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刘濞(上):盛世扬州的奠基人

2019年05月 17日 16:0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沙永祥

世所公认,扬州历史上有过三次辉煌:初盛于汉,繁盛于唐,鼎盛于清。

扬州的初盛与一个人关系极为密切,这个人就是汉初的吴王刘濞。

汉高祖刘邦有个二哥,叫刘喜。提到这个比他大两岁的二哥,刘邦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在徐州老家时,父亲特别偏爱这个二哥,根本不把刘邦这个未来的皇帝放在心上,提到这个游手好闲的无赖,父亲就直摇头叹气。

然而,就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却在公元前202年坐上了龙廷。而那个受到特别宠爱的刘喜呢,却和老刘家后人阿斗有得一拼——根本扶不起。

说个事吧。

西汉政权建立后,刘邦念着手足之情,好心好意封刘喜为代王,负责北部边疆军事工作。可这个刘喜实在不值一提,西汉刚刚建立后公元前200年,匈奴人刚打过来,刘喜吓得差点尿裤子,从军帐里仓皇逃回。害得刘邦只得御驾亲征,结果在白登山被匈奴人围了七天七夜,差点丢了老命。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话在刘喜家却根本不灵验。

刘喜有个儿子,也就本文的主人公,叫刘濞,一点也不像他老子。这小子有勇有谋,敢打敢拼。刘邦对这个侄子青眼有加。

天下不是一个人打下来的,也不是一个人能坐定的,皇帝需要得力的助手,这个刘濞“甚全孤意”,何况他还是自己的侄儿呢,何况他身上还淌着刘家的血液呢。

高祖十一年(前196),刘邦亲率大军平定淮南王英布叛乱,任命年仅十九岁的刘濞为骑将,随同作战。刘濞不负叔叔的厚望,身先士卒,作战勇猛,屡立战功,给老刘家长了脸。

刘濞一战成名,刘邦庆幸自己没有看走眼,决定重用这个侄儿。叛乱平定的第二年,刘邦改当年刘贾所封的荆国为吴国,封刘濞为吴王,统辖东南三郡五十三城,定国都于广陵,也就是现在的扬州。

刘濞不仅打仗生猛,还具有贤者的睿智。主政吴国的四十二年中,他没有居功自傲,更没有沉湎于酒池肉林。他从广陵潮水的汹涌澎湃中看到了吴国民生的多艰、交通的不便,更从中看到了“三江、五湖之利”和治理吴国的希望。

在位期间,刘濞励精图治,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抓建设。他任职吴王期间,扬州“闷声大发财”,从荒蛮之地一跃而成为东方大都市,实现了历史上的第一次辉煌。

1 提升扬州的经济建设水平,打造“发达扬州”。

扬州古称干国,著名历史学家刘节先生在《说攻吴与禺邗》一文中说:“干其本字,像捕鱼之器,皆海疆业鱼之民。”干国即捕鱼民族之国,较中原地区相比,生产力极其落后。

春秋战国时期扬州作为“吴头楚尾”之地,属于偏远地区,人烟稀少。无论是吴国,还是后来的越国,乃至最后的楚国,统治者均未真正重视过扬州的经济建设。吴王夫差“筑邗沟、建邗城”,只是将扬州作为称霸中原的跳板,用来运兵屯粮而已;而灭了吴国的越国,甚至将扬州视作了包袱累赘,直接甩手让给了楚国;而楚国“千里清秋”,哪顾得上远在天边的扬州。所以先秦时期的扬州是块待开发的处女地。

踏上这片土地,刘濞并没有被眼前的现状所吓倒。他下定决心,远离大汉王朝的权力斗争漩涡,不参与西汉初年的刘氏、吕氏的权力之争,而是扑下身子一心挣钱,狠抓经济建设。

针对吴国地区农业落后而资源丰富的现状,刘濞一反 “重农抑商”的传统国策,制定出以工业挂帅,推动商业等服务业发展,再反哺基础设施和农业建设的总体治国方略,使吴国从各诸侯国中迅速脱颖而出,实现了国强民富的战略目标。

