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网 > 

吴起凡系列短篇小说:《艾维利亚奇闻录》(1)

2021年06月 17日 17:57 | 来源: 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暮月之影——苏瑞姆之战

第一章

“不,你不能带有喜好的去运用自己的力量……任何力量。”拉托弗里斯摇着头,伸出被厚重棕毛裹着的爪子,只一点,就让艾门尼斯手上好不容易凝聚出的可怜的蓝黑色火焰消失。他能看得出来,这位白发学徒并不喜欢这股包含死亡意义的力量,施展法术的时候也非常不情愿。

“很多人探究巫术的时候都在追求一种‘纯粹’,比如纯粹的破坏力,纯粹的死亡或是创造。但德鲁伊的力量往往并不来源于纯粹,而是一种平衡。”年迈的巨熊老师,非常严厉地指出学生对教学内容理解不当的地方,“德鲁伊们运用死亡的力量是为了带来生存,同样,运用生存的力量也是为了维护死亡。”拉托弗里斯-咆哮者是一头巨熊,四肢着地时也有一个成年人高度,十一岁多的艾门尼斯在他面前和熊崽子差不多。拉托弗里斯已经非常年长,因为族群自古信奉德鲁伊传统,很有通灵天赋的他在年轻时就担任了族群的祭司,后来又长期担任族长,一直到德鲁伊重建后,才辞去族长职务,担任德鲁伊长老会的一员。

艾门尼斯低着头思考着,德鲁伊的长老们都是她的导师,她被这些年长的生物们当做自己子嗣一样对待、教导。当然,这些老师大多数都很严厉,不过她也很愿意接受这些批评,就像这位据说很暴躁的拉托弗里斯,他的“暴躁”总能让学生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最适宜的进步。

“拉托弗里斯长老,如果说死亡和生存是两个极端的话,平衡又是什么呢?是一根绳子然后选择中间的意思吗?”艾门尼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比如我们学习最纯粹的‘死亡’,可是我不喜欢死亡,怎么能不带上感情呢?”她想起来之前学过的一个名为“魔网”的理论:“您说过在一个叫奥尔艾的地方,那里的人用魔网作为施展术法的方式,观察魔网的巫师要不能带有感情,是这个意思吗?”

巨熊的手掌拍在地上,掀起一层灰尘:“我们应该公平的对待我们所见的任何事物!那些巫师总喜欢说要不悲不喜地观测魔网,这在我看来就是非常愚蠢的事情。阿勒斯提尔在上!他们只能抓住纯粹的小尾巴,他们的人的经历蒙蔽了他们的感知和认知。”阿勒斯提尔是传说中的熊神,也被奥布离威姆熊族奉为先祖,在神话中,这头巨熊是伟大之神菲索尔兹姆最忠诚的守护者,也是掌管力量与破坏的神明。

“我们对待事物应该有感情,比如我们崇拜圣树露萨娜,崇拜伟大主宰菲索尔兹姆,这些都是感情。”拉托弗里斯详细解释着,“比如我们可以畏惧死亡、崇尚生存,但是并不能否认死亡和生存一样重要,只有死亡和生存循环,才是菲索尔兹姆所言的平衡,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或厌恶去改变这一规律,反而应该维护。这就是德鲁伊们首先应该学习的道理。”

艾门尼斯吐吐舌头,抬着绿色瞳孔看着老师,但并没有等出下文。她知道老师的意思:无论生存还是死亡,都是自然的一部分,维持他们才是平衡之道,并不是取中间值。但是她仍然心存疑惑,因为生与死是简单的指生命的两种状态,那么长与短呢?正义与邪恶呢?这些词汇好像都并非是指固定的状态,而是互相依存,是相对的。

白发少女刚打算开口询问自己的疑惑,就听一侧草木“莎莎”作响,看来是有人来了。拉托弗里斯也眯起一双熊眼,嘴中“呼哧”出一口气,显然对这位来客打断自己教学的行为不满:“大长老来的可不是时候。”

