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八章

伏加特身手就和老修士所描述的一样敏捷干练,长剑刺穿蔓藤扭结而成的屏障后,回身就是一箭。这只精英小队的配置非常精良,无论是近战武器还是远程武器,都是市面上难以买到的精品,而且他们习惯于刺杀任务,所以常备着许多暗器——羽箭破空之声还未有着落,就见箭头爆裂开来,巨大的冲击力席卷着火焰将刚躲避开的老者吞没进去。尽管连续的攻击非常顺利,但那看似文弱的艾弗里达并没有松懈,他将手中特制的许多圆球分别丢在小队的四个方向,浓烟立刻把小队的踪迹遮掩起来。

事实证明三人的准备是非常有效的,火光烟雾突然被从内部冲散,好似一到旋风凭空而生,然后便见到老人的灰衣服在风中吹动,就连胡子都没有被刚才的烈焰灼黑。老人并没有急切动手,走了几步逼近这些刺杀者,然后就站立不动。

对手太强了,艾弗里达心里面升起很大不满,对面的德鲁伊余孽可是独自进出耶瑞尔学院的人,面对一个做好充分准备且在老巢的巫师,他们很难在正面对决情况下撼动对方。这次任务的难度不言而喻,甚至难到这位学者产生一种被派来送死的错觉——尤其是这一次交锋之后,本来以为自己三人配合至少可以让对方手忙脚乱,现在看来,只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虽然心里面闪过无数的想法,但这位佣兵没有停下动作。他手指间漏下许多水滴,闭上双眼,口中在轻声默念古日漫特语的祈祷词。那些水滴的质地似金沙,都泛着金色柔和的光芒,当水滴坠落在草地,就燃气一片金色的火焰,并没有太高温度,但是这些火焰随着水滴低落的位置逐渐连在一起,最后形成一整片的火焰圆环,将三人包裹在其中。

伏加特再次拉弓搭箭,刚才是一种箭头被特殊处理过的短小羽箭,现在则是搭上了一支至少粗上三四倍的大箭,全身都泛着如黑铁般的光芒。这是专门用来对付各地巫师的一种特制箭,据说是用来自遥远的西米拉尔地区的“罚木”制作,这种木料似铁,在很多西米拉尔古代神话中,这种木料通常和神罚的故事有关,如今罚木被萨奎尔斯的修士们先在圣水中浸泡三月,然后在被审判所的修士们祝福整整一月有余,一旦这种箭刺穿巫师,就能让他们失去施展巫术的能力。

近距离的射击尽管非常易于命中,但是绝不轻松,无论是巫师老者还是伏加特都没有先发制人。艾弗里达单膝跪地,单手捧着金色水滴抬高至头部高度,只见那金色的水珠旋转而上,最后形成一支金色箭矢悬浮在手上,然后猛地向巫师激射出去。

老者一歪身子,那箭矢从脸颊旁擦过,好像擦在一层淡蓝色的屏障之上,泛出一片波纹。不过这支短箭只是为了引诱老者先动作起来,艾弗里达不管有没有命中,都已经专心投入到下一个法术中,只见从周围金色火焰开始,突然闪烁出剧烈的光芒,那光亮直冲天际。

罚木箭穿着虚影从金光中破出,直袭向还在转动身体的老者。只听如琉璃碎裂声响起,罚木箭刺穿了老者身前的屏障,但也被欲图合拢的屏障卡住箭身,箭头略微划破老者肩头,没办法更进一步。金光消散,那三个佣兵已经不见踪影,地面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那金色火焰并没有让草地灼烧起来。老者似是没有察觉自己肩头的伤势,依然镇定自若地看着森林远处。

三个佣兵没跑出多远就停下来,伏加特扶着膝盖直喘气,刚才长时间的搭箭让他有些体力不支,算算距离,应该也离开危险范围了。

艾弗里达先向圣主三合手,然后才道:“拉格尔,我觉得我们应该要重新评估这次任务了。我感受到他一直在借用森林的力量,在这里我们无论做什么……哪怕是埋伏,都很难有效果。”

