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祥云扬州】刘濞(下):盛世扬州的奠基人

2019年05月 31日 17:18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沙永祥

着力改变民风,发展“文明”扬州

汉高祖为何让刘濞来管理吴国?

我们先看看当时吴地的民情。

先秦的扬州,与东越等蛮国接壤,民风剽悍,勇而好战。《史记·货殖传》中记载,“彭城以东,东海、吴、广陵也,其俗类徐”,说先秦时期广陵的民风和徐州类似,说出手时就出手,打架的狠劲一点也不比徐州人差。

汉高祖正是看中了这个侄子的狠劲,希望他来“以暴制暴”,帮他镇守好东南门户。

但刘邦未能预料到的是,这个侄儿打架虽狠,但治理国家总体上却很文明。在任期间重视文化建设,发展工商,注重提高人们的物质文化追求。

刘濞在文化建设方面,动作不断,为扬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创建打下了扎实的根基。

(一)四方纳贤,倡导尊贤好学的好风气。针对广陵城文化建设一片空白的现状,刘濞上位之初,广纳四方贤才。他手下的文人待遇很高,不但领着俸禄,衣食无忧,逢年过节,刘濞还向他们发放红包。百姓中有点文化的人,也经常能得到他的赏赐。

刘濞门客最多时达上千人,西汉时期很有名望的文学家、散文家齐人邹阳,以文才和善辩闻名于时的辞赋家淮安人枚乘、苏州人严忌等都云集于他的门下。他们在广陵期间为我们留下了《七发》《哀时命》《谏吴王书》《上吴王书》等传世名篇,让扬州人民第一次大规模地接触中华先进文化,推动了扬州文化事业的发展。

就算那些“混世”的,往往也能在刘濞的手下混口饭吃。下邳人周丘,德行不好还是个酒鬼,刘濞虽然瞧不起他,但仍好酒好菜供着。待到“七国之乱”时,门下宾客大都被任命为将尉,唯独周丘什么都没混到。周丘不服气,找到刘濞,只求赐一汉节(汉代皇帝授给使臣的节),让他去老家招降。刘濞以为他在“放卫星”,但不要一兵一卒,就让他去了。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周丘有真本事,凭借这根汉节,居然一夜之间用计杀掉下邳守官,组织起三万大军。接着一路北上攻城略地,大败山东阳城中尉军,军队规模也滚雪球般发展,迅速扩大到十万,成为刘濞手下的一支奇兵。可惜关键时刻刘濞兵败了,周丘不得不回师下邳,偏偏他运气不够好,背发疽而死,否则历史真有可能改写。

虽然文化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可以说刘濞让先进文化在扬州扎下了根。

(二)鼓励工商,促进地区间的沟通与交流。冶铜、煮盐、造船三大产业的蓬勃发展,给吴国带来了大量的财富,也带来了人民更高层次的物质追求,促进了广陵漆器、木器、竹器、纺织、玉器等手工业的跨越式发展。

刘濞时期,手工业开始成为广陵城的重要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分工更加细致,产品日趋多样化。不仅继承和发展了战国晚期和秦的工艺特点,还融合了荆楚文化之风,独具区域特色。

我们无法看到当时的情景,但从扬州的出土文物中,可以领略到其中的繁盛。

扬州出土的文物,先秦时期玉器较为少见,刘濞及稍后一段时间内汉墓内出土的玉器雕琢精美、品类众多,有璧、璜、琮、晗、舞人、镯、玉猪、佩饰、印章、玉衣、玉璋,以及镶嵌在其它器物之上的玉饰品等。

再如漆器,刘濞时期是扬州漆器发展的黄金期,产品品类包括鼎、耳杯、盘、盒、奁、勺、六博盘等十余种;胎质有木胎、竹胎、夹纻胎、陶胎和铜胎等;纹饰方面,有素面者,有彩绘,有的还戳刻铭文或符号;种类繁多,形制复杂,纹饰十分丰富。

广陵城大规模兴建,使其成为盐、铜等大规模商品的集散地成为可能。造船业的快速发展与水利建设的快步跟进,使运输效率大为提高,吴国生产的铜钱和食盐,在供给本地人民使用的基础上,大量销售外地,获得大量商业盈利。与此同时,广陵紧缺的粮食和消费品也源源不断运往了扬州,古城扬州第一次成为了东南的商业中心,当时的枚乘指出:“夫吴有诸侯之位,……转粟向西,陆行不绝,水利满河,不如海陵之仓。”(《汉书·贾邹枚路传》)

由于工商业获利多,见效快,使得更多的扬州人投身到工商业中去,促进扬州人民“好商贾”的民风的形成。

(三)引进礼乐,开始由物质向精神追求的转变。拥有了富比天子的巨额财富,刘濞开始了精神追求。

他在广陵大规模建设“歌堂舞阁之基”。鲍照在《芜城赋》里歌颂刘濞统治下的广陵:“当昔全盛之时…吴蔡齐秦之声…歌吹沸天。”广陵城内,吴、蔡、齐、秦各地的音乐汇集,歌唱吹奏之声喧腾沸天,先秦时期贵族士人才能享用的音乐走进了寻常扬州百姓家。