果真,灰色粗布衣老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脚步居然有些急促。克瑞提斯看着自己的学徒:“你们必须要暂停了。”然后对拉托弗里斯道:“我们遇到麻烦了。”

“很少见大长老慌忙的样子了。”达克恩带着诧异的面容从另一端走进来——这是小艾门尼斯的搏击课老师。这是一只怪异的生物,有狮子和老虎的特点,听说是两族杂交而成,所以在外界人类看起来非常的凶恶、变扭。

达克恩脸上的伤疤依旧很显眼,这成为了狮虎的荣耀和警示:“巴尔特斯应该要来了。”

正说着,白狼巴尔斯特缓缓走来,优雅的母狼先对着艾门尼斯微微完全前肢:“大德鲁伊。”这是艾门尼斯最亲近的生物,正是她抚养了被抛弃在森林中的艾门尼斯,而后将她交给了奥布离威姆中名誉极高的老人收养。只是这位白狼没有想到,再一次见到艾门尼斯时,这个女孩却成为了教派的领袖——不过,女孩非常瘦弱这一点还是没有改变。

“她距离真正的大祭司还欠缺火候。”克瑞提斯努力让声音保持在不悲不喜,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带上了些叹息:“如果有更多时间……”

“迟早会是的。”巴尔斯特完美的继承了先祖白狼之神伊尔特奥斯的随性,她来到艾门尼斯身边,用大脑袋贴近少女,然后盘坐下来,没有多说什么。

克瑞提斯也没有多说什么,慢慢走向前,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穿着蓝色教袍的女士,大约有二十岁上下,身材比如今十三岁的艾门尼斯大了足足几圈。

巴尔斯特作为哺育艾门尼斯幼年的生物,人类对他来说并非完全可憎,白狼友爱地对女士点点头:“巴德女士。”

女士身份是巴德,她心里嘟囔了一声:“我有名字,维因尔。”很显然那些生物对于一个巴德的名字并不非常感兴趣。

维因尔可以说是这片林地唯一和艾门尼斯同种类、年龄相仿的、还同性别的生物,对于这样一个姐姐身份的存在,艾门尼斯知道她的压力非常大,尤其是面对这些动辄已活了数十年的大型非人生物——艾门尼斯自己也深有体会。

维因尔作为才从奥瓦德晋升而来的教派新人,距离成为德鲁伊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只是因为她一直照顾艾门尼斯的起居生活,而教派中的人类教徒还非常稀少,所以才被克瑞提斯大长老提名在长老会中任职,代表教派中的人类一派发声。

德鲁伊是一个古老的教派,教派内的人员职位也是承袭了古代时候的传统。从最低阶的学徒奥瓦德开始,学习数年才能晋升为巴德,而巴德往往有需要十数年才能晋升为德鲁伊,年长而有名望的德鲁伊则会被选举为长老进入长老会。长老会的领袖就是大长老,如今是灰袍老者克瑞提斯担任这一职务,负责教派内日常事务。被称为大德鲁伊的大祭司是教派的最高领袖,统御长老会——当然,对于艾门尼斯来说,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

维因尔是克瑞提斯的学徒,在克瑞提斯与艾门尼斯相遇前就已经跟随着大长老学习了好一段时间。维因尔在学习上很下功夫,虽说并没有什么特殊天赋,但仅仅用三年就完成了奥瓦德学业,即便是最苛刻的达克恩长老都不得不承认这位人类理应成为巴德。

长老会的长老们如今都居住在奥布离威姆中,除了辅助大长老重建教派,就是专门负责教导艾门尼斯了。在德鲁伊分崩离析的千年岁月中,他们的族群都或多或少保留了一些对菲索尔兹姆的崇拜,也保留了德鲁伊之道的学习,所以当大长老在前些年重新召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应邀而来。

艾门尼斯最喜欢听的课其实是历史课,虽然主讲老师克瑞提斯在布置课后作业时从不留情面。少女对德鲁伊教的历史很感兴趣,巴尔斯特、拉托弗里斯等长老也经常会来听克瑞提斯讲述历史,因为即便是他们也几乎难以拨开这段历史迷雾,那些口耳相传的记载在他们的族群中早就烟消云散。