刘濞的工作中心是全力打造冶矿、盐业、造船业三大支柱产业,实现工业兴国。

首要发展的是冶矿业。铜是古代的经济命脉,对政府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吴国境内自然资源丰富,尤其是铜矿比较多,境内的豫章郡、吴郡丹阳、东阳郡的铜城以及仪征的铜山、六合冶山铜矿储量都十分丰富。

一到吴国,刘濞就组织民工上万人,夜以继日,开凿铜矿。同时利用西汉初年朝廷造币能力不足,允许地方自铸的政策,大规模铸造铜钱,一举掌握天下过半的铜钱资源。

《中国历史大事年表》记载:“文帝赐幸臣邓通蜀严道,使铸钱。吴王刘濞有豫章郡铜山,也铸钱。吴,邓钱布天下。”也就是说,西汉政府所用的钱多是吴王刘濞和邓通两人造出来的。因此刘濞取得了开门红,赚得了第一桶金,而且是盆满钵满。

其次是发展盐业。刘濞以前,山东的齐盐长期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刘濞看到吴国东部是盐城、南通、苏州等海滨地区,海岸线极其漫长,而且出产食盐质量很高,于是他大力倡导煮海为盐,还专门设置司盐校尉一职负责此事,招揽天下的流民集中生产,大规模开发盐业。

在此期间,盐工们发明了“盘铁”的制盐工具,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一昼夜可产盐千余斤。吴地的盐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均要优于齐盐,因此两淮盐业迅速取代了齐盐的天下霸主地位。

后世称两淮地区的盐为“吴盐”,宋代 “吴盐胜雪”这个成语更表明“吴盐”是中国盐业第一品牌!

盐税是古代封建政府收入的第一大来源。到了清代,扬州的盐税成为朝廷举足轻重的收入,道光二十七年的盐税为752万两白银,其中两淮的盐税,占全国盐税收入的一半左右。“损益盈虚,动关国计。”

刘濞此举打牢了扬州的经济基础。

再者是发展造船业。吴国境内水域众多,长江贯穿东西,邗沟沟通南北,船成为当时的主要交通工具。吴地素有“以船为家,以鱼为食”的历史传统,而当时境内森林资源丰富,尤其是上好的楠木很多。刘濞专设楼船官的官职,主管境内造船工作。

先在长江上游江陵砍伐优质木材,利用长江之便,顺流飘至广陵,然后制成各类船只。据《史记·淮南衡山列传》记载,吴国所造之船,“一船之载当中国数十辆车”,这对改善当时的交通环境和提高运输效率,无疑者是一项惊人的突破。

三大支柱产业的蓬勃发展为吴国积累了大量物质财富,吴王刘濞被司马光称为西汉最有钱的官商,班固在《前汉纪·景孝第九》也称他“有诸侯之位,而实富于天子”。

吴国有钱了,广陵的社会面貌一下子上升了若干个台阶,百姓生活自然也“水涨船高”。

后来的扬州人建了一座大王庙,其实就是财神庙,里面供奉着夫差和刘濞。直到现在,还有此庙。

2 夯实基础设施,建设“宜居扬州”。

刘濞初到广陵为王时,古老的邗城几近荒废,那时的扬州民众只是零散地居住在几个高岗之上,洪水泛滥,虎熊出没,不但无法与中原地区相比,也远比不上江南的苏州和淮北的徐州。

就连刘濞也不能安居。

为打造宜居环境,刘濞自然也花了不少功夫。

首先是全力吸纳流民,为吴国的发展提供人口红利。

无论是开矿、煮盐,还是发展手工业、组织农业生产,没人肯定是不行的,刘濞因此在增加人口方面动了不少“歪”脑筋,也得罪了不少人。

西汉天下初定,刘邦便举起屠刀挥向了帮他打天下的功臣们,韩信、英布等大批王侯将相被诛杀。刘邦死后,吕后即位,这个凶残的女人又将刘姓诸侯王和异己分子以及政敌视为眼中钉加以迫害。

由于残忍的诛连政策,这些王侯大臣的亲人和属下,面临着被杀和关押的悲惨命运。为了生路,他们只能选择逃亡,加上原来六国的部分逃亡迁徙的贵族,因此汉初的流民数量极其庞大。

