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王维和他的朋友(下)

2019年05月 26日 10:05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张媛

幸好,还有一个真正的故人在等着他归来。

王维买下了位于终南山的一处物业 ——辋川别业,这个曾经属于诗人宋之问的乡间别墅。这段时间,裴迪就隐居于终南山,《唐诗纪事》卷一六云:“迪初与王维、兴宗俱居终南。”

从此,他有事上朝,无事还家。和裴迪一起钻研佛学,抽空儿作作画儿,越来越留恋终南山的辋川。

他精心设计了二十处游址,和裴迪以每一处景点为名作诗,并把这些诗集结成册,这就是流传后世的山水诗集《辋川集》。“辋水周于舍下,别涨竹洲花坞,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

正是这段时间,王维写下了那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王维喜欢钻研佛法和佛家,但我私心以为这句简简单单的诗句,比佛家偈子更能赐予人平静的力量和信任光明的决心。

除了诗,王维还写下著名散文,散文的标题《山中与裴秀才迪书》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这原本是给裴迪的一封信。

信中写到:“知道你要温书,仓猝中不敢打扰,我一个人游了辋川。我在溶溶月色中登上华子冈,见辋水泛起涟漪,水波或上或下,水中的月影也随同上下。那寒山中远远的灯火,火光忽明忽暗在林外看得很清楚。深巷中狗叫,叫声像豹叫一样。村子里传来舂米声,又与稀疏的钟声相互交错。此时,我独坐在那里,怀念从前你与我搀着手吟诵诗歌,在狭窄的小路上漫步,临近那清澈流水的情景。等到了春天,草木蔓延生长,春天的山景更可一观,你什么时候回来一同游玩呢?”

落款是——山中人王维。

和对裴迪的絮絮叨叨,言有尽而意无穷不同。有位朋友和王维抱怨仕途不顺,心绪不佳,本意无非是寻求安慰和鼓舞,例如听个:“你可以的,相信我,加油!”之类的。

可是王维是怎么回答的,他简单的说:“你只管去(隐居)吧,还需要多说什么呢?山中的白云没有穷尽的时候。“

这就是《送别》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有个词“岁月静好”,平静、安静、平淡皆为福气,如果时间能一直这样默默流淌下去,也不失为一种运气。然而,平地一声惊雷,“渔阳鼙鼓动地来”,改变历史走向和无数诗人命运的安史之乱不期而至。

和默默无闻,所以能悄悄逃离叛军的杜甫不同。王维名气太大,成为重点盯守对象。深谙佛法的王维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选择了“非暴力不合作”,他服下药物,说身体不好了,说嗓子哑了,不能说话了。安禄山既然想利用他的才名安抚天下名士,就不会轻易放过他。

王维被安禄山拘禁在菩提寺内,还被授予了官职。考虑到安禄山的政权极其短命,在唐王朝的统治者眼里,王维已经犯下了最重的叛逆之罪。乱军平定后,以前在安禄山手下当过官的人都要治罪,罪分六等,王维被关进牢房,订为三等罪。

正当肃宗要和王维秋后算账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首诗,是这么写的: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作者正是王维,诗的意思很明白了。这是一首保留了高度艺术水准的政治诗,对唐王朝的怀念之情可以说溢于言表。唐肃宗就是被打动者之一,看到这首诗的那一瞬间,他的气就全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感动。

这首救命诗因为原名过长,不方便记忆,后后人简称为《凝碧诗》,它的原名其实是《菩提寺禁裴迪来相看说逆贼等凝碧池上作音乐供奉人等举声便一时泪下私成口号诵示裴迪》。请注意,创作这首诗的王维处于叛军的重点监视之下,写这种意思浅白,“大逆不道”的东西,是要掉脑袋的。一不小心,还没等唐肃宗秋后算账,就先被残暴无比的叛军削了脑袋。所以,有记载这首诗王维是以口述的方式创作的。

既然是口述,空口无凭啊,谁能证明王维不是事后诸葛亮。没想到,还真有证人,事情证明,正是这个人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个人自然是裴迪。

在高压恐怖政权的重点监视之下,裴迪冒着性命危险到菩提寺探望王维,真可谓是不离不弃,患难之交见真情。当时刚刚发生了一件事,叛军们搞庆功会,逼迫唐宫乐人表演节目,乐工雷海青性情刚烈,他摔碎乐器拒演,面向西边,向唐玄宗逃走的方向磕头哭泣。安禄山气急败坏,让叛军杀害并肢解了雷海青,王维知道了这件事,哀恸不已,于是口诉了这首诗给裴迪。

这么长的诗名,作为一首口述诗完全没有必要,而且这样绕口的诗名并不符合王维的风格。让人不由得怀疑这是后来裴迪自己代拟的,为了救王维他也是蛮拼的。

作为口述诗唯一的聆听对象,他要做的不仅仅是一听而过,仅仅一听而过是连正文都记不住的。首先,他最要做的是守口如瓶,哪怕他不小心透露一个字,传出去王维是要被杀头的。其次,他要把暗暗的把这首听了一遍的诗牢牢记在心中,然后待叛乱平定后,再把这首诗广为传播,作为一个布衣秀才,他当然没有办法直接面见圣上,替狱中的王维喊冤,他能做的只有拼尽全力让最多的人知道这首诗,直到准确的命中目标客户,传到唐肃宗耳朵里。生怕肃宗文化低,理解不了这么清浅明白的高雅艺术,他还起了个长如白话故事的诗名。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听到这首诗之后的唐肃宗对王维的处理意见如下:降职为太子中允,不久后又被提拔为尚书右丞。

但是再涉政坛已非王维所愿,又过了几年,他从容写信和好友告别,然后平静逝去。三十余年无妻无子的日子,他茹素,着素衣。居室中仅有茶档、茶臼、经案、绳床。他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断舍离",唯一不舍得只有朋友二字。

幸好还有裴迪为伴,裴迪卒年不可考,他则用自己的人生完成了王维的那句“但去莫夫问,白云无尽时”,今存裴迪诗二十八首,都是同王维的赠答、同咏之作。王维逝世之后,裴迪再无存世的作品。

作者简介

作者:张媛,主业读《史记》,副业读唐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