“什么意思?”队长拉格尔将大剑重新绑回背上,抽出腰间的两柄匕首,做好机动作战的准备。

艾弗里达也开始整理腰间的七八个小包,里面装着各种材料。他本是一个修士,后来接触了被列为异端的巫术,被人揭发后被审判所安排了现在的佣兵身份,尽管他如今依然侍奉着圣主,但也尝试将一些巫术和修士的神术结合在一起。总归他对萨奎尔斯内的巫师们有不少了解:“据说奥尔艾的巫师会用一种魔网的理论,我不了解,但是我觉得或许目标懂得这种礼物。刚才我一直感觉被人注视,那些树、鸟都像是他的眼睛。”

伏加特想起刚才差点被熊拍了一掌,喘着气补充道:“还有动物。报告里一直说奥布离威姆的棕熊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

“如果这里的植物和动物都是他的眼线,现在我们三个人面对的可是百万敌人!这简直是让我们送死!我们对敌人只知道一大篇冠冕谈话的描述,审判所给我们的资料几乎没有丝毫可信度。”艾弗里达非常认同伏加特的补充,于是做出了最后总结,“如果上面也一样毫无了解,那我们撤退是正确的。如果上面有所了解,却没有给我们准确的情报……”

拉格尔迟疑了一下,即便是精锐、果断如他,也不能吃准:“别乱想了,也许是我们自己用错了战略,应该把他引诱出森林之外再进行攻击。我们对圣主的信仰并没有动摇,即便我们撤退,审判所也不可能审判我们,所以不要多想。”

即便是专职暗杀的幽暗之刺佣兵团,其中的绝大部分成员其实都是非常坚定信仰的。所以虽然圣教中很多人反对建立这样的势力作为洗不去的污点,但是却没有人可以指责他们的信仰。这也就是为什么作为杀人无数且口碑不佳的刺杀类佣兵,还没有被反对派革除的最大原因。但裁判所对于没有完成任务,尤其是不战而退的成员是毫不留情的——这已经和信仰是否坚定毫无关系了。

这三人只修整了一下,便决定离开,如果整个森林都在德鲁伊的控制之下,那么对方一旦找到自己,便无法逃脱。刚走了几步,艾弗里达就让队伍停下脚步,两个队友立刻做出防御的姿势。艾弗里达低声道:“我有预感。”无论是巫师还是修士,都会对周身的不协调有一定的预感,但大部分人都只是一种预感,并不能明确说出具体的情况,可仅仅是这种预感就已经拯救了这只小队不知多少次。

在三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时候,树木仿佛活了过来,他们的影子在地面婆娑起舞。从森林阴影中走出来的老人依旧是穿着灰衣带着兜帽,脏兮兮的,手中木杖也依旧是枯槁无比。三人心都提起来了,虽然并不是说老人可以很轻易杀了他们,但是把他们打的遍体鳞伤还是非常容易的。

艾弗里达已经将一个小包中的黑木炭拿出来,另一手在其上一抚,红色的火焰就从木炭上燃起,这是所有巫师都很常用的一种手段,因为燃烧本身就是一种剧烈的变化,即便是新手巫师也可以轻松掌握,并不需要非常强大的控制能力。

老者用木杖敲击地面,并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只见那火焰闪烁几下就彻底熄灭。艾弗里达一惊,低声道:“他干扰了我的巫术。”两个队友都将手上的武器攥得更紧,如果失去了那些神秘术的帮助,他们更难抵御这位德鲁伊异端。

老人并没有突下杀手,只是叹了一口气道:“回去吧。不要再来了……虽然我知道你们并不一定可以理解我所说的话。贵教为我保存圣物已经有上千年了,故而前往贵圣地寻找。不要横生枝节了,何况你们并不足够入侵这里。这里是自然的乐园,既然你们称之为被遗忘,就让他真的被遗忘吧。”

拉格尔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老者所说的并不一定是虚假的,在过去的岁月里,圣教剿灭众多异端、异教,自然会获得大量的所谓的“神器”、“圣物”,甚至有不少都是他们佣兵团所收集的。至于德鲁伊的圣物是否被圣教缴获、用什么方式缴获的,想必就是现任教宗也不会在意,那些都是历史了,况且收集、保存这些邪神器物本就是正义之举。但老者所言也并非对他们全然没有触动,至少在耶瑞尔学院的报告中,那场突袭并没有造成伤亡,果真如此的话,老者也并非是他们原先才想的那种狂热者。

