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雪埠散记】英国的中国味道

2019年05月 19日 19:4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金亦炜

对于在异国他乡工作和学习的人们来说,最难适应的莫过于三餐。衣食住行,唯独“食”最能代表一个人长期生活的地域特征,是一方水土的文化底色;也只有“食”可以一脉相承,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中。口味可以慢慢改,记忆却抹不去。有人讲“此心安处是吾乡”,但是这种境界毕竟难以到达。对于大对数人来说,能吃口家乡的美食,即使身处天涯海角,也算在片刻之间短暂归乡了。

来英已经有大半年,英国的中餐一直让我觉得值得研究。有一次去伦敦,导游说整个欧洲看下来,英国的中餐是做得最好的。他说究,其原因,可能是英国中餐体系的根基是由广东和香港一带的第一代移民立下的,他们习惯抱团互助,对菜品做法和质量的把关也十分严谨。时至今日,这些餐馆的口味并没有多少西化,菜品也相对丰富。

近些年,中国对外交流日益频繁,一些国内知名的奶茶店、甜品店也开到了英国。今天,走在伦敦的中国城(唐人街),只见满街的汉字招牌,形形色色的中国面孔或匆匆穿梭于中式牌坊下,或在各种网红奶茶店门口排成长龙。这一幕,使人仿佛置身国内某条商业古街。

在英国,中餐馆以粤菜和川菜为主,偶尔会看见一些东北菜,唯独没有淮扬菜的身影。这一点令我和身边的江苏朋友有些惋惜,细细想来,可能是因为淮扬菜一讲究食材本味,没有川菜泼辣直白的味觉体验;二是精于做工和本地时鲜,并不像粤菜采用大西洋的海鲜依旧能把味道做得八九不离十。尽管如此,我们仍希望有朝一日在欧洲街头维多利亚风格的餐厅中,能品尝到软滑肥美的狮子头和滋味鲜醇的大煮干丝。

英国的粤菜馆是当地中餐体系中最成功的,菜肴相比潮汕原味没有什么大的改动,而且上菜次序依旧如国内一般考究。一般当地华人聚餐,先上酱牛肉、叉烧、烧鹅、素鸡等组成的烧味拼盘,再上蒜蓉扇贝、岩龙河粉、荷叶蒸鸡等热菜(英国海鲜价格实惠),最后上一道素汤、一份甜品,属典型的广式宴席。和本地西餐厅正午营业不同,粤菜馆一般早早地就开门迎客了。早上供应广式早茶,奶黄包、虾饺、肠粉等等,玲珑精致,置于笼中,同广州上下九街所食无异;到了中午,粤菜馆正常提供菜品;下午又摇身一变为茶楼,供应点心,由此可见广东人颇具经商天分。

身处国外,任何菜品都会依据本地口味进行调整。就像在中国的肯德基还能吃到豆浆、油条和盖浇饭一样,中餐在外完全不西化是不可能的,只是西化程度的高低而已。仅在我就读学校的周边,就开了大概五六家中餐馆,其中的菜品都十分有趣。

有一家中餐馆有午餐学生折扣,便相约几个同学一同前去。翻开菜单一看,并不像国内菜单以“热菜”、“冷菜”划分,而是“宫保”列一栏,“鱼香”列一栏。仅宫保做法,就有宫保鸡丁,宫保鱼丁、宫保虾球等十种选择,鱼香同理。手捧菜单,既无从下手,也是哭笑不得。老板明摆着换汤不换药,一种口味多种食材,为的就是适应英国人吃西餐的点单思维。

学校旁边还有一家兰州牛肉拉面。走进一瞧,除了老板是中国人,厨师和服务人员清一色的外国面孔。土耳其小哥在一旁揉面,起承转合,一气呵成,面团摔打在案板上,发出一次次沉闷而干脆的响声;几个外国服务生各司其职,熬汤、下面、制作浇头,有条不紊。也难怪大家都说这家面馆正宗,原来是老外得到了中国拉面的真传。

当然,最“正宗”的中餐还是出自自己的手艺。留学生中流传这样一句话,“生活,把我变成了一个厨子”。的确,在外留学,西餐口味不适应,长期在外吃中餐也非长久之计,不少同学都已经练就一双巧手,煎炒烹炸、荤素搭配、南甜北咸,都不在话下。

刚来英国那段时间,宿舍里几个舍友组成“晚饭小分队”,分成大厨组、配菜组、采购组等,每晚一起做饭一起吃,就这样度过了最开始的那段“艰苦岁月”。英国蔬菜品种的数量跟国内相去甚远,于是我们把土豆、胡萝卜、西蓝花变着花样做,也从来没有吃腻过的时候。

去年父亲有事来英,短暂见面后,塞给我几袋“三和四美”的酱菜,说尝尝家乡味道。我把它们带回公寓,电饭煲煮了一锅白粥,同学又炒了两个小菜,几个人就这样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热粥的雾气氤氲之间,酱菜爽脆的口感在唇齿之间萦绕,思乡的情绪伴随着食欲之门一齐洞开了。

作者简介

金亦炜,扬州人,现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国际新闻专业就读。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