克瑞提斯是一个很神秘的人,艾门尼斯在两三年前遇到他时,他就这样,如今,这位灰袍老者依然留着灰白短须、短发,包括他的语气、神情都没什么变化,显得对什么事情都很漠然。但每当讲起德鲁伊教的历史,他都会露出一些缅怀的神色,这让艾门尼斯感到很放松,少女能够感受到老师对教派的热爱。

大长老对奥拉恩省很熟悉,在艾门尼斯离开家之后的一段时间,包括维因尔在内的师徒三人就游历了奥拉恩省不少地方,直到圣教对奥布离威姆森林的搜索结束才重新回到这片森林。艾门尼斯也问过大长老:“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回到这里?”大长老没有回答,不过少女明白,或许仅仅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的眷念吧,她自己也并不想离开这里。

上一任大德鲁伊叫做安弥勒尔,据说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性。在这位自称已经度过千年岁月的大长老口中,这位大祭司可以说是艾门尼斯听说过最完美的人了,可德鲁伊教派却终归无力阻挡历史长河的冲击,在这位大祭司手上走向灭亡。那段历史克瑞提斯不愿意多说,只是后来又经过了数百年,才有了现在的萨奎尔斯帝国,原本灭亡德鲁伊的日漫特教也成为了如今的圣教。

艾门尼斯被要求背诵整个德鲁伊谱系,克瑞提斯认为背诵世系是历史学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她自己是第二十二任大祭司。每次背诵一个一个拗口人名的时候,少女都想问问自己的前任们为什么都起这么别扭的名字,当然,她很肯定自己的后继之君估计也会这样腹诽自己。

现在少女已经很少有一开始的胆怯了,这里很安全,圣教已经彻底放弃了对这里的搜索。但克瑞提斯总是一次又一次强调圣教的危险,所以比较于教导她实用而有破坏性的法术,这位大长老一直都是主张先把各类“逃跑”、“躲藏”用的技能传授好。艾门尼斯都在怀疑克瑞提斯是不是希望她为德鲁伊教复仇而一直强调圣教的危险性……克瑞提斯没有否定这点,但也没有肯定,老人家好像每次都故意装作听不见这个问题,也许是就算过了一千年,大长老也没有思考好这个问题吧。

少女一边回忆,一边把这些长老的面孔映在眼中。她靠在白狼上,感受着温暖,才让心中安定不少。她和这些师长们一起生活一年了,可每当这些老年人聚在一起开会,她都要浑身僵硬好长时间,毕竟她也不怎么听得懂长老会的议题,可长老们又要求她必须硬着头皮跟着鹦鹉学舌。不过此时,这些面孔上都和她一样露出不安的神色。

陆陆续续又来了很多熟悉地面孔,窃窃私语的声音此起彼伏。克瑞提斯作为德鲁伊长老会的领袖、德鲁伊的大长老很少临时召集众人。艾门尼斯数了好几遍,发现只来了十三名长老,长老会一直是要等到十四名成员都到才会开始——她非常熟悉的一位长老并没有到来。

达克恩有些嘲讽道:“爱思特总喜欢和人类在一起,或许他现在正带着某些贵族游走。”没有人理睬一贯刻薄的狮虎,习以为常了,但大家也都对这位长老迟到的理由抱有疑惑。

克瑞提斯咳嗽了一下,所有生物都静了下来,大家对这位存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者还是非常尊敬。艾门尼斯抬起头,她突然发现这位灰袍导师的面容好像已经不再如过去,那些皱纹更加深陷,老人或许真的开始有更加衰老的迹象了,就像那些经历了无数春秋的大树,正在迎接最后的秋日。而如今,这可枯槁的大树开始抖动,尽管大长老极力隐藏自己的表情,可少女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老师的悲伤,她被这股情绪感染,把自己更深地埋入白狼的毛中。

克瑞提斯看着众人,先对自己的学生艾门尼斯施礼:“大祭司。”

“菲索尔兹姆在上……”克瑞提斯念诵着神灵的名号,他闭起眼睛:“今日,自然之灵告知于我,西北方的苏瑞姆高原,我们的亲人,德鲁伊长老,白马一族的族长,爱思特,迎来了永眠。”

“啪”一声,狮虎双眼瞪圆了,有力的爪子摁碎了一块作为扶手用的岩石:“这不可能!就算最强大的猎人或者那些审判官,也不可能杀得了那个……那位老友!”

