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燕小乙读史】此生,彼生

2019年06月 22日 15:00 | 来源: 扬州发布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张媛

闲中坐看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异人传》,平江不肖生让我想起兰陵笑笑生,继而想起我的语文老师。

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位语文老师,也是最激赏我的一位。

激赏到什么地步呢,150分的语文卷子,60分的作文。老师给过我的最高分是59,最低分是56。语文是所有学科里面最分不出差别的学科,然而老师竭尽所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让我相信我喜欢并追求的,纵然和绝大多数人不一样,还是值得的。

和一切我喜欢的人的一样,我的这位老师是个极为幽默,且富于智慧的人,这表现为举重若轻,丝毫不费力气。他总是笑笑的,淡淡的,不疾不徐的,极富节奏的吐出一些优美的开阔的句子,汇聚成有意思的人,和好玩的故事。他硬是让语文课荣升为倍受理科生喜爱的明星课堂,让我这种文科尖子也觉得与有荣焉。

和一切不着痕迹的高人一样,我的老师讲课成效也很是卓然。附带一笔,如果说分数是衡量一切传道授业解惑的标准,在那时候,确乎如此。我的老师愣是带着一届届理科实验班同学在语文教育中杀出一条血路,这怎么能叫血路呢?这条路是这样的:它在两条竹篱笆之中。篱笆上开满了紫色的牵牛花,在每个花蕊上,都落了一只蓝蜻蜓。

这样说固然有煽情之嫌,但这话不是我说的。王小波既然说出来了,我们这些感受过的人就不再羞于承认了。

沉闷的高三生涯,我的老师的语文课确乎是其中的一抹亮色。他给我们讲玉龙雪山那荡涤人心的纯净,给我们讲"一团和气"背后的原则失守和不事坚持,给我们讲"乖"的古意,信手拈来《红楼梦》里的那句“行为偏僻性乖张”。用时下的一句流行语说,我们最早的理性思辩,大概就是在那时侯被老师悄悄种了草。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们同学一行人拿着一本留言纪念册让老师留言。打着留言纪念册的旗号,其实这册子堪称最原始的追星手册,一来留下偶像的墨宝,二来探一探偶像的隐私。偶像需如实道来最爱的书和电影,还有最爱吃的,等等等等。其真实用意,其实是在最厉害的最后一题一一最喜欢的学生!前面的都是铺垫,都是预热,我怀疑这是我同学的阴谋。看似不经心,其实,出题人内心的小九九是期望真话写顺口了,就刹不住车了。

看到了吧,这完完全全是心机粉丝做的事!我发誓,我不在此列,我不过是个凑趣的,帮闲的,起哄的。我是如此的含蓄,如此的矜持,然后,如此的好奇,又如此的期待!这最后一题的答案。

我的老师,多实诚的一个人啊!只见他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写着:

最喜欢的书——《老人与海》

最喜欢的书——《乞力马扎罗的雪》

最爱吃的—— 腊肉,与孔子同嗜

……

就要到最后一题了,周围吃瓜群众鸦雀无声,只见我老师不疾不徐地写道:                             

                                  兰陵笑笑生

你看,他就是这样化险情于无形,翩翩然不着一点力气。我有点失望,同时又松了口气。许多年过去了,那本纪念册现在到底在谁手中,我一点不知道。那是那段回忆,真真确确、栩栩如生的归了我。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