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扬州童话366夜故事】采风笔记:欧风几度平山堂

2019年06月 10日 00:00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作者:涂晓晴

扬州童话创作进入第三季,从园林到宗教、美食、风景、人文、历史、传说、逸闻、杂谈等等,《鉴真大师回故乡》、《开元寺的守望者》、《康熙皇帝和高旻寺》等,“寺院”系列题材写了不少。

将此类题材放缓,董仲舒隔帘而教、乔莱课乡民、朱家祠文献冠海内、秦少游教诗、欧阳修与平山堂、苏轼与谷林堂……倾向逐渐形成,且有能会写成半部师生史、半部扬州事。

如果绕不开,唯有虔诚亦趋。社会发展有很多部史,有一部该当是师生史。老师和学生的学识、经验传承、创造与创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从煌煌殿堂上教授经典,到瓦木匠、箍桶、编席子,千工百业,都需要学习。女孩跟母亲学家务,男孩向父亲学谋生本领、处事态度,几乎无人不师、无人不学。

“天地君亲师”曾被当成封建产物,认为“师”不应列于五恩之位。圣人看得高也看得透彻。前四恩是基本生存条件,某种程度上不能选择,也无法逃避,而“师”却需要靠运气、靠造化,带有“偶然性”与“或然性”,更加不可或缺。一流的老师教出一流学生的可能性很大。响鼓不用重锤,勤耕无需多鞭,老师也希望遇到好学生。

上过大学、研究生甚至更高学历的人,算算受过上百位老师的教导总归是有的,其中能记得多少?什么样的老师才算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为师者能力有高下,但育人之德和利人之德应该必备,因为他们承载着社会重任!

平山堂、谷林堂坐落在城北高处,悠然俯瞰千古名城。堂内牌匾“坐花载月”“风流宛在”发人起思,“风流”是在哪儿被理解成了另一番意思?篆刻、对联好像活了过来,花香弥漫,月影清疏,太守欧阳修举杯邀饮,谈诗论词,何等快哉!

欧阳修主政扬州时的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

他的力著《新五代史》位列二十四史之一,花费的精力和遭遇的结果,跟当年司马迁差不多。

公元1408年正月,从滁州任上搬到扬州不到一年(十一个月)就要离开。历史记载他从扬州去颍州上任时,眼睛已经几乎瞎了。十倍资料也未必能成一本著述,全书共七十四卷,需多少参考资料?欧阳太守连续十几年在昏暗的油灯下对着竹简、拓片、资料,孜孜不倦。

修史需要大量精力和时间,“载酒簪花”只能偶尔为之。虽为太宰之才,治世不需花大心思,前任韩琦是他非常敬佩的同僚。属下问他,他都回答:按韩太守在的时候办。对于官员成绩考核,他也不会放任不管,常至街头田间问老百姓,他们说好才能算好。

宋代的扬州给这位政坛饱受排挤打压的大文学家的心境和心态带来怎样的变化?研究欧阳修著作发现,到了扬州后的他不但不再词句中带着棱角、字里行间也不经常含有恨意,且不吝表达清风徐吹、月夜如醉、花间弄影的美好心境。

人生坎坷如同攀越高山大泽,他就像被命运吹到扬州的风,得一方静土调养身心,登城头,访古寺,遥看旧时人家斜阳里,小溪对照双双嬉。渐渐地,欧阳大才子的心,慢了下来,眉头逐渐舒展。民风淳朴、商贾守矩,官员自持,士子向学,让他有心情将自己融入万物,又将万物请进无尽的想象中。或清晨、或黄昏、茶香琴声里,细细品味,生发美文妙词。天地尽心尽意地哺育运行,万物就会像百姓那么守矩知时。扬州的风,无一天不香芬隐约;草木绝不愿将韶华慢待;繁花亦不敢有一时不尽心尽力。即便叶落枝冷,雪地霜天,也从不敢忘静候时节粉墨登场。