克瑞提斯叹了一口气,仿佛苍老了许多:“亲爱的沙林之王,爱思特的灵魂已得回归自然,这……恐怕无人可以反驳了。”

巴尔斯特发出一声咆哮,尖锐的爪子扣入地面,白狼眯起双眼:“是谁?”

克瑞提斯摇头:“我并不能认出他们,但自然之灵告诉我,那是一股令人畏惧的黑暗。”

“他们?”拉托弗里斯抓住了细节。

“我看到了许多阴影,如火焰,黑色的火焰。”克瑞提斯道,“爱思特的族人仍然有幸存者,我们只有等到他们到来才能知道真相。”

“黑色的火焰?”达克恩拔高音量。

“也许是火焰,那些阴影连绵在一起,即便是我,也从中感受到了恐惧、愤怒这些夹杂在一起。”大长老回答道,他转过身,好像不太愿意在这里继续谈论这件事情:“这些天,我们需要召集族人,等待白马一族的归来。”他向林中走去,佝偻的身躯被森林隐没。

显然大长老透露出的信息并不能让大家信服,达克恩冷哼着跳到一侧,也走了。艾门尼斯埋下头,巴尔斯特降下狼首,轻触少女的额头,然后也站起身,缓缓走进森林深处。很多长老都没有离开,可烦躁的气氛传遍了在场的每一个角落,这些不安、游离的眼神都有意无意间闪过艾门尼斯的身上,让这位大祭司越发难以自处。直到维因尔来到她身边,将她拥在怀中,才让少女逐渐放松下来。

爱思特是白马一族的族长,形象和那些故事中的独角兽非常相似,尽管爱思特自己否认这一点。爱思特喜爱在人类的世界旅行,据说曾经和克瑞提斯一起游历过很多地方,他们是老朋友了,一起挨过了很长的岁月。因为这位白马经常在人类乡村的孩子间留下传说,还被送了一个小外号“逐光之白马”,后来他也就用“爱思特-逐光”作为名字了。

爱思特也是远古时候的德鲁伊之一,作为白马一族,他本身就拥有漫长的生命。这位长老并不像克瑞提斯那样苍老、神秘、僵硬,他很温和,懂得的知识也非常丰富,可惜他并不喜欢长期停留在奥布离威姆,在这一年中仅仅回来了三、四次,不过在这短短几次中,他就偷偷带着艾门尼斯出游了好几次,让一众长老都“嗷嗷”不已。

但如今……这位温柔的长者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艾门尼斯想起刚才上课时提到的内容,她不由更加茫然。泪水止不住地从双目中涌出,她不知道要有什么样的勇气才能面对生、死毫不动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人去伤害别人。

长老们都和她一样,为逝去的同伴揪心,所有的话题都无力展开,他们也踏着步子离开了这里,一言不发。灰色笼罩了整片林地。

艾门尼斯在圣潭中浸润了身躯,套上白色的祭司袍。她举起手中只有四五十厘米的菲索尔兹姆之杖,化为比自己还高大的镌刻星辰的黄金弯月镰刀,在林地中,在众多生物的陪同下来到中心的露萨娜广场。她闭上双眼,虔诚地向菲索尔兹姆祈告,为自己那一位温柔的师长告别。所有的长老和信徒都俯下身子聆听大祭司的祭语:

“敬伟大的菲索尔兹姆。愿逝去之灵永得安宁,愿燃烧之地归于平衡。愿自然之灵常随左右,爱思特-逐光为吾等永远思念,愿之将待吾等聚全时日。愿莫拉斯之羽引导他前往玛纳恩之门,无边星光照耀他的前路。”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