刘濞是兴建扬州园林的第一人,曾在扬州北郊筑有豪华的“钓台”。杂技等娱乐节目开始出现在街头,《芜城赋》中描述为“鱼龙爵马之玩”。稍后的广陵王汉墓中出土了“三叟戏乐俑”等说唱俑,说明“扬州评书”等休闲娱乐文化活动正式拉开大幕。

在刘濞的影响下,扬州的精神文明建设逐步取得进展。从司马迁所说的“其俗类徐”,到“扬州,江、吴大都会,俗喜商贾,不事农”《新唐书·李袭誉传》,再到“扬州土地膏沃,有茶、盐、丝、帛之利。人轻扬,善商贾,鄽里饶富,多高赀之家”(《宋史·地理志》)。那些勇猛好斗的扬州人逐渐不见了,风流婉约、好经商成为扬州人的标签。

提升民众福祉,创建“幸福”扬州

司马迁说:“吴之王,由父省也。能薄赋敛,使其众。”别看刘濞没读过几天书,但这个农民出身的娃体会到父辈种田的苦处,深知“达则兼济天下”的道理,始终将百姓的安危困苦放在心上。

在任期间,刘濞一心一意提升群众福祉,让百姓深刻享受了煮盐铸钱盈利所带来的红利。他的的惠民政策始终让人有穿越之感:

一是免除了吴国境内农业税。西汉“文景之治”时期轻徭薄赋的十五税一和三十税一政策,在历史上大放光彩,但在吴国面前都黯然无光。吴国境内农民收成全归自己,政府不向农民要一分钱,因此有人评论刘濞是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第一个免除农业税的地区领导人。

二是实行官府买役制度。西汉政府规定,二十三至五十六岁的男子,都有轮流为官府当差的义务。不愿当差的人,可以出钱雇人当差,被雇当差而得钱的人称为“践更”。吴国宣布:凡是践更的钱,不用轮值当差的人出,一概从官库开支,并且依照当时物价公平支付。

吴国的百姓当兵也有收入,吴国境内的百姓加入军队时,比照“践更”的相关规定,给予一定数目的金钱,也就是拿着工资去当兵,这样吴国境内百姓都踊跃参军服役,逃避兵役的情况几乎不存在。

刘濞还是个拥军模范,逢年过节,他经常深入军营,慰问那些有才能的将领和士兵,给他们丰厚的物质奖赏。

三是十分关心弱势群体。对于吴国境内的孤寡残幼等特殊人群和困难群众,刘濞要求各级官员平时要关心他们,让他们吃到“低保”,逢年过节还要派人上门慰问,发放困难补助,类似于给“五保户”和“低保户”发放“红包”,让他们感受到吴国大家庭的温暖。

历史上有人认为,刘濞为什么对百姓这么好,是因为吴国的钱多得花不完。个人认为,钱多只是一个原因,关键还要看当政者本人的品质和操守。

举一个例子,隋朝灭亡二十年后,大唐监察御史马周对唐太宗李世民奏报隋朝储洛口、西京府库等国家粮库的粮食,竟然到现在还没吃完。其实隋朝时期发过几次大灾,百姓流离失所,官员建议开仓放粮,可皇上否决了:不行,让他们自己去要饭,粮仓里的粮食是我的命啊!

这方面,隋朝的皇帝的确应该好好向刘濞同志学习!

有一件事,让刘濞一直对汉景帝刘启耿耿于怀。汉文帝时期,他的爱子刘贤入京,有一天与时为太子的刘启在下棋过程中发生争执,两人互不相让。看到有人竟不给自己面子,刘启盛怒之下,拿起棋盘砸向刘贤,不料竟将刘贤砸死了。刘濞闻迅后虽然怒不可遏,但也无可奈,只能将仇恨埋在心中。

公元前157年,刘启继位成为汉景帝。三年后,他采纳晁错的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削藩,再次侵犯了刘濞的根本利益。

眼见吴国将被肢解,已经六十二岁的刘濞血性爆发了。公元前154年,他带领楚、赵等七国公开叛乱,声称吴国积蓄财富以供“诸王日夜用之弗能尽”,全额资助各国的叛乱军费。

结局大家都知道,因军事失策,三个月后刘濞兵败身死,在扬州长达四十二年的执政生涯划上了句号。

但正因为刘濞的努力,扬州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成为东南的经济中心,造就了扬州历史上第一个盛世,也由此奠定了扬州的千年基业。

因此,刘濞赢得了后人的掌声。初唐高官房彦谦(宰相房玄龄的父亲)评价:“濞集蚩尤、项籍之骁勇,伊尹、霍光之权势,李老、孔丘之才智,吕望、孙武之兵术……不应历运之兆,终无帝主之位”!刘濞集蚩尤、项羽的勇猛,伊尹、霍光的权势,老子、孔子的智慧,姜子牙、孙武的兵法于一身,简直就是个神人。

有首歌词写得好:“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杆子挑江山,你就是那定盘的星。”正因为百姓心中有杆秤,从汉代起,人们就在邗沟旁建成吴王庙(今称大王庙),屡毁屡修,只为世代供奉刘濞那颗“定盘的星”!

相关阅读

【祥云扬州】刘濞(上):盛世扬州的奠基人

作者简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门工作。业余钻故纸堆,写新文章。著有《扬州百家姓》。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