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第九章

“艾门!”蒙斯特因落在后面很多,但还是喘着粗气赶上来,他一把将艾门尼斯揽在身后,看着灰袍老者和幽暗之刺的杀手,脚步不由向后退了一下。

艾门尼斯感受着蒙斯特因带来的温暖,她随着老修士的膀臂也迟疑着向后退了几步,但她最终还是钻过老修士的阻碍,将眼前“残酷”的景象映在碧绿的眼瞳中——其实这些被洒落的血水、烧焦的林地对比过去狼群的生活来说不算多让人难以接受。

“快离开这里!”拉格尔道,他视线丝毫不敢从老者身上移开,尽管如今他甚至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死,但还是尽力提醒着老修士父女。

“艾门……”蒙斯特因呼唤了一声。

艾门尼斯闻声转过头看着自己的父亲,这神色让老修士如噎在喉。老修士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露出过这样凝重的神色,这表情上其实看不出什么智慧或者成竹在胸,或许只是单纯的冲动、毅然,可能还夹在着很多迷惑、恐惧。但这种神色蒙斯特因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记得很久很久以前,甚至他自己已经记不得到底是哪一年的哪一月哪一日,那是他还在耶瑞尔学院的时候。

从耶瑞尔学院到王都萨奎尔城不过一日多的路程,但在这两个萨奎尔斯的文明之地间却并非那么和谐,那是老修士和同伴一行人无意间看到的:一伙中年、青年混杂的男性在欺辱几个村姑。其实这些人也并非意欲强奸,只是口语猥亵,这在萨奎尔斯境内虽说一直被视为粗鄙、陋习,可在乡间并不少见。青年蒙斯特因曾经就这样不受同伴劝阻冲出去,身为一个耶瑞尔学院的学徒,那些粗鄙之人见到后自然是一哄而散。蒙斯特因曾经以此为豪,他在那之后许多年都很享受,并不是享受被人用感激的目光所视,而是享受那种热血沸腾、冲动、不计后果的正义感。

艾门尼斯见老修士没有继续阻止,她转过头,看着老者和佣兵们,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所以就蹙着眉头看着他们。

老者看着少女,开口道:“我可以接受你的请求,但你知道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吗?”

蒙斯特因闻言不由又上前一步,艾门尼斯没有阻拦他。白发少女只是这也看着老者,轻咬了几下嘴唇:“所以是什么代价?”

老者摇头:“如果我听从你的建议,我不只是因为你。而如果你要付出代价,也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我们的一切都源自于平衡,我们所有的决定都注定会付出必然的代价。”

“圣主在上,小姑娘,邪神之语不可信!”伏加特忍不住道。这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没想到他会在生命危难之时还不忘出言提醒。

艾门尼斯目光闪烁了几下,尝试对佣兵们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然后问老者:“如果我留下来你,你能放走他们吗?”

“那你为什么要留下来?”在蒙斯特因说话之前,老者就先问出口。

艾门尼斯一时哑口无言,毕竟按照很多小说剧情来说,不是应该有人质交换这种说法吗?她过了好一会才愣愣道:“那你说的代价到底是什么?比如让谁加入你的教派?”

“小姑娘,你快离开这里吧。”拉格尔的语气没有和伏加特一样剧烈,他咳了几声,道:“如果他要求用我们的命换其他人的命,那我们活着就是一种罪孽,我们会难以忍受这种痛苦的。如果其他人因为我们被迫背弃圣主,那一样是我们的罪孽。”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丝毫没意识到他们的本职工作是为圣教背负罪孽的杀手。

老者并没有打断拉格尔的话,反而是等他说完,才道:“他的话代表了他侍奉耶瑞尔塔斯的立场,你听明白了吗?”

拉格尔的意思大概是说他们宁愿自己牺牲在这里,也不想让无辜的人为他们的苟活而牺牲。艾门尼斯大致是听懂了这层意思,她觉得这些佣兵也许可以称得上品德高尚,但是这个形容词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这些佣兵原本的目的是来这里杀人啊!也许是她和他们不一样,她没有和他们一样从开始就认定了老者是邪恶,所以她也就不能去用坚定的信仰去顺从他们的请求。少女眼神茫然了,她无法忍受住自己心中的不安,所以她来到这里,可现在她又因为茫然而更加不安,甚至开始后悔来到这里。

“蒙斯特因主教,请你带她离开吧。”拉格尔道。

蒙斯特因抓住艾门尼斯的手臂,刚要拉扯,就听灰袍老者还是用平静的语气道:“如果你离开了,你同样要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你……”

不等老者说完,拉格尔就一剑破开最靠近的石头,他想要吸引老者的注意力:“圣主在上!”也不用后面加太多语言,仅仅用这句习惯成自然的祈祷语就让佣兵们都奋起反抗。

老者微皱眉头,一抬手,拉格尔袭去的大剑就砍向另一侧,他仿佛没有发现自己方向错误。艾门尼斯感受手臂被蒙斯特因松开,急忙抬头,发现老修士在对着另一侧好像抓着什么。艾门尼斯对老者厉声道:“你做了什么!”