三人虽然明知道撤退是上策,即便他们的佣兵团名字对比他们的信仰非常讽刺,但是他们绝不愿意因此就玷污灵魂,也不可能撒谎。他们都知道他们绝不可能撤退,所以没有任何人露出意动的神色,坚定地用身躯屹立在老者身前。

只有在这时,拉格尔才体现出真正的领导地位,其站在其余两人之前,双手持着的短剑,神情毫不松懈:“很抱歉称呼您为异教徒,或许我相信你所说的话,也相信你的所作所为出于无奈。但骑士的誓言我们决不能违背——即便我们战死此处,也绝不可以向邪端屈服。如果你能够放弃抵抗,圣主必将宽恕你的过失,但如果你仍然选择抵抗,我们同样尊敬您的选择。”他顿了顿,“同样,我们可以现在离开这里,但是绝不会放弃和退缩,我们回重新再来,因为这也是我们的誓言和选择,同样希望你能够尊重我们的选择。”

说到誓言,这三人立即坚定了神情——对于一般的教徒而言,这些乱七八糟誓言或许毫无约束力乃至有时候成为打趣的材料,但是能被委任为圣教黑暗面的匕首,信仰的坚定甚至超出一般明面上的众多各级主教。

老者的神色不变,好像没有被他们的真挚语言触动,他道:“离开,不要再回来。”

拉格尔知道此事难以善终,对着艾弗里达使了一个眼色,这位修士兼巫师准备已久的法术终于酝酿结束,尽管因为老者的压迫他的法术已经难以施展,但这酝酿良久的法术依然冲破束缚,一道巨大的火光从巫师手中绽放开来,然后再三人四周形成一道火焰圈,巨大的热量飞速点燃了周围植物,不断蔓延,只是一个瞬间就把老人所在的地方囊括在内。

拉格尔突然低喝着射出手中的匕首,单脚向前踏在地上,利用转身的惯性将大剑抽出。趁着老者用木杖格挡匕首的时机,艾弗里达已经用一种沙状材料召唤出一道火焰径直包裹在拉格尔的大剑上。拉格尔在火焰附上火焰的一瞬已经借着拔剑的力道顺势批向老者。

老者先用木杖抵在火焰长剑下,另一只手张开,手上好像汇聚出淡蓝色的星光。木杖被摧枯拉朽的斩断时,那带着星光的手掌直接握住大剑的剑锋,并猛地将拉格尔甩向一侧。此时又是三支爆裂箭头的羽箭袭来,老者身前的青草瞬间拔高、挤压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羽箭击打在其上爆出火焰,即可吞没了所有的植物。艾弗里达则已经招来了风,混合着一种火药石抛向老者,然后口中念动一个咒语,那些火药就直接炸开。四周的火圈也拦住了老者所有的退路。

树木在火焰中爆裂的声音响透了整个森林,巨大的火团从四面八方将老者包裹进去。过了有数十秒,才归于寂静。不过有些太寂静了,就好像火焰燃烧的嘈杂声都被掩盖,这样的寂静让艾弗里达有些心神不宁,不过他对自己布置的火焰非常放心,所以忍住心头悸动,继续维持自己对所有巫术的控制。可这个心思还没放下,就听细微的“噗”一声。在拉格尔三人眼中,天空突然黑了下来,巨大的圆月和太阳同时立在太空两侧,非常耀眼,但是却没有溢出任何光辉,而后再也没有声音、气味、视觉、触觉接收到脑中,等他们在三四秒后恢复感知之时,巨大的火团已经被湛蓝色的星光撑破,地面裂开,如笋状的土刺分别从三人的四周的地里向中心刺出。

就在此时,却听见一声:“等等!”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在火焰摇曳的间隙中,如清凉的泉水,人们沸腾的血液在浇灌下逐渐平复。

佣兵小队和老人同时停手,那些尖刺也僵在半空,没有戳进三人胸膛,不过余波已经让三人遍体鳞伤,最惨的是伏加特,整个手臂都被刺穿,只是巨大的忍耐力让三人都没有因为疼痛喊出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