就在这个时候,刘濞与朝廷唱起了对台戏。他下令,凡是到吴国避难的亡命之徒,一概给予居留权,所犯罪行一律不予追究。对于来“追逃”的外地官员,一律不配合,官民上下都对避难者加以保护。当然,条件是流民要根据自己特长,参加铸钱或者煮盐劳动,自食其力。

刘濞还在人格上充分尊重“亡命之徒”。对铸铜煮盐的流亡人员,刘濞派监理官收购他们的产品,劳动者除获得生产成本和生活费用,还保证一定的利润。对因为生活所迫卖身为奴的,则恢复其平民身份,让流民普遍有“家”的感觉,有做人的尊严。

在刘濞的政策感召下,四海之内的流民纷纷汇聚吴国。有学者统计,仅豫章郡、丹阳郡两地的冶矿业,就用工上万人,夜间工人铸铜的火光都映照了整个天空。而从事盐业的工人也不少,仅海盐县专门从事煮盐的民工就达上千人,全部是拖家带口的流民。

大量流民的涌入,使吴国境内的人口急剧增加,境内一片生机盎然。以至于“七国之乱”时,刘濞振臂一挥,在短时间内就迅速聚集二十余万的大军,排山倒海般地扑向中央政府,使汉景帝一时乱了方寸。要知道,当年刘邦倾全国之力同匈奴作战时,也仅聚集了兵力三十二万人。

其次兴建广陵城,提供安居之所。

当初吴王夫差修邗沟时,曾经建有邗城,楚国时应该也进行了修建,只不过到了汉初,早已成了断壁残垣。刘濞携带家眷初到扬州住进所谓的王府,只不过比中原简陋的农家小院略大而已。

吴国初定之后,刘濞便在古邗城遗址上,大兴土木建设广陵城。

《汉书·地理志》云:“广陵为吴王濞所都,城周十四里半。”就是广陵城的四周周长有14.5里 (秦汉时期一里约451.8米)。城墙很高,上糊着红泥,既牢固又美丽,四面还建了备有烽火的望楼。为防止歹徒冲入,城门竟然用磁铁制成。城墙城内建筑物颇多,最重要的是章台宫,还有显阳殿、宫园等。

作为一座新兴城市,广陵城虽然在面积上无法同长安相比,但与同期长安城的实际居住25.6万人口来推理,可居住人口已达5-6万人,一举登上了“东南第一大都会”的宝座。

按照南北朝文人鲍照的“车挂轊,人驾肩”(街市车轴互相撞击,行人摩肩)的描述,扬州是中国最早堵车的城市之一,当然堵在路上的是马车。

再者疏通开挖运河,构建发达运输网络。

湾头,东边“运河”即运盐河

“要想富,先修路”,刘濞在水上交通建设方面主要做了三方面工程。一是疏通并截弯取直邗沟,专门用来运盐,严禁居民日常通行。二是在宝应以北修建一条既可以运盐又可以灌溉的黄金水道。三是开挖运盐河(今通扬运河),这一点对扬州的影响尤为深远。

运盐河西自扬州东郊的茱萸湾,东至海安如皋,全长195里,途经江都、泰州、泰县、如皋、海安等古代扬州腹地。任职吴王的第一年(前195),刘濞就发起这项大型水利工程。当时的简陋条件下,开凿一条如此长的运河耗费人力物力可想而知,刘濞一共挖了近半个世纪,从他二十岁开始,一直挖到去世的那一年。

此河的开挖意义重大。吴国的盐场分散在江淮东部沿海地区,有了此河,两淮盐场所产的盐便畅通无阻地运到扬州,再转售全国各地。运盐河兼有漕粮运送、引水灌溉、泄洪入江等功能,使里下河平原逐步变成了膏腴之地。古代江都、泰州、南通人的饮用水,也大多由运盐河供给。

清初诗人郭士璟有诗《茱萸湾》盛赞:“曲曲云烟烧旧塘,长堤千载忆吴王。但闻坐引渔盐利,赢得茱萸泛水黄”。运盐河是古代扬州腹地的母亲河,也成为刘濞泽被苍生的千年伟业。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