“这只是一个小把戏。”老者道,说罢,他抬起头,正视了艾门尼斯。

白发少女只觉得老者的眼睛突然化作无限的黑洞,仿佛将自己彻底吸进去,周围的一切都如琉璃般破碎,化作黑暗。

艾门尼斯吓得后退一步,但却跌倒在地,脚后虽然是漆黑一片,但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到。

“冷静下来,这不过是暂时扰乱了感官。”是老者的声音。

艾门尼斯喘匀了气,闭起眼睛,既然看不见,就不看。她不懂什么叫干扰感官,所以只能这样强行让自己眼不见心不烦,过了几次呼吸,感受到自己稍微平静下来。当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周围还是黑暗,但是她能勉强“看清”站在前方的老者,尽管并不是真正看见的,只是感觉上有,可这种感觉比“看见”更加真实。

“这……这是什么?”艾门尼斯呢喃自语。

老者有一次道:“这只是一个小把戏,并不有效,对于这些杀手来说,也许只需要三四十秒就能恢复。”

“你为什么……”

“年轻的狼啊,你来到这里,你已经难以置身事外,你要自己明白自己所需要的承担的后果。”老者道。

“你会杀我吗?还是他们会杀我?”艾门尼斯一点都不喜欢这些绕来绕去的话,非常直白地问。

“我不会,我认为他们也不会……至少在你被他们称为邪教徒之前。”老者摇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比杀与被杀要更加复杂。你的决定并不一定只是作用在你自己的身上,你身边的人、你身边的环境……都会被你的决定所影响。”

“那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不再打?”艾门尼斯问。

老者道:“如果你拥有正义,就可以消弭战争。”他的语气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但就连艾门尼斯都觉得“正义”、“消弭战争”这种词汇非常空洞。

“那怎么才能获得正义?”

“我不知道。”老者道,“也许至少至今,只有神知道。”

少女可以感受到他语言中的诚恳,正是这种“陈恳的不知道”让她更加不知所措,就好像摆在她前方的选择都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可她却必须要选择。

突然,艾门尼斯感受到周围的黑暗猛地收缩,然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老者已经消失无踪,蒙斯特因先是露出迷茫的表情,紧接着惊恐起来,还不忘一把拉住艾门尼斯,将她向后拖。三个佣兵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们好像比蒙斯特因、艾门尼斯都要恢复的早一些,三人在不久前已经靠拢在一起,重新组合了队列,但他们也对失去目标露出不解。

但不论怎么说,敌人自己消失了,没有人死亡,只有洒落的鲜血和还散着焦味的森林证实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蒙斯特因喘着气,嘴里不由指责了艾门尼斯几句,但少女一句都没有听清,她呆愣地看着眼前的森林——巨大的黑圈展示着刚才的火焰是多么剧烈,周围被摧毁、折断、还带着火星的树木一直在诉说着痛苦。这一切真的可以结束吗?

拉格尔三人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他们深深看着艾门尼斯,然后自己走了,没有多说什么,也可能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蒙斯特因带着艾门尼斯往回走,两人都没有说话。走了不过几分钟,艾门尼斯突然余光看到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远处而过,绝不是野生动物,至少是人形高度:“那……”

“快走。”蒙斯特因直接打断了艾门尼斯。

女孩一边快速走着,一边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在她的印象里,蒙斯特因几乎没有用这样急迫、恐惧、粗暴的语气和别人对话过。她猜测蒙斯特因可能早就发现异常,毕竟老修士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者,对细节的观察绝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老修士引而不发?或许是他猜到了一些真相,或许是他觉得艾门尼斯不应该参与进这样的事情,也许老修士已经彻底厌倦了这些俗事吧。

“什么叫责任?”艾门尼斯问。

蒙斯特因只瞥了她一眼,少女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老修士也不作感情道:“你少惹麻烦,好好活着,就是责任。”

“会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吗?”艾门尼斯又问。


蒙斯特因又跑了几步,停下脚步,没有看着艾门尼斯,低沉着眼帘:“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说罢,也不顾艾门尼斯还想问什么,就强拉着回到奥布离威姆的小教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