环境造就人,除社会、群体、家庭,更包括自然。欧阳修以后的创作中,屡屡提到扬州,眷念之情不言自明。

天与地对这片宫殿里的宫殿的厚待,也将欧阳太守的心焐暖,寒冰像汩汩春水,流经浅花碧树,于他眼前小驻,旋即随风飞远,化作江上云帆,隐隐诸山。欧阳修在扬州给皇帝写信,诚挚道歉说自己错了,做官不是过日子,更不是做学问,不该太直莽,让陛下左右为难。感谢万岁一片苦心,用远离朝廷保护愚臣。

也许,疼爱妻子,想要将美好跟爱人分享的他,会在信中写道:吾爱,你还好吗?为夫在扬州很好,就是常挂念你对我的守望与相思,可叹我仕途险阻,身不由己。现在所任的城市,历经千年,繁华数度,历届官员把这里建设得比我想象的好,我可以尽心做学问。若春风可寄,我想托驿差捎上一缕……

大批的资料和史料还未全部安放到书架上,调任的消息就又到了。腊梅初绽含香,原是为赶得上给他送行。颍州一年两灾,百姓缺粮,恐生民变,需能吏前去镇守。欧阳修看着上千卷“老友”苦笑喟叹,还亏没全部拆包。

欧阳大家的文章里,既能雄辩又可万物生辉,有柔情,有铮骨。人虽离开,却将思念留下。忙碌之余,怀念故交,当万物为己照,怎么能够放得下那棵在腊月寒风中植于堂前的弱柳?

徘徊、漫步于平山堂内,欧阳文宗的灵动与宽广,要到哪里才能找寻得到?琴、棋、酒、书籍、故事,还有他,并称的“六一”,看似应景罗列,实则把自己和物件同列,融为一体。三岁失父,依靠寡母画沙而教,又有怎样的含辛茹苦?小柳如他当年,被迫离开原地,站在寒冬里,又剜去了他多少于心难安?八年后故地重游,终于见到了长大、长高一点点的旧相识,欣然写下“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他常因思念它,写信问朋友,那棵我种下的小树,春天能不能发芽;夏天是不是被暴风雨吹倒;秋天有没有长高;冬天会不会被冻死?

柳树不会说话,思念无法表达,只能借每年叶落,日光月影里,深情抚触太守当年踩过的土地。

欧阳修走了,也许回到天上重新做他的仙人去了。唐宋八大家里宋代六位散文大家,除了他就是他的学生,有人会认为这是他们仕而优则文,自己人选自己人。殊不知这个称呼起源于明代散文家茅坤编选的《唐宋八大家文钞》。

为什么老师能带出这么多好学生?

欧阳修为政清明、为学严谨、文章独步、人品可范,有理由相信他的丰盈和浩瀚,够得上圣贤们要求的“完人”标准。得欧阳太守履任扬州,是这片土地的幸运,直如王冠上又多了颗璀璨晶莹且成色上佳的宝石。后人学得“欧风”真意,常怀自持完善、抚才之德,爱民之怀、报国之志。欧阳修和平山堂,是烛照,是灯塔。

写作者面对的材料几倍十几倍,如何取舍,如何创新,此间过程或尽人事,或听天意。

在写曹操系列时,就想过一些问题,写历史和历史人物给谁看?如何避免写出来放回书架重新变成历史?如何被当代和未来更多读者接受和认同?如何将历史人物跟现在或将来的时代结合?怎么才能找到素材和读者之间共通的那根弦?怎么表达才能让读者明白通过能力和学识,品德和言行才能让人看得起?如何修为自身?为什么要时刻想着帮助他人?儒家、儒生为何常兴?

欧阳修活着的时候,擅于在自己和俗世间设一道恰好挡住纷扰的帘幕,心灵遨游寰宇,精修禅意道学,安心做学问、做自己。他的文章之风、治学之风、为人之风、育人之风、为政之风、爱民之风……一年年吹到了平山堂上,抚慰这片和他相互爱慕过的芬芳园地。惟愿君安好,待尔到海西。

写好《欧风几度平山堂》,再次探寻飞檐廊柱石刻著述,寻找遗落笑语,疏影斑驳。“文章奥枢”、“仙人旧馆”字迹,被风雨触摸太多次,一副怀旧思古之意,可风流……仍在。

欧风几度?当是千载。

作者简介:

涂晓晴,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曹操是怎样炼成的》《少年曹操》,少儿科幻小说《蓝蓝和外星人》《干妈讲故事》等。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