。此次南行谋职最大的收获就是听到了很多鬼怪故事。穷苦百姓为什么甘愿相信狐狸、黄鼠狼比人好,是因为这人世间有太多的不公道。他想赶紧回老家,将百姓的疾苦和他们讲述的故事写出来,陈情血泪于纸墨笔端。

每逢冬季,驿站同仁和街上百姓们就给蒲松龄寄去他喜欢喝的米酒,爱吃的茶干、双黄蛋和蒲包肉。蒲松龄收到高邮来的包裹,常常是且歌、且笑、且狂、且哭,吃得手上、胡子上到处是油。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孙蕙后来全盘采纳他在职时的谏言献策,悉心治理宝应,造福百姓,成为名垂后世的清官能吏。

蒲松龄再也没有回到高邮,以后的近四十年间,都在本县西铺村的大户毕际友家当私塾先生,那户人家的老祖母对蒲松龄讲的宝应、高邮当地的故事钟爱有加,资助他写“俚曲”和鬼怪故事,于是有了流传后世的《聊斋志异》。

直到现在,盂城驿一带的老街居民,还能说起从祖上流传下来的关于蒲松龄的好多有趣的往事。

高邮盂城驿内的那盏油灯和那张桌子,究竟有多少鬼狐妖怪曾经从蒲先生的大脑里走到了纸上?若能访一访老街巷子,喝几端子他钟爱的“真一米酒”,吃几只高邮人的拿手独家美食“蒲包肉”,嗍两口双黄鸭蛋淌出的红油,听一听令你后脖子发凉的鬼妖寻仇、书生遇鬼的故事,仿佛穿越回历史,若能这般岂不快哉!

好啦,第三夜扬州童话《蒲松龄著述盂城驿》就讲到这里。

晚安,高邮老街的三下更漏声已经响起……

作者简介:

涂晓晴,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曹操是怎样炼成的》《少年曹操》,少儿科幻小说《蓝蓝和外星人》《干妈